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楚雲苓蕭壁城免費閱讀 > 第1512章 黃金礦工夫妻

第1512章 黃金礦工夫妻

說過,大哥身上需得下一劑猛藥才行,吏部是最適合他曆練的地方了。”“你給父皇提這個主意,封皇後還不知道吧?她要是知道了,豈不得把你撕碎了。”太上皇冷哼一聲,吃著飯菜口齒不清地嚷嚷道:“她敢!若是不識好歹,孤立馬就送她回宗祠繼續思過去!”雲苓笑了笑,又好奇地道:“話說回來,父皇打算安排元墨去哪兒做事?”蕭壁城答道:“暫定是戶部,五弟頭腦靈活,珠算也學得好,父皇打算先讓他去那兒熟悉幾個月。咱們今後要同東...-

紙幣體係改革這麼大的事情,若非有萬全的把握,雲苓等人是不會輕易去冒險的。

大家準備做這件事的時候,朝廷中也有不少臣子諫言勸阻,認為此事操之過急。

雖說這兩年靠著異域商貿和軍火生意,國庫日漸豐盈,但步子邁得太大難免會扯到蛋,還是穩妥一點用來發展民生比較好。

對此,蕭壁城冇辦法解釋太多,隻能安撫眾臣,暗示還有各大江湖商會的人脈支撐。

他總不能告訴整個朝堂,他家那位大姐夫其實是個重量級的“南唐法製咖”,不僅偷偷挖人家礦,還挖來賄賂他謀了個大周王爺的爵位吧?

這事要是捅出去,放到整箇中原大陸都是極其炸裂的,更有損他光正偉岸的英明形象。

偷人家礦這種事情,多少有點丟臉。

所以將來聽雪閣洗白上岸時,也要找個合適的說辭歸順大周麾下,南唐戰爭就是最好的理由。

蕭壁城都想好了,等兩國戰事拉開序幕,南唐必然陷入混亂,到時候他會安排一部分人手專門在民間攪渾水,然後把所有的黑鍋和屎盆子都扣在南唐朝廷頭上。

這時聽雪閣再以行俠仗義的形象出場,除奸懲惡,拯救無辜百姓於水火之中。

如此一來,百姓對聽雪閣的好感必然會上升,再讓麗妃的孃家人出場,公開祖上做南唐史官時記錄的史實文書,還原數百年前苗疆與南唐的恩怨真相。

麗妃陰差陽錯成為大周妃子,數年來不僅冇有犯下過錯,還為昭仁帝誕下一子,更在幾年前宮變中有救駕之功,欺君之罪可免。

而聽雪閣蒙受的謠言汙衊也得到澄清,歸順大周便合情合理了,百姓們也容易接受。

公子幽的真實身份則會一直保密下去,他更希望能做個逍遙無憂的普通皇商。

畢竟他與朧夜的事蹟過於敏感,還是隱瞞下去方能圖個清靜。

當然了,這是雲苓和蕭壁城設想的最樂觀、最順利的情況。

夫妻倆怎麼也不會想到,這一鋤頭挖下去,會給自己在曆史上挖出個“黃金礦工夫妻”的綽號來,成為後世人考古研究中原統一戰爭的標誌**跡。

直到幾百數千年後,廣大人民還樂此不疲地討論這段黑曆史,戲稱之為“黃金礦工戰役”。

純白良善的瑞王也還並不知道,皇室早就跟聽雪閣有一腿了,見雲苓胸有成竹的樣子,便放心下來不再多問。

“你們夫妻辦事,大家都是信得過的,既然有所把握,那我就不杞人憂天了,隻管將該做的事做好。”

有瑞王出馬,民間的輿論很快得到了控製。

百姓們一開始並不清楚新寶鈔發行的種種細節,受限於文化水平,也讀不懂新政會帶來什麼改變。

好在基層官員之間互相協作配合,專程請了書院裡的學生們為百姓耐心講解,大夥才終於明白朝廷大動作背後的良苦用心,直呼明君聖君。

公子幽收到指示後,第一時間指派紅令弟子中的斬影前往兩國交界地帶,領著閣中弟子與礦工前往礦坑開采金銀銅礦。

至此,四大紅令弟子各司其職,隻剩下靈素尚能享受幾分清閒,在南郊新集中打理自己的藥館。

京城印發本期的週報後,臨近的城池很快也得到了訊息,對於新寶鈔發行的討論聲短短幾天內在整個大周沸騰起來。

寒山寺中,謝枕玉的隨從也第一時間送來了報紙。

雲苓的造訪打破了他原本與世隔絕的清靜,可他還來不及在殘酷的失敗中迷茫彷徨,便因這一係列的動作連連眉頭緊擰。

“取締私人錢莊,設立中央朝廷銀行……?明文規定最高利率?”

窗外紅葉翩躚,屋內青煙嫋嫋,謝枕玉坐在書案前的蒲團上,目光在墨跡之間反覆遊移,時而皺眉,時而思索。

世人都道他冷若天上仙,可實際恰恰相反,他是個極其世俗的人,最敏感的東西就是錢。

謝家立足的根本是木紋紙,謝枕玉從小便耳濡目染,清楚許多外人不知道的隱秘事蹟。

比如朝廷需要花錢又不能引起百姓怨懣的時候,謝家會悄悄幫朝廷印錢,然後他們自己私底下也會偷偷印錢以供揮霍。

當年昭陽長公主強行嫁入謝家,就是利用此便利大肆印錢,來為她和孝貞在朝廷中的佈局鋪路,也是謝枕玉能成功扳倒對方的重要罪證之一。

除此之外,很多謝家子孫都靠著放貸賺錢,其中不乏高利貸。

顧子瑜很反感這些舉動,但隻要謝家人彆做的太過分,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

謝枕玉反覆讀了很多遍報紙,沉思良久,不經看向窗外的天空。

他有種強烈的預感,雲苓在這裡輕輕揮動蝴蝶的翅膀,不久的將來,整個北秦和謝家都將迎來一場風雲變幻的劇動。

而他選擇怎麼做,做到什麼程度,會關係到謝家的盛衰與存亡。

這一刻,強大的壓迫感襲來,讓謝枕玉幾乎冇有多餘的心思能夠去考慮那些私人情愛。

沉重的擔子壓在肩膀上,未曾完全癒合的劍傷好似又隱隱作痛了。

顧君霓的容顏在腦海中刹那閃過,謝枕玉眼眸浮現幾絲複雜與悵然,最終卻是放下報紙,叫來了近身的侍從。

“替我安排馬車,明日一早我要回金陽城麵聖。”

雲苓說過,如果想親眼觀看羽知虹的製造過程,可以讓人給她傳話,安排容湛負責接引。

輸局已成註定,謝枕玉明白自己能留在大周的時間不多了。

但要做的事情還有不少,冇有時間再耽擱下去了,否則無法給顧子瑜一個滿意的交代。

而且……這麼久過去,他也的確該再見一回那個男人了。

-卻被雁啄瞎了眼。李元紹想起之前與封無羈月下對酌的時候,他還曾情真意切地請求過對方。“無羈,聽說清懿書院開學後,舊生與新生會分為不同的學級,我就算考上了也會比夢紓晚一屆,不像你們作為同級生,平時上課都在一起。所以愚兄懇請你幫個忙,替我多照看夢紓幾分,倘若有男子彆有用心地靠近他,務必第一時間告知我!”“元紹兄客氣了,一定一定。”想起當時的情形,李元紹就覺得自己像個小醜,恨不得自扇一巴掌。氣得他抑製不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