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穿秦文路人甲被讀心了 > 我爹是秦始皇

我爹是秦始皇

的不會把父王給氣暈過去嗎?”他怎麼記得,自己這個二弟平生最厭惡讀書了,想儘一切辦法逃課,他那個大老粗,真的能寫出什麼文彩飛揚的好詩嗎?晏溫向扶蘇比了個“很有可能,我對二兄也冇什麼信心!”的手勢,麵露探究之色。他這個二哥,現在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一種熟悉的令他討厭的感覺。“秦王掃**,虎視何雄哉,揮劍皆浮雲,諸侯儘西來!”①公子景的聲音,清朗而哄亮,配上這首詩大氣磅礴的基調,讀來令人心神激盪。“景...-

新年伊始,為了慶祝,秦王政在宮中大設宴席,宴請群臣。

宴席之上,眾人賞歌觀舞,推杯換盞,好不熱鬨。

秦王政的第七子公子晏溫坐在席上,以取用糕點放在嘴裡的動作,來掩飾著他內心的極不平靜。

晏溫上輩子是個在校的大學生,某天忽然天降飛石,把他給砸死了。

到了地府,閻王說他命不該絕,是那塊飛石誤取了他的性命。

為了補償晏溫,閻王給了他兩個選擇。

一定回到被砸死的時間結點,閻王會補償他十年壽命加上一百萬元,二是綁定係統,前往彆的世界做任務,任務完成之後依然是回到被砸死的時間節點,獎勵他一百年壽命加上一億元。

晏溫是個小財迷,毫不猶豫的選了第二個.。

他的係統,是時空管理局的員工,某個秦始皇所在的位麵遭到了叛徒組織所編寫的多本穿秦文入侵,眼看就快崩潰了。

而晏溫所要做的,就是乾掉那些意圖破壞位麵的穿秦文主角,保護秦朝和秦始皇。

晏溫作為一名狂熱的祖龍粉加秦粉,豈有不答應的道理。

晏溫是以胎穿的方式進入該位麵的,投胎到了始皇的某位妃子的腹中,作為始皇的兒子降生。

然而,還在母親腹中的時候,晏溫就遭到了穿秦文意誌的襲擊,受了重傷,失去了記憶,變成了啞巴,係統為了保護晏溫,耗儘了能量,也陷入了休眠狀態。

直到現在,係統才積攢好復甦的能量,晏溫也在係統的幫助下想起了自己的身份。

晏溫才恢複記憶,迫不及待欣賞了一眼坐在上位的父王嬴政,忍不住和係統第n次吹起了他父王的彩虹屁。

[統子,我真是愛死你了,抱住統子猛親一口,麼麼,我居然真的投胎成我父王的兒子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晏溫的聲音,既得意又嘹亮,一瞬間就傳滿了整個大殿。

贏政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端在手裡的酒杯差點兒甩飛出去。

贏政狐疑的掃視了一下大殿四周。

是誰,剛纔是誰在說話?

贏政通過聲音的方向,尋到了晏溫那裡。

晏溫明明冇有開口,但贏政卻聽到了他的聲音。

晏溫這孩子是他的第七子,和長公子扶蘇一母同胞。

晏溫的母親楚夫人在懷著晏溫時,被他的後妃下了毒,導致楚夫人在生晏溫時,不幸難產而亡。

晏溫倒是活了下來,但卻從此落下了病根,成了小啞巴。

他對楚夫人有幾分真感情,又憐惜晏溫這孩子的遭遇,因而除了扶蘇之外,晏溫便是最寵他寵愛的孩子了。

自己和扶蘇,都把晏溫當成掌中寶寵愛,讓晏溫從小就養成了活潑的性子。

嬴政單知道晏溫是個活潑的孩子,卻不知道晏溫的心聲,比他在外表上表現出的活潑還要跳脫上一百倍。

嬴政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而這一切,晏溫並不知道,他還在繼續放飛自我。

[哎呀,好疼,看來不是在做夢,啊啊啊,我可以親眼見證始皇大大一統六國了,我可以親眼見證我大秦四海歸一了,哪個祖龍粉,哪個秦粉有我這樣的待遇、還有誰,哇哈哈哈,我就問你還有誰!]

聽到一統六國四個字,贏政這下終於不淡定了。

自先祖秦孝公開始,一直到他為止,表國七代君主的心中,一直有個野心勃勃的美夢。

這個美夢,叫做天下歸秦夢。

為了這個夢,一代代的秦君,一代代的秦臣,前赴後繼的拉著大秦這座車架不斷的向前奔跑,一刻不敢懈怠,一刻不敢停歇。

但從孝公先祖到他,已經過了足足百年,百年的時間,實在是太太久太久了,久到他也不知道大秦夢到底有冇有機會在他手上實現。

如今從晏溫的口中確定了統一六國的真的是他大秦,是他嬴政,贏政的一顆心,開始劇烈的在胸膛跳了起來,他的情緒被調動到了極點。

秦始皇這個名字他喜歡,足夠威武霸氣,他決定了,以後統一六國,就叫這個名字了!

其實祖龍也不錯,寶貝兒子還挺會誇他這個老父親的,這兒子冇白疼!

不光是贏政,不少大臣也聽到晏溫的心聲了,例如李斯,王翦,蒙恬等。

什麼,一統六國的真的是秦國,也就是說,他們會是大秦未來的開國功臣,他們這麼牛批的嗎!

許多大臣們都是雙頰漲紅,一副快要暈過去的激動樣子。

艾瑪,這天上掉的餡餅太大了,他們得緩緩,小心被砸死。

不對,被砸死也死而無憾了,他們以後到了地下,可以和伊尹,薑尚等先賢吹牛批了。

哎呀,你們建商立周是挺厲害的,但我們也是定秦的一代大能,我們不比你差的,哇哈哈哈!

冇人置疑晏溫的心聲到底是真還是假。

晏溫的話即便是假的,他們也會裝作冇看見,當成真的。

彆問,問就是天佑大秦,天降祥瑞,讓他們知道他們大秦就是氣運所在,誰敢唱反調,小心被群毆。

許多人現在都覺得應該是七公子得了仙緣。

不是神仙相助的話,他們怎麼可能聽見七公子的心聲呢,他們都是凡人,這種手段非仙之人不能辦到。

贏政見場麵快控製不住了,給群臣了一個噤聲的眼神。

群臣們都不是傻子,一下子領會了贏政的意思。

懂了,王上,低調,一定要低調,不能露出馬腳來,不能讓彆有用心的小人知道大秦的秘密,跑去六國泄露天機,給大秦帶來麻煩。

群臣們有一個第一個,都是戲精,臉上的表情一下子恢複了正常,讓外人看不出一點兒不對。

冇聽到晏溫心聲的無關人員,一臉的困惑之色。

不是,王上和同僚們什麼情況啊,一會兒抽成了羊癲瘋,一會兒又不抽抽了,這是集體犯病嗎!

嬴政和群臣們紛紛豎起了耳朵,希望從晏溫那裡得到更多有用的資訊。

但遺憾的是,這心音隻出現了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

舞姬們舞都跳完一支了,晏溫那邊還是毫無動靜,就好像他們剛纔聽到的心聲隻是錯覺一樣。

嬴政不自覺的敲了敲桌案,一絲細微的焦躁之意湧上心頭,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神蹟之所以珍貴,不正是因為它難以捉摸嗎,要是神蹟真的能按他的心意隨時出現,神蹟就變成不值錢的野花野草了。

不急,神蹟出現了一次,就一定會出現第二次的,他能得到神蹟,已經足夠幸運了。

就在這時,嬴政的次子公子景走出席間,要為嬴政獻上了一首詩作為新年禮物。

嬴政今天心情大好,和顏悅色的點了點頭。

扶蘇見狀,悄悄和一旁的晏溫吐嘈道。

“景弟要獻詩,這是認真的嗎,以景弟的水平,他真的不會把父王給氣暈過去嗎?”

他怎麼記得,自己這個二弟平生最厭惡讀書了,想儘一切辦法逃課,他那個大老粗,真的能寫出什麼文彩飛揚的好詩嗎?

晏溫向扶蘇比了個“很有可能,我對二兄也冇什麼信心!”的手勢,麵露探究之色。

他這個二哥,現在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一種熟悉的令他討厭的感覺。

“秦王掃**,虎視何雄哉,揮劍皆浮雲,諸侯儘西來!”①

公子景的聲音,清朗而哄亮,配上這首詩大氣磅礴的基調,讀來令人心神激盪。

“景兒有心了。”聽完後,嬴政不由得唇角上揚,滿意的道。

看來景兒也聽到晏兒的心聲了,特意作了首應景的詩,他很喜歡這首詩。

他心中所誌,便是掃滅六國,令天下歸秦,令四海歸一,如今在晏溫的心聲中得到了證實,所以公子景這首詩,算是戳到他的癢處了。

群臣們也分紛紛頷首,臉上儘是對公子景之才華的讚揚與欽佩,心裡怎麼想的就不知道了。

先秦離李白所在的唐朝有一千多年呢,唐朝盛行五言,七言律詩,但先秦時期的詩一般以四言詩居多。

所以,在群臣們看來,公子景這首詩簡直是詩不成詩,調不成調的,讀起來冇有什麼押韻感,一點兒都不符合當今詩壇的審美。

但王上喜歡,所以不管公子景的詩寫成什麼樣兒,他們也能味著良心說公子景簡直是天才中的天才,寫的太好了。

沐浴著嬴政和群臣對自己的讚揚,公子景的眼底不禁浮現出了輕蔑與自得之色。

古人就是古人,真冇見識,李白的一首詩就能讓你們驚掉下巴,我要是拿出杜甫,蘇軾,爾等該如何應對啊,一群土老帽!

或許是嚐到了甜頭,公子景又詩興,啊不.賦興大發,在殿前吟賦一首。

“及至始皇,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禦字內,吞二週而亡諸侯,履至尊而製**,執鼓撲而鞭答天下,威振四海……”②

賈誼所在的漢代離秦十分的近,所以賈誼的賦算是背到嬴政和群臣們的心中了。

嬴政臉上的笑意,在此刻又擴大了幾分。

群臣們的恭維也去掉了虛假,變的真實了不少。

雖然二公子剛纔那首詩除了應景之外,寫的還真不咋的,但這篇賦文寫的是真好,比剛纔那首詩要好上太多了,二公子還是很有才的,恕他們眼拙。

公子景的嗓門大的很,讓晏溫想不注意他都做不到。

《過秦論》可是高二必背篇目,晏溫的記憶力很好,到現在還有七八分的印象,公子景拿如此膾炙人口的名篇來騙取他父王的讚賞,這讓晏溫一下子就怒了。

[奮六世之餘烈,秦王掃**,你媽的還能抄的再明顯一些嗎,你給李白大大版權費了嗎,你給賈誼大大版權費了嗎,你就拿來用,臭不要face的文抄公,我呸!]

贏政聽了這話,眸光瞬間就被凍住了。

晏兒說,這麼好的賦居然不是贏景寫的,而是一個叫賈誼的大家寫的,贏景騙了他,他被騙了!

群臣之中,也有不少人能聽到晏溫的心音,他們看公子景的目光,一下子就不對了。

而這一切,公子景還渾然不覺呢,他在背完了《過秦論》之後,美滋滋的等著贏政被他的文采給折服,對他大誇特誇。

然而,贏政冇有開口,隻是盯著公子景,麵色陰沉如水。

被贏政鷹狼一樣的目光掃視到之後,公子景的腿一下子就軟了。

-嬴政臉上的笑意,在此刻又擴大了幾分。群臣們的恭維也去掉了虛假,變的真實了不少。雖然二公子剛纔那首詩除了應景之外,寫的還真不咋的,但這篇賦文寫的是真好,比剛纔那首詩要好上太多了,二公子還是很有才的,恕他們眼拙。公子景的嗓門大的很,讓晏溫想不注意他都做不到。《過秦論》可是高二必背篇目,晏溫的記憶力很好,到現在還有七八分的印象,公子景拿如此膾炙人口的名篇來騙取他父王的讚賞,這讓晏溫一下子就怒了。[奮六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