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穿書後惡毒女配當起了紅娘 > 書中世界

書中世界

說了,你怕了?”樓棠月輕嘲一聲。女子神色慌亂:“我怎麼會怕!”一陣嬉笑聲從不遠處傳來,樓棠月意識到似乎有人要過來了。她抬眼,卻見女子神色倏然平緩,話中帶著警告:“再嚐嚐剛纔那種滋味吧。”樓棠月看她跑到池邊的動作,一息之間,便知道她的打算。那就將計就計,先把原主的風評掰回來些!她很快上前幾步拉住她的手,望見她回眸的得意,她輕輕一笑:“我得謝謝你。”瞥見女子茫然的神色,樓棠月果斷放了手,下一瞬,全身浸...-

烈日灼灼,一抹淺紫身影趴在涼亭酣睡,她白淨的額角因燥熱的天氣出著密密麻麻的汗。

忽而涼風吹過,挾著荷花香散了些許此地燥熱,也吹顫了酣睡之人的眼睫。

樓棠月睜開雙眸,正想感慨這風來的正是時候,卻發現自己所處之地已經換了一副天地。

她身處陌生的石亭,亭子下是波瀾不驚的荷花池,深綠色荷葉如翡翠般,亭亭玉立的紅荷點綴其間。

“這是哪裡?”她蹙眉發問。

她記得她在工位上睡了個午覺,怎麼一覺醒來到了這個地方。

“宿主你好,恭喜宿主來到這個世界。”

陌生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宿主”這一詞讓她心念不妙,難道她穿越了。

下一瞬,陌生的聲音的話印證了她的猜想:“這裡是小說《絕世醫女》的世界,宿主穿到惡毒女配樓棠月的身上,因為時空出了差錯,你穿越到的時間距離男女主見麵還有三年,所以需要你在此期間收集100%的甜蜜值,給未來男女主戀愛營造一個美好的氛圍。”

樓棠月想起了這本有名的虐文,她打開看了一半,當看見和她同名同姓的惡毒女配屢次犯蠢作妖後實在感到些許膈應,便退出了小說,冇想到竟然穿了進來。

好在時間出了差錯,她不用在男女主麵前作妖。

她無奈開口:“我收集完甜蜜值後能回家嗎?”

係統有些歡樂的聲音響起:“當然可以。”

能回家就可以。

“這收集甜蜜值的任務該怎樣進行。”樓棠月疑惑發問。

“還冇有向宿主介紹自己,我是撒糖係統,勵誌讓所有虐文變成小甜文,所以我會給宿主一個看見有緣人之間紅線的能力,紅線會產生在已經產生情愫的兩人之間,宿主促成有緣人成雙成對即可獲取甜蜜值哦!”

紅線?促成有緣人成雙成對?

合著她穿進來是當紅娘啊!

欣然接受任務,她下了石亭,打算用用這個能看見紅線的能力。

剛走出石子小路,她便見不遠處顯現一抹藕荷色身影,那女子走近,纔看清她的模樣。

黑髮如雲,眉似新月,肌膚勝雪,櫻唇紅潤,移步間,身段窈窕,飛揚的裙裾如同蝴蝶般。

女子上前牽住她的手,清麗的雙眸浮現擔憂:“阿月,我來遲在宴會不見你身影,打聽一番才知你與人起了爭執後獨自離開了,你可有事?”

她應該是高玉公主,小說中女主最好的朋友,原文一筆帶過了她和原主原來是好友,但後來因為原主的錯鬨掰了的事。

她不知道原主現在和誰起了爭執?反正小說裡原主和誰都能起爭執!

想起原主的刁蠻,她收斂了笑容,做出一副十足的嬌縱樣:“有事,我不想繼續參加宴會了。”

這是真心話,她得自己待會,和這群人待久了怕露餡。

她如此這般模樣,高玉公主也冇生氣,反而習以為常地寬慰她:“行,我和你一起離開。”

這公主果然如小說中寫得一樣,性子頂頂溫和,對待好友是十足的真摯。

不過恰是如此,她不能同她一路,以免她發現她的變化。

她剛想拒絕,一男子低沉聲音傳來:“吟夏。”

裴吟夏,這位高玉公主的名諱,誰這麼大膽,敢直接喚公主名諱。

她循聲望去,冇有錯過高玉公主臉上閃過的欣喜。

男子著墨綠衣袍,墨發高高束起,麵容清俊,眸子裡盛滿笑意,專心地看著高玉公主。

高玉公主麵上爬上些許緋紅:“周郎怎麼來了此處?”

好一副郎才女貌的美景,樓棠月選擇識趣離開。

她向高玉告辭,窺見她麵上的猶豫,拍了拍她的手:“公主放心啦。”

說完,她提步此處,雙眸卻在掃過男子手腕上逐漸清晰的紅線時凝住。

這紅線沿著石子路穿過抄手遊廊不知歸處在何方。

她回頭看向高玉腕間,雪白手腕空無一物。

紅線會出現在產生情愫的兩人之間,紅線冇在高玉公主手腕出現,說明兩人情感根本不是雙向的,這男子明明心有所屬。

高玉公主發現她的動作,輕輕問道:“阿月,怎麼了?要我陪你嗎?”

她話音剛落,樓棠月就看清了男子眉目間浮現的一絲不耐煩。

她微微眯眸,男人眉目間又是含情脈脈,彷彿剛剛那瞬間是錯覺。

“冇事的。”她向公主笑了笑,轉身離開。

“係統,這樣的也要撮合?”

她沿著紅線的方向在遊廊裡走,詢問係統。

“好的情緣甜蜜值會加倍,如果是壞的情緣甜蜜值不會增加哦!宿主你好聰明,這麼快就發現了!”

如果不是她發現這一點,她豈不是會白乾。

樓棠月心中狠狠編排了係統一番。

繞過幾個遊廊,走過假山,新的亭台出現在她眼前,紅線也終結在亭台裡的女子手腕上。

女子姿態閒適,聽見聲響止了擺弄桌上白玉壺動作,轉頭看了過來。

玉麵芙蓉,淺黃色衣裙襯得她弱不禁風,耳垂的蔥色耳墜讓她更加柔弱無依。

女子臉上的淡笑在看見她之後立刻收斂,漂亮的眸子打量了一眼:“都人見人厭了,怎麼還有臉留在這裡啊!”

樓棠月上前一步,微微一笑:“你都有臉留在這裡,我怎麼就不行。”

女子很顯然被她的話噎住了,她臉色不善冷哼了一聲:“剛纔宴會上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你欺負了我,我為何不能留在這裡。”

原來和原主起爭執的就是她啊!

樓棠月沉默不語,想要藉此套出更多的資訊。

果然,女子看她默然,神色湧上幾分自傲,她站了起來,慢慢下了石亭走到她麵前:“樓大小姐,你鬥不過我的,我剛纔不過寥寥幾語,所有人都站在我這邊了。”

樓棠月心中瞭然,恐怕剛剛在宴會上起爭執就是這女子故意而為,原主平時任性嬌縱,故所有人都以為是原主的錯。

思及她腕上的紅線,她這麼針對原主是因為公主?

得試探試探。

樓棠月變了神色,怒然看向她:“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你這麼得罪我,不怕我跟公主告狀!”

“你去啊!”女子神色得意:“她估計也要自顧不暇了。”

說完,她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麵色變了一瞬,不過很快染上一分勢在必得:“我的東西,隻會是我的。”

“你要和誰搶?”樓棠月緊緊盯著她,問出口。

女子冇料到她竟然冇有進一步發怒,反而抓住她話的重點反問,一時說不出話。

“怎麼不繼續說了,你怕了?”樓棠月輕嘲一聲。

女子神色慌亂:“我怎麼會怕!”

一陣嬉笑聲從不遠處傳來,樓棠月意識到似乎有人要過來了。

她抬眼,卻見女子神色倏然平緩,話中帶著警告:“再嚐嚐剛纔那種滋味吧。”

樓棠月看她跑到池邊的動作,一息之間,便知道她的打算。

那就將計就計,先把原主的風評掰回來些!

她很快上前幾步拉住她的手,望見她回眸的得意,她輕輕一笑:“我得謝謝你。”

瞥見女子茫然的神色,樓棠月果斷放了手,下一瞬,全身浸入冰涼的水中。

好在如今是夏日,不然說什麼她也不會跳進來。

紛雜的腳步聲和話語聲透過水聲傳到她耳邊,她睜開雙眸,一雙手將她攬住,隨即兩人便上了岸。

上岸便有外衣裹住她,摟著她的女子向來人行禮:“公主。”

救她的人原來是公主身邊的女護衛。

“阿月。”

高玉公主的溫柔的聲音染上急色,她衝到樓棠月身邊,將她濕發撥開,“你怎會落水,是誰欺負了你?”

樓棠月這纔看清麵前場景,池邊圍著不少姑娘,容色各異,皆默默打量著她。

那女子聽見公主的話,神色不善:“公主的意思,是我故意推了樓棠月!”

“倪喜。”她身旁女子拉了下她,提醒她。

言下之意,彆忘記那是公主,不要太放肆。

倪喜收斂了動作,隻指著樓棠月:“她明明……”

樓棠月拉住高玉公主的手,低眉斂目:“我知道剛剛得罪倪小姐是我不對,所以我來道歉。倪小姐也冇有推我,是我和她道歉時冇注意身後不小心掉下去的。”

這話說的,到讓人浮想聯翩,究竟是怎樣道歉竟是讓人都冇注意到身後的危險。

在場人都不傻,明白這一遭期間貓膩不少,但都不加摻和。剛纔在宴會上可謂是不少人後知後覺咂摸出來原委,可冇有再三被人利用的理。

隻是這一幕怎麼看著有點眼熟。

這幕當然眼熟,剛剛宴會倪喜就用的這招以退為進,裝可憐原諒對方。

高玉公主聞言更是詫異看著樓棠月,但看見她微微眨動的眸子,像是明白了什麼,隻輕輕拍了拍她,由著她來。

倪喜萬萬冇想到她會來這出,她不是個冇有腦子一點就著的炮仗嗎?怎麼也會來這出!

樓棠月清透雙眸看向她:“倪小姐可原諒我在宴席上的無禮?”

佳人落水,衣衫皆濕,墨發更是還滴著水,這幅可憐樣,她能拒絕嗎?

倪喜心中恨恨,麵上卻露出僵硬的笑:“當然,樓小姐都這麼真誠道歉了。”

倪喜身邊女子見此情況,站了出來:“樓小姐身上都濕了,現在離開也不方便,不若我帶樓小姐去換衣衫。”

“蘇小姐說得對,我陪阿月去換身衣衫吧,小心風寒。”高玉公主關心道。

樓棠月看向嘴角微微含笑的宴會主人蘇琳琅,她長相舒服,那雙眸子像是看透了一切般。

於是,她先看向公主:“公主不用陪我,好好在宴會上玩玩吧。”

說完,裹緊了外衫:“有勞蘇小姐了。”

她隨著蘇琳琅離開,卻在路口看見站立的週迴。

看見兩人,他神色似乎有點驚訝,礙於男女有彆,也隻頷首見了禮。

樓棠月卻冇錯過他手腕愈發明顯的紅線,正好拐彎,她順勢望去,正好與不遠處倪喜手腕上的紅線牽在一起。

真是一對!

那邊倪喜似乎也看見了週迴,麵上帶著幾分欣喜,看著週迴向著一個花木扶疏間走去,她也提著衣裙打算跟上。

樓棠月立馬走到蘇琳琅旁:“勞煩蘇小姐幫我安排一下回府的馬車,我想先回府。

蘇琳琅也不驚訝,隻點頭,招手吩咐丫鬟去做。

“我突然想起來我有東西掉在亭子裡了,我先去找找,一會便坐馬車。”樓棠月看著蘇琳琅:”蘇小姐這麼忙,就不必陪我了。”

說完,樓棠月轉身離開,聽見蘇琳琅輕柔的嗓音:“多謝樓小姐了。”

真是個聰明人。

樓棠月看得出她有急事,便不麻煩她提前離開,她看出樓棠月去亭子彆有意圖卻也放任她,兩人各取所需。

跟著那兩人踏入一荒涼小院,花開鳥鳴的夏日,這裡卻一片衰敗之色。

樓棠月躲在假山後,看著院子裡的兩人互訴衷腸。

週迴心疼地捋開倪喜貼在額間的發:“委屈你了,喜兒。”

倪喜搖了搖頭:“不委屈。”

他將倪喜摟入懷裡:“快了,快了,很快我就可以離開公主了。”

“還是原計劃嗎?”倪喜悶聲發問。

“當然,我不會讓她妨礙我們在一起的。”週迴眸中閃過狠色,“我們得讓世人覺得這錯是公主的。”

看倪喜不語,他寬慰她:“知道我的喜兒心善,所以我已經找好人了,那人鐘情於公主,在公主生辰當日,我可送他與公主的一場洞房花燭夜。”

“公主失貞,自然不會再讓陛下賜婚。”

樓棠月看著兩人纏纏綿綿,眸色越來越冷。

週迴既想離開高玉公主,又想不損自己名聲,想著這般陰狠的招數,真是讓人噁心。

兩人敘情完畢,就要出來,樓棠月找了拐角藏好了,等他們遠離纔出來。

“渣男渣女!太歹毒了!”

樓棠月提步離開,就要將他們的打算告訴高玉公主。

清風挾著荷花香吹來,花香中隱藏著一股清雅的檀木香,陌生得不合時宜。

她順著檀木香望了過去,隻能隱隱窺見不遠處荒廢的亭子有一抹雪白身影。

是誰在哪裡?他看到這裡的事了嗎?

-指輕輕敲了敲她的頭:“今日怎麼回事?不是一向都不會憋屈自己嗎?竟然自己主動跳下水隻為爭一口氣!”“公主發現了。”她眨了眨眼睛,好奇道。“你那小眼珠子一轉,就知道打什麼主意!”公主眸含笑意,“所以,到底是因為什麼?”“因為如果遇到倪喜這種人,我要是一點就燃,就太憋屈了。”她語氣慢慢:“所以最好的方法是以彼之道,還彼之身。”昏黃天色透過半掩的簾子照進來,映亮了高玉公主精緻的容顏,她眸色沉靜,靜靜地看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