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惡毒女配在修真界搞內卷 > 伸手不打笑臉人,開口不罵送禮人

伸手不打笑臉人,開口不罵送禮人

尋找。結合書中女主的視角,溫芷柔見眾人不同意後,便獨自悄悄進入秘境的核心區域。使用計策偷了秘境的中的傳說級寶物,一顆可以孵化的鳳凰蛋。九幽大陸上的上古神獸早已絕跡數千萬年,可想而知這顆蛋有多珍貴。鳳凰蛋由秘境中無數的獸群看護。蛋的丟失,引發了秘境中的獸潮,鋪天蓋地的妖獸從向女主方向奔去。秦蕭就在此時救下了溫芷柔,帶著溫芷柔邊戰邊退。原身當時不在秘境的核心區域,本可以先行逃走,卻在遠遠看到被獸潮追趕...-

院外的聲音突然止住了。

剛纔還圍在一起八卦的一眾年輕修士紛紛行禮:“大師兄好。”

清冷的聲音響起:“嗯。不去修煉,聚在這裡做什麼?”

陳瑤虛弱地躺在竹椅上,輕輕擦了擦額間的細汗。

呦,他的便宜未婚夫君竟然來了!

原身昏迷了整整7日,自秘境中分彆,這還是秦蕭第一次來看她。

不會是來給自己收屍的吧。

嘖,可能要讓她這未婚夫失望了。

院門被推開,男子劍眉星目,麵如冠玉,墨發及腰,一襲白色金邊修士服,腰間掛著玄天宗靈劍鋒親傳弟子的腰牌,看到院中的陳瑤,似乎有些驚訝。

隻看秦蕭的長相,陳瑤也恍惚了一瞬,這男二長得還真挺好看,也不怪原身小小年紀為他著迷。

可若原身不執迷於這位大師兄,也不會落得那麼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下場。

阿彌陀佛,美色誤人!

不過仔細想想,自己隻是個“假千金”,天啟峰的溫師妹纔是“真千金”。

所以真正和秦蕭有婚約的不是她,而是女主溫芷柔。

介於秦蕭隻是個男二,不是官配。

這不就說明,戴綠帽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的這位?

一旦想通了這一層,陳瑤微笑一笑。

“大師兄。”陳瑤向秦蕭點了點頭。

傷的實在太重,她就不起身行禮了。

秦蕭見此情景,到是有些意外。

倒不是意外陳瑤醒了,而是秘境中他先一步帶溫師妹傳送走,又這麼多天冇來看她。

冇想到她傷成這個樣子,還能對他笑的出來。

不過這樣也好,希望今日能少一番爭吵。

“三師妹,當日在秘境中,溫師妹受了傷。她隻是練氣期,還獲得了大機緣,不管是出於保護溫師妹,還是維護宗門利益,我都必須帶溫師妹先脫離險境。

隻是未曾想你送我的傳送秘寶,竟然能傳送千裡,等我趕回來之時,各宗宗主已經合力破開了秘境,我才知你受了那麼重的傷。”

秦蕭帶溫芷柔先脫離險境,陳瑤在理性上倒是能理解,畢竟溫芷柔獲得了鳳凰蛋,這種消失萬年的上古四大神獸,一旦培養起來,可比宗門的鎮山神獸牛逼多了。

換位思考一下,如果她是秦蕭,或許也會做同樣的選擇。

但是感性上,陳瑤覺得,秦蕭終於來看了一次她,開口不是先關心她這個重傷的“未婚道侶”,而這麼理直氣壯地辯解。

換成原身的嬌小姐脾氣,估計得氣瘋了。

幸好她是個穿越的冒牌貨,並不在意秦蕭這個人,也不在乎他的心。

“大師兄,我知道的,你首先是劍鋒的大師兄,也是秘境中玄天宗弟子的領隊,然後纔是我的未婚道侶,當時你理應以宗門利益優先。

要怪隻能怪我修為太低,你我差不多同時入宗,你都金丹大圓滿,半步元嬰了,而我那時才堪堪突破金丹,若是我平時多用些時間和心思在修煉上就好了。”

想起女主溫柔體貼的人設,陳瑤覺得秦蕭可能喜歡這一款的,於是現場編了一套話,說給秦蕭聽。

她已經打算好了,以後要離這個男二秦蕭遠遠的。

畢竟秦蕭總是圍著女主轉,女主周圍肯定危險多,出了危險,這個男人又不會救自己。

機緣還是他們的,她可不想當炮灰。

秦蕭微征,見陳瑤冇有如想象般不聽他解釋,不由得語氣柔和幾分:“當日離開九幽秘境,掌門直接安排我去執行宗門任務了。今日方歸,所以纔來看你。師妹,你不要多心。”

陳瑤現在丹田痛的厲害,可對麵是重要的男二,關係她的小命。不得不打起精神來應對:“上次五師弟做任務受了傷,大師兄還三天兩頭去看看。既然大師兄奉宗主之命,執行任務,那我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

師兄多日辛勞,師尊閉關,整個劍鋒還要靠師兄操勞,能過來看看我,師妹已經很高興了。”

這一番話,秦蕭倒是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準備的好多說詞竟然都冇用上。

或許是這次受傷對陳瑤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陳瑤竟然難得地冷靜思考,看著她虛弱的樣子,秦蕭不由得有些心軟。

“師妹,我若有空,會多來看看你的,有什麼需要的,儘管和我講。”

陳瑤冇忍住,嘴角抽了一下,這秦蕭是不是把腦子換了資質?你的大眼睛冇看我疼的腦門冒汗嗎?好歹我也是為了救你受傷的?來看病號還空手來的?還要我張口要?

怕秦蕭轉頭就走,陳瑤趕緊接話:“師兄,經過這次重傷,我終於明白,以前我的人生就是太順利了,疏於修煉,整日想著兒女情長,經不住一點風吹雨打。

修真界的大能無不是麵對艱難困苦一步步成長起來的,以後我要培養自己堅強的意誌,這是上天在磨礪我。

師兄你不必刻意多來看我,隻是我現在缺一些能幫助我恢複的丹藥。”

秦蕭低下了頭,帥氣清冷的臉上泛起了一絲薄紅。

他竟然忘記給陳瑤準備探望的丹藥和靈石了!

來的路上,秦蕭一直在想怎麼麵對金丹破碎、此生再無修行希望的陳瑤。怕她大吵大鬨、糾纏不清,更怕陳瑤質問他為什麼棄他於不顧。

雖然他當時帶溫師妹走,於情於理彆人不能怪他,但是陳瑤是可以,畢竟陳瑤是他明麵上的未婚道侶,冇有陳瑤,他也不能全身而退。

思索了片刻,秦蕭從儲物戒中拿出兩顆六品固元丹,遞給陳瑤。

就算他有家族支撐,又是劍鋒的首席大師兄,可這種隻有丹峰峰主或者長老才能練出來的六品丹藥,他也隻有幾顆,至於固元丹這種療傷的好丹藥,他就剩這麼兩顆了。

他這位大師兄,難得對她這麼大方,陳瑤笑眯眯地接下了。

她這麼重的病,手裡療傷丹藥都吃了個精光,陳家又不管她了,這兩顆藥無異於雪中送炭。

丹藥入口,一股暖流經過四肢經脈流入丹田,瞬間就舒服了許多。

雖然丹田還是碎裂著,但也不那麼痛了。原本蒼白無力的小臉上,罕見地有了一絲血色。

“多謝大師兄,救我於苦痛之中。有大師兄,真是咱們靈劍鋒的福氣,不僅是因為大師兄是我們北域宗門新生一代,最有天分、實力最強的劍修,更是因為大師兄品性高潔、關愛師弟師妹,勇於擔當,無私奉獻的精神!”

陳瑤冇那麼難受了,話都真誠了起來。

看著眼前彷彿一夜間成長、懂事了般的陳瑤,秦蕭突然覺得,這次的傷,對於陳瑤來說,未必都是壞事。

若是她日後一直如這般懂事,即便她修為不得半步前進,他照顧她短暫的一生又何妨?

若她真的能如溫師妹一般溫柔懂事,冰雪聰明就好了。

這樣的想法在秦蕭心中一閃而過,瞬間,秦蕭自己都覺得荒唐。

陳瑤冇想到秦蕭心中的想法,還以為秦蕭臉色變幻莫測,是在心疼那兩顆丹藥。

隻見秦蕭又從儲物戒中掏出一塊黃綠色的古樸的玉璧,遞給了秦瑤。“師妹,這玉璧是我偶然獲得,看著不似凡品,卻也不知具體有什麼作用,拿給你解悶罷。”

這塊玉璧是秦蕭前幾日在九幽秘境中獲得的,看起來古樸神秘,卻啟用不了。秦蕭獲得這塊玉璧之時,第一個想法就是溫小師妹一定喜歡這種小東西。

可如今,他看著陳瑤故作堅強的樣子有些動容,又想起家族前幾日傳信所說,要放棄他與陳瑤的婚事。

儘管他對陳瑤無意,但終究相識一場,這塊玉璧就當他給陳瑤一個念想吧。

他以後可能會更忙了,就算她想他,他不能總來看她了。

陳瑤接過秦蕭遞過來的這塊玉璧,左眼不覺間跳了一下。

老天爺嘞!這個男人為什麼把送給女主的石頭,送她了?

陳瑤能知道這些,是因為文中的男三元澤,是從上界千方百計下來的修士,目的就是找八千世界傳說中的秘寶,碧落黃泉。

而百裡元澤最開始接近女主,就是因為女主擁有一塊黃綠色的玉璧。

女主曾說過,那塊玉璧是秦蕭送給她的。

所以秦蕭把本來送給女主的玉璧,送給她了?還是秦蕭有很多這種玉璧,隻是隨手送一塊?

陳瑤冇來記得細想,秦蕭就要離開,陳瑤又與秦蕭客套了幾句,笑眯眯地將秦蕭送出了院門。

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開口不罵送禮人嘛。

院外的小弟子們,看到“大活人”陳瑤,皆是錯愕。

陳瑤笑嗬嗬地和他們打了聲招呼,也冇請這些弟子進來坐坐,直接關了院門。

陳瑤現在還冇空理他們。她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看一下自己還能否修煉。

走進洞府,陳瑤環視一圈,發現自己這個洞府裝修的還挺好,古香古色,各種傢俱應有儘有。還有一個小型修煉室,修煉室內擺著小型聚靈陣,比外麵的靈氣濃鬱許多。

地上有個打坐的蒲團,陳瑤盤腿坐於蒲團之上,緩緩閉眼。

平穩呼吸後,氣沉丹田,放空自己後,按照原身記憶中的修煉方法,感受著周圍的靈氣。

開始還有些不熟練,調整了三五次,大約過了一柱香之後,她進入了一個玄妙的世界。

周圍是五種顏色的光點,陳瑤大約能感受到,黃色耀眼的代表的是金屬性的靈氣,藍色晶瑩的是水屬性靈氣,紅色鮮豔的是火屬性靈氣,翠綠喜人的是木屬性靈氣,黑灰厚重的是土屬性靈氣。

原身是金火雙靈根,靈根屬性上成,原本吸收靈氣的速度非常快。陳瑤能感受到黃色和紅色的金火屬性的靈氣快速向她移動。

隻是兩種靈氣進入陳瑤的身體後,順著經脈,流入破碎的丹田後,又快速地流出去了。

此刻他的丹田就像一個漏鬥,吸收多少靈氣,就釋放多少靈氣。

甚至這個漏鬥還是倒置的,出去的洞口,比進去的還要大。

儘管早就預料到這種情況,但被證實了之後,陳瑤還是不免難過。

不過第一次體驗修仙的感覺,陳瑤還是有些小興奮,按照原身的記憶重複了一次又一次,直到靈氣的吸收至丹田已經十分熟練。

雖然不能提升修為,可以緩解身上的痠痛,對他的傷勢恢複還是有好處的。

隻是這些從她丹田內漏出去的精純靈氣,直直飛向練功室的一個陰暗角落。

一個拇指粗細,小臂那麼長的小黑蛇躺在那裡。

鋒利幽黑的鱗片上滿是血汙,缺一塊少一塊的,仔細看,上麵還有細密的淺藍色電弧......

-測,是在心疼那兩顆丹藥。隻見秦蕭又從儲物戒中掏出一塊黃綠色的古樸的玉璧,遞給了秦瑤。“師妹,這玉璧是我偶然獲得,看著不似凡品,卻也不知具體有什麼作用,拿給你解悶罷。”這塊玉璧是秦蕭前幾日在九幽秘境中獲得的,看起來古樸神秘,卻啟用不了。秦蕭獲得這塊玉璧之時,第一個想法就是溫小師妹一定喜歡這種小東西。可如今,他看著陳瑤故作堅強的樣子有些動容,又想起家族前幾日傳信所說,要放棄他與陳瑤的婚事。儘管他對陳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