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飛蛾 > 晚歸

晚歸

隻覺得麻木,血從皮下滲出來,宋淩才罷手。他說: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許這麼晚再回來。木桑桑答應著:不會了,不會有下次了,宋淩卻又麵目溫和道:你最好說到做到,好了,時間不早了,趕緊睡吧。木桑桑如臨大赦,乖巧道:哥哥晚安,便迅速竄回了自己房間。心道:哥哥真是好可怕。宋淩突然推開門嚇了木桑桑一跳。宋淩卻道:桑桑,,不管你做什麼,哥哥都會站在你這邊,但是,你絕對不能騙我。木桑桑連忙表示,她絕對不會騙哥哥的。宋...-

深夜,彆墅裡的主樓還亮著燈,一名青俊的男子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手裡拿著把戒尺,表情有些煩躁。

不久,彆墅前,一名少女自的士上下來,鬼鬼祟祟往主樓跑。

明明看見燈光,她或許還是有些冒失,一股腦往上衝,企圖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塞進三樓的臥室裡。

於是衝到二樓擱淺了,,男子的氣場實在強大,即使他隻是穿著普通的白稱衫,氣場也強大到,女子都不好意思裝作冇看見他,但她確實很想裝作冇看見他。

男子未曾給她機會,端看他手裡那把戒尺,便知道此女子今晚在劫難逃。

這麼晚回來,去哪兒了?男子的聲音又清又冷,即使他的聲音並不大,在此時(淩晨兩點)此地(空曠客廳)任然叫女子一個激靈,心跳如鼓。她是有些怕他的。

她討好道:哥,,,你還冇睡啊?

這企圖矇混過關的態度激怒了男子,男子起身,直直盯著女子道:怎麼?我不能等你回來?還是說,現在翅膀硬了,開始夜不歸宿了?

女子垂下頭,小聲道:這個,,,我可以解釋。

男子皺了眉道:不用解釋,隨即拿了戒尺說,現在去洗澡,洗完澡但我房間來領罰。

他竟是解釋也不聽的,叫女子,半分委屈也不敢吐露。

女子不敢不從,洗完了澡穿戴好乖乖等在男子門前。

男子坐在床邊,麵無表情,他說:過來,

女子一步一摞,蹭到了男子麵前。

男子抬頭,眼神淩厲,他道:快點,

女子再不敢拖遝乖乖站定在他麵前伸出雙手。

她任企圖為自己減輕些處罰,於是討好道:哥,,,饒了我這次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聞言,男子笑看著女子道:怎麼?現在怕我收拾你了?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嗎?從小到大,你每次都是這樣說的,可結果呢?

戒尺打在手上啪啪作響,木桑桑先是感覺到疼痛,後來隻覺得麻木,血從皮下滲出來,宋淩才罷手。

他說: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許這麼晚再回來。

木桑桑答應著:不會了,不會有下次了,

宋淩卻又麵目溫和道:你最好說到做到,好了,時間不早了,趕緊睡吧。

木桑桑如臨大赦,乖巧道:哥哥晚安,便迅速竄回了自己房間。

心道:哥哥真是好可怕。

宋淩突然推開門嚇了木桑桑一跳。

宋淩卻道:桑桑,,不管你做什麼,哥哥都會站在你這邊,但是,你絕對不能騙我。

木桑桑連忙表示,她絕對不會騙哥哥的。宋淩這才滿意離開。

宋淩回到房間,躺在自己床上,卻道:桑桑,,你不要讓我失望。

宋淩是個嚴厲的哥哥,但也不得不承認他是個好哥哥。

他每天會做好早餐叫木桑桑起床,不管木桑桑要賴幾道床他總是很有耐心,一遍一遍,不厭其煩,溫聲細語,告訴她,快遲到了。

等木桑桑吃完早餐,雷打不動的送木桑桑先去上學然後再去上班。

-歸宿了?女子垂下頭,小聲道:這個,,,我可以解釋。男子皺了眉道:不用解釋,隨即拿了戒尺說,現在去洗澡,洗完澡但我房間來領罰。他竟是解釋也不聽的,叫女子,半分委屈也不敢吐露。女子不敢不從,洗完了澡穿戴好乖乖等在男子門前。男子坐在床邊,麵無表情,他說:過來,女子一步一摞,蹭到了男子麵前。男子抬頭,眼神淩厲,他道:快點,女子再不敢拖遝乖乖站定在他麵前伸出雙手。她任企圖為自己減輕些處罰,於是討好道: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