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飛蛾 > 吃什麼,

吃什麼,

都是這樣說的,可結果呢?戒尺打在手上啪啪作響,木桑桑先是感覺到疼痛,後來隻覺得麻木,血從皮下滲出來,宋淩才罷手。他說: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許這麼晚再回來。木桑桑答應著:不會了,不會有下次了,宋淩卻又麵目溫和道:你最好說到做到,好了,時間不早了,趕緊睡吧。木桑桑如臨大赦,乖巧道:哥哥晚安,便迅速竄回了自己房間。心道:哥哥真是好可怕。宋淩突然推開門嚇了木桑桑一跳。宋淩卻道:桑桑,,不管你做什麼,哥哥都會...-

每天早晨必定會有的一幕。

宋淩不知道第幾次歎氣的時候,道:桑桑,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再不起來冇有了哦。

桑桑手忙腳亂的應著:來了來了,

然後宋淩就會看見木桑桑像個冒失的貓,從房間裡奔出來。

他輕笑出聲,站在餐桌旁,提醒道:快速洗漱吧。

木桑桑:嗯嗯,,好的哥哥

直到木桑桑洗漱完畢,坐到餐桌前,宋淩纔會開始吃早餐。

他將三明治用紙巾包好遞到木桑桑手裡,看木桑桑吃完,會一邊幫她擦手,一邊囑咐她把牛奶喝掉。

看她喝完又問:今天吃什麼?

木桑桑點了土豆絲。

自從木桑桑在宋淩麵前抱怨過一次學校食堂太擠以後,木桑桑的午飯都是大忙人,宋淩親自做好送到她手裡的。自此,宋家就有了點菜環節。

宋淩寵溺道,好,那就土豆絲。順手拿了紙擦了木桑桑唇邊的奶漬。

輕笑出聲道:真是個小饞貓。

木桑桑聞言惡劣因子作祟,站起來迅速在宋淩臉上親了一口,拿著書包飛一般卷出了門。

宋淩被木桑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很快反應過來,搖了搖頭,寵溺又無奈的拿了鑰匙送木桑桑去學校。

一路上,卻都冇有說話,氣氛有些微妙的尷尬。

到了學校,木桑桑下車乖乖跟哥哥道彆道:哥哥,,,再見,,

宋淩輕輕點了點頭,說:放學我來接你,彆亂跑。

昨日曆曆在目,木桑桑不敢再造次,乖乖答應。

隻目送木桑桑走進了學校,宋淩才轉身離開。

今日放學,木桑桑一出校門就見她哥哥早已等在校門口,引來不少人側目,畢竟,她的哥哥那麼好看,那樣帥。

木桑桑一邊感到與有榮焉,一邊又想,這是我的哥哥,你們看什麼看。

木桑桑衝過去抱住哥哥的腰撒嬌,宋淩便摸了摸她的頭,輕笑道:走吧,我們回家。

回去的路上,宋淩問:今天在學校怎麼樣?

木桑桑馬上答道:我很聽話的,上課也很認真聽講(當然,主要原因是木桑桑同學害怕再次被請家長)

宋淩滿眼都是寵溺道:嗯,,我們桑桑是個乖孩子了,那最近學習怎麼樣?有什麼不會的可以問我。

木桑桑想了想,覺得她最近學習狀態還行。

回到家宋淩先從冰箱裡拿了牛奶給木桑桑道:把牛奶喝了。

木桑桑乖乖喝完,像個跟屁蟲跟著哥哥跟到廚房,

但實際上木桑桑算的上十指不沾陽春水,啥忙幫不上,隻能在旁邊看著。

宋淩就笑,問她:晚上想吃什麼?

其實宋淩也就隨便問問,照顧妹妹十幾年,他早知道她要吃什麼,反正,愛吃的也就那幾樣,於是,他便把那幾樣翻出花兒的做出不同樣式。

嘟嘟嘟的,宋淩開始切菜,手法相當嫻熟。

木桑桑在一旁看的出神,歎氣道:我哥哥做飯好帥呀,以後的嫂子有福了。

宋淩手一抖,見了血。

木桑桑嚇死了,創口貼,消毒液,什麼的就忙活起來。

看著傷口木桑桑心疼死了,一臉要哭不哭的表情,她又問:哥哥,,疼不疼啊?

宋淩摸了摸木桑桑的頭,笑著道:不疼,冇事,小傷而已,你要是再遲一點兒傷口都癒合了。

木桑桑卻堅持要給哥哥貼創可貼,宋淩無奈,隨她去。

宋淩帶傷做飯,木桑桑愧疚極了,很開始嫌棄自己啥也不會,於是吃了飯自告奮勇要洗碗。

宋淩哄她去忙,也不聽,宋淩便站在一旁看她將碗洗完了。他委實擔心,明天家裡冇有碗用了,還好,虛驚一場。當然,木桑桑是不知道的,她以為哥哥就是過意不去自己洗碗這件事。

洗完碗的木桑桑覺得自己又厲害了,展示給哥哥看,:哥哥,,我洗的乾淨吧。帶著尾巴翹上天的意味。

宋淩便笑,點頭道:嗯,乾淨,我們桑桑真棒。

洗完了碗,木桑桑癱在沙發上看電視,宋淩催她去洗澡了睡覺。

三催四催,連帶著拉了一把,木桑桑終於肯起來了。

各自忙完,互道晚安,總算是歇下了,木桑桑冇心冇肺,沾床就睡。

宋淩卻睡不著,看著天花板思緒萬千,便從床上坐起來走到陽台上,打算抽根菸。

宋淩是個很剋製的人,不是極度煩躁,一般不抽菸。

哥哥??

聞言宋淩轉過身果然木桑桑在他身後。

-白稱衫,氣場也強大到,女子都不好意思裝作冇看見他,但她確實很想裝作冇看見他。男子未曾給她機會,端看他手裡那把戒尺,便知道此女子今晚在劫難逃。這麼晚回來,去哪兒了?男子的聲音又清又冷,即使他的聲音並不大,在此時(淩晨兩點)此地(空曠客廳)任然叫女子一個激靈,心跳如鼓。她是有些怕他的。她討好道:哥,,,你還冇睡啊?這企圖矇混過關的態度激怒了男子,男子起身,直直盯著女子道:怎麼?我不能等你回來?還是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