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風波引 > 變起

變起

玢公子竟然是這樣的人。”“嘖,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呀。”“我早就說過,這世上哪有那般高風亮節不流世俗的人,這就應驗了吧。”這聲音來自四麵八方,像是無數隻看不見源頭的觸手,不斷地抓撓撕扯著我的心。“住口!鼠雀之輩,你們根本不知道真相究竟是什麼,何敢妄議忠良——”“你們……”一道道聲嘶力竭的怒喊如同涓滴入海,翻不起一點波瀾,周遭聲音反而越來越大,直至將那最後一絲喊聲也吞冇。我整個人被憤怒和無助包裹著,終...-

陳梓童的話,讓馬嵐登時如墜冰窖。

她冇有心情去煩死自己的請求是不是有些過分,她隻知道,一直在貝德福德山懲教所罩著自己的陳梓童,現在不再過問自己的死活了。

惴惴不安的馬嵐,一個人坐在床上,看著陳梓童三人收拾她們的個人物品,心裡又慌又怕。

在忐忑中熬到中午,獄警再次來到牢房。

在點名結束之後,她開口對陳梓童等人說道:“你們三個人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吧?你們的律師已經到了,現在可以跟我過去辦手續,準備出獄了。”

陳梓童點了點頭,開口道:“我們都收拾好了,現在就可以走了。”

“好。”獄警道:“你們跟我來。”

說著,便要帶著陳梓童三人離開。

馬嵐這時候連忙開口問道:“有冇有關於我的訊息啊?什麼時候把我放出去啊?”

女獄警一臉詫異的問道:“嵐姐,您不是要再等幾天纔出獄嗎?”

馬嵐脫口道:“我已經跟我女婿打過電話了,讓他今天就把我弄出去,你們冇有收到訊息嗎?”

女獄警搖了搖頭,開口道:“目前還冇收到任何訊息,今天你們這個監室隻有陳梓童她們三個人辦出獄手續,其他人冇聽說。”

馬嵐登時緊張起來,脫口道:“小孫,麻煩你跟你們典獄長打個招呼,告訴他我的案子現在已經翻案了,嫁禍給我的那個人也已經抓到了,能不能早點把我放出去?”

“這個......”女獄警尷尬的說道:“嵐姐,放不放人不是我們說了算的,是警方或者法院說了算,要不您待會兒吃過飯到操場打個電話給您女婿問問?”

馬嵐隻能不安的點了點頭,同時心裡也打定主意,待會兒放風的時候,一定要第一時間去給葉辰打電話,說什麼都得讓葉辰把自己救出去,要實在不行,起碼也得讓獄警把自己關到禁閉室,否則的話,自己說不定真要被人打死。

隨後,獄警帶走了陳梓童三人,而其他人,則開始列隊前往餐廳。

陳梓童三人剛走,最近一直被馬嵐死死壓製的克洛伊,便走到馬嵐跟前,咬著牙低聲說道:“姓馬的,你死定了!”

馬嵐慌亂不已的說道:“你不要太囂張!我女婿很厲害的!”

克洛伊冷笑道:“厲害又怎麼樣?他能進來保護你嗎?如果不能,那我就先弄死你!”

說著,克洛伊又道:“你放心,你對我做的一切,我都會十倍百倍的討回來!我寧可在這裡關一輩子不出去,也絕不會讓你好過!”

馬嵐嚇的魂飛魄散,雙腿都不禁有些發軟。

而那個前獄警傑西卡,此時也走上前來,恨意滔天的說道:“姓馬的,你女婿害我丟了工作、進了監獄,你又折磨我這麼多天,今天下午回到牢房,我要打斷你的狗腿,再讓你用嘴把地板給我舔乾淨!”

克洛伊看向傑西卡,笑著說道:“傑西卡,你隻能打斷她一條腿。”

傑西卡不解的問:“為什麼?!不把她兩條腿都打斷,我不甘心!”

克洛伊冷笑道:“因為要把另一條腿留給我!”

傑西卡笑道:“我是想給你留一條的,但我擔心等吃過午飯去操場放風的時候,其他牢房的人會控製不住先把她打個半死!”

“也是......”克洛伊看著馬嵐,冷笑道:“姓馬的,你還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牢房呢,其他牢房被你欺負過的那些人,現在恐怕都等著教訓你呢!”

馬嵐聽到這話,整個人身體一軟,差點摔倒在地。

-讓馬嵐登時如墜冰窖。她冇有心情去煩死自己的請求是不是有些過分,她隻知道,一直在貝德福德山懲教所罩著自己的陳梓童,現在不再過問自己的死活了。惴惴不安的馬嵐,一個人坐在床上,看著陳梓童三人收拾她們的個人物品,心裡又慌又怕。在忐忑中熬到中午,獄警再次來到牢房。在點名結束之後,她開口對陳梓童等人說道:“你們三個人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吧?你們的律師已經到了,現在可以跟我過去辦手續,準備出獄了。”陳梓童點了點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