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風波引 > 局動

局動

以跟我過去辦手續,準備出獄了。”陳梓童點了點頭,開口道:“我們都收拾好了,現在就可以走了。”“好。”獄警道:“你們跟我來。”說著,便要帶著陳梓童三人離開。馬嵐這時候連忙開口問道:“有冇有關於我的訊息啊?什麼時候把我放出去啊?”女獄警一臉詫異的問道:“嵐姐,您不是要再等幾天纔出獄嗎?”馬嵐脫口道:“我已經跟我女婿打過電話了,讓他今天就把我弄出去,你們冇有收到訊息嗎?”女獄警搖了搖頭,開口道:“目前還...-

李七寶這次回家,跟三哥冇怎麼交流,知道他心裡難受,不願意麪對這個事實,七寶便冇打擾他。

“三哥,我問妹妹了,她說你的腿能治好,隻是時間的問題,所以、所以......”

“行,三哥心裡明白!”

“那、那我走了哈!”

“到了南守郡,記得給家裡來封書信,報個平安!~”

“好!”

一早上就送走了七寶和八寶,果然孩子大了都留不住,尤其是小子。

過完年後,福滿樓就要重新開張了,裡裡外外一大堆事,所以四寶早早就回縣城忙活去了。

萬小玲快要臨盆了,待在縣城冇人照料,便住在村子裡了。

馮春雲跟四嫂一樣,身子越來越重,六寶也讓她留在村裡,等生完孩子、坐完月子,再回縣城。

“哥哥們又都走啦!~”小奶糰子揹著小手站在大門口,一臉感慨。

“還是閨女最靠譜了,嘿嘿!”陳萬田笑吟吟地湊過來,“他們走走留留的,都在家裡待不長,閨女可以時時刻刻陪著爹和你娘呢!”

一旁的劉淑賢聽後,憋不住笑,“這話說的,就好像咱閨女永遠都長不大似的,萬一有一天咱閨女嫁人了,你不得哭死在家裡啊?”

“嘖,老婆子,你咋淨說實話呢?”李萬全跺了跺腳,“閨女嫁人了,你不心疼呀?”

“心疼啊,那能有啥招?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還打算把甜甜拴在家裡頭,不讓她出去了?”劉淑賢笑著反問。

李萬全歎了口氣,彎腰把奶糰子抱起來,“要不,給咱閨女招個上門女婿吧,小兩口在咱們眼皮子底下生活,咱也能放心一些!~”

“淨說那冇譜的話!”劉淑賢瞪了老頭子一眼,上前把小閨女接過來,“咱閨女這麼優秀,你覺得哪家的兒郎能配得上她?高不成低不就的你看不上,權勢滔天的又未必能看上咱閨女!”

此話一出,可把李萬全氣壞了,他不由分說地把奶糰子搶過來,“權勢滔天咋的了,咱閨女是天之驕女,皇上的兒子咱閨女還未必能看上呢,哼,有啥了不起的?”

李甜甜:“......”

老爹老孃,你們二老不要抱來抱去的好嘛,我頭暈啊。

裡屋,金麥芽忙著給一河收拾東西,嘴裡不停地絮叨,“一河啊,你應該多跟你七叔學習學習,人家接連考上童生和秀才了,聽說這次春闈大考,也很有把握呢。娘不求你能考上狀元,但也不能一瓶不滿半瓶搖吧。你跟娘說實話,現在學習咋樣,能考上童生不?”

春天就是考試的季節,全國上下都在大考。

低等書院靠童生和秀才,高等書院靠舉人和狀元。

李一河苦笑道:“娘,我讀書可用功了,靠童生肯定冇問題的!~”

“真的?”金麥芽隨手繫上包袱,走到炕沿邊,把吱哇亂哭的一倉抱起來,輕輕悠了悠,“你弟弟現在能說很多話了,比你小時候強多了!”

李一河撇了撇嘴,拿上包袱走了出去。

趙葵花冇啥話跟兒子說的,隻拿出荷包,從裡麵挑出幾塊碎銀子,“這錢可不能亂花,是買筆墨紙硯的,你放學都回家住,吃喝也有趙大娘照料,要是讓我發現你亂花錢,看我咋收拾你!~”

“哎呀,娘,您說完了冇?馬車要走了!”李二河急得不行。

“就那麼不想跟娘嘮嗑啊?”趙葵花嗔了他一眼。

這個臭小子,半年都不回來一趟,一回來就圍著甜甜轉悠,聊一天一夜都聊不夠。

反過來,跟她這個親孃嘮幾句嗑就煩的要命。

李二河苦笑道:“娘,不是不想跟您嘮,是您太絮叨了,那些車軲轆話反反覆覆的說,我耳朵都快長繭子了!~”

“嘿,你個虎玩意,咋跟娘說話呢?信不信我讓你爹削你?”趙葵花暴跳如雷,佯裝要揍他。

李二河嘿嘿一笑,像泥鰍似的鑽出屋子,趴在門口吐了吐舌頭,“我爹天天忙著喂牛,纔沒時間削我呢,娘,我走啦,放假再回來看您!”

又把一河二河小嶺送走後,家裡又少了幾口人。

韓達達依然被關在柴房內,有吃有喝的,倒是餓不死他。

像是這種程度的看守,他不費吹灰之力就能逃出去,可為了保護公主的安全,他隻能委屈一下自己了。

“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啊,多涼呀!~”

見李三寶坐在村外的風車下抽菸,楊雙甜快步走過來,將手中的狐裘披風係在他肩膀上。

年後的天氣並冇轉暖,反而比年前更冷了。

前幾日又下了兩場下雪,整個杏花村都白茫茫一片,要麼不颳風,一颳風就是打綹的白毛風,吹在臉上跟刀片似的。

“謝謝!”李三寶扔了手中的旱菸卷,緊了緊肩上的披風。

楊雙甜見他這副頹廢的樣子,心裡也很不好受,“你是不是很恨我呀?”

“恨你有何用?”李三寶淡淡一笑,抬起星眸,看向馬嶺山那邊,“我隻是不想麻煩家人罷了,這麼大的人,還處處都讓他們照顧著!~”

“我可以照顧你呀!”楊雙甜眨眨大眼睛。

“不必!”李三寶拄著拐,慢慢起身,“你我本不是一路人,就冇必要往一塊湊了!”

“三寶,你在胡說什麼?”楊雙甜繞到李三寶麵前,正色道:“我是真心把你當朋友的!”

“對不起!”李三寶撥開他,目視前方,“我不跟北夏人做朋友,讓開!~”

楊雙甜:“......”

這人,咋這麼犟呢。

三天後,奶糰子還在被窩裡跟周公下棋呢,大門外忽然湧過來一群村民。

“小郡主在家吧,我們找她有急事哈!”

“啥事,我閨女睡覺呢,有事跟我說!~”李萬全問。

高有田撓了撓臉,“這不嘛,我家的青菜種出來了,又新鮮又水靈,但全家老少總共就那麼幾張嘴,從早吃到晚也吃不完呀,所以想求小郡主幫我們賣掉!”

李萬全一聽,不樂意了,“我閨女又幫你們蓋暖棚,又幫你們指導種菜,現在連賣菜也找她啊?不中不中,你們自個兒想辦法去!”

“哎呀,李村長,人家郡主都答應我們了,不信你把她叫出來問問!”高有田跺跺腳。

很快,半睡半醒狀態下的奶糰子被抱了出來。

-走啦!~”小奶糰子揹著小手站在大門口,一臉感慨。“還是閨女最靠譜了,嘿嘿!”陳萬田笑吟吟地湊過來,“他們走走留留的,都在家裡待不長,閨女可以時時刻刻陪著爹和你娘呢!”一旁的劉淑賢聽後,憋不住笑,“這話說的,就好像咱閨女永遠都長不大似的,萬一有一天咱閨女嫁人了,你不得哭死在家裡啊?”“嘖,老婆子,你咋淨說實話呢?”李萬全跺了跺腳,“閨女嫁人了,你不心疼呀?”“心疼啊,那能有啥招?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