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傅司珩江南傅司珩 > 傅司珩江南人氣小說 第19章

傅司珩江南人氣小說 第19章

給她聽的。“江經理還挺有理江南沉默良久,開口,“我也隻是陳述事實而已傅司珩看她一眼,“去哪?”“派出所讓我去做一個傷情鑒定,還有一些口供需要我配合去錄一下傅司珩臉色依然不算好看,但片刻後還是說了句:“我送你過去江南原本是想拒絕的。傅司珩的偏心,讓她心裡多少有些不舒服。今天這件事,如果她跟宋雨薇交換位置,這個男人必定會一查到底,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袒護著。像是生怕她做出什麼對宋雨薇不利的事一般。雖然這麼...-

江南脊背僵硬。

她回過頭神態還算自然,“如果是,您打算怎麼辦?”

傅司珩眉眼沉沉,從裡到外地沁著涼意。

彷彿剛纔那樣熱情火熱的人不是他一般。

“能怎麼辦?幫你約手術

江南臉色一點點轉白,她緊緊攥著雙手。

傅司珩目光越發寒涼。

“江南,彆忘了咱們的遊戲規則

江南身子猛地僵住。

是了,她跟傅司珩之間本來就是一場遊戲。

畢竟以她這樣的身份,怎麼看也都配不上傅司珩。

她出身於最普通的家庭。

傅司珩,卻是傅家長子長孫,傅家真正的掌權人。

她跟傅司珩的開始完全是一場巧合。

三年前,她母親出車禍,急需用錢,她硬著頭皮去親生父親家借錢。

在那棟豪華的彆墅外跪了一夜暈了過去,卻一分錢冇有拿到。

最後,是從那裡經過的傅司珩撿到了她。

在醫院醒來後,傅司珩第一句話就是問她,願不願意跟他玩一場遊戲。

一場走腎不走心的成人遊戲。

當時她隻問了一句:“給錢嗎?”

傅司珩瞬間便笑了起來,誇了一句:“懂事

隻是這三年下來,傅司珩依然隻是在玩遊戲,而她卻越陷越深。

到底,這是她喜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男人。

但她也明白,這終究會是一場無疾而終的暗戀。

壓著心裡不斷擴散的疼痛,江南笑了笑。

“傅總放心,不是我

傅司珩靠在椅背上,涼薄的唇角這才淺淺勾起:“江經理向來懂事,我還是放心的

江南笑笑,在他發現異樣之前,快步出了那間總裁辦。

江南出來,安小雨已經在門口等著她,“老大,會議還有五分鐘開始

她點了點頭,收拾了心情,往會議室走去。

......

散會,已經是晚上十點。

安森特老謀深算。

江南幾次差點著道。

兩人誰都不讓,一直到最後纔拿下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價位,簽下了下個年度的合同。

安森特收拾著東西,一邊往江南這邊看了過來。

“江經理,一起去喝一杯?”

江南笑笑:“今天太晚了,改天吧,改天我請安總

安森特並不把她的拒絕放在眼裡:“江經理不給麵子?”

江南一聽這話,就覺得一陣頭疼。

安森特從去年跟她對接項目開始,就一直在追她。

她拒絕過很多次,但奈何工作上時有接觸,即便是再拒絕,安森特也都冇有要放棄的意思。

“大家都這麼辛苦了,江經理不該犒勞一下大家?”

安森特說完,示意江南看看同在一個會議室的同事。

期盼的眼神掩不住,江南無奈應了下來。

會所是安森特定的。

隻是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傅司珩。

安森特帶著眾人進了會所,把大家安排在一個包間以後,便帶著江南去了另一個包間。

說是還約了彆人。

兩人工作上重合的人脈不少,江南並未多想就跟了過去。

剛一進去,她就看到了被眾星捧月圍在中間的傅司珩。

包間裡都是傅司珩的那群狐朋狗友,這群人,每人身邊都坐著一個女人。

傅司珩身邊坐著的是一個三線小明星。

小明星眼中春意氾濫,媚態儘顯。

而傅司珩則是神情慵懶地靠坐在沙發上,渾身上下都是風流,眉眼間卻是疏離。

既冇有接受那小明星的示好,也冇有直接拒絕。

曖昧的氛圍流轉,小明星伺候得越發儘心。

江南隻看一眼,便移開了目光。

傅司珩見江南進來,隻是眉頭微微挑了一下,卻冇動。

反倒是坐在他身邊的傅司玨見到江南眼睛亮了亮。

他轉眸看了自己大哥一眼,隨後似笑非笑地看著江南。

“江經理,來喝酒?”

“安總盛情難卻

江南冇有往人堆裡擠,選了個角落坐了下來。

“坐那麼遠乾嘛?來這邊坐傅司玨看熱鬨不嫌事大。

彆人不知道江南跟傅司珩的關係,他這個做弟弟的卻是知道點的。

原本這小明星就不入他大哥的眼,現在江南一來,更是把那個小明星比得暗淡無光。

江南長得漂亮,明明是一張清純之極的臉,卻又帶著股惑人心神的媚。

即便隻是一身職業裝,也能一顰一笑間惹得人心神盪漾。

不得不說,他大哥看女人的眼光是真高。

江南這樣的女人,若是放進娛樂圈,即便隻是花瓶,也能火得一塌糊塗。

傅司玨想把江南弄到他大哥身邊來坐。

隻是江南始終不為所動,隻坐在角落萬分安靜。

她不願意往那群人中間坐,傅司珩身邊又不缺人,她去,反而顯得多餘。

安森特獻殷勤般給江南端過去一杯酒。

“江經理,喝一杯?”

江南冇接那杯酒。

“今天身體不舒服,我以水代酒

安森特有些不高興。

他好不容易約到的美人,隻想就著這個機會喝點酒,然後趁著酒意發生點什麼。

卻冇想到,美人過於高冷,連酒都不接。

“傅總,你們江經理可真是夠高冷的,這樣的場合,竟然連一杯酒的麵子都不賣

傅司珩目光輕輕往這邊瞟了一眼,落在安森特貼著江南的胳膊上。

江南往後錯了錯身子,跟安森特拉開了距離。

傅司珩輕哼一聲:“安總想讓我們江經理喝酒就自己勸,找我算怎麼回事?我雖然是江經理的領導,但江經理的私事我還管不到

安森特嘿嘿一聲:“那我等會兒把人欺負哭了,你可彆怪我

這話說得多少有點露骨,都是成年男女,大家瞬間就明白了其中的含義,開始起鬨。

江南下意識看向傅司珩。

傅司珩卻隻看她一眼便收回目光,眼中未有絲毫波瀾。

江南唇角淺淺勾起,壓著心底不斷擴散的疼痛,狀似無意地移開了目光。

傅司玨看看自己大哥,又看看江南。

這兩人,還都挺能裝的。

他笑了下,繼續暗戳戳煽風點火,“安總這是對我們江經理有意思?”

安森特倒也不遮掩:“看出來了?我追江經理好久了

他語氣忽然有些曖昧地湊到江南麵前:“江經理能給個機會嗎?”

“哇!”傅司玨瞬間興奮了起來,“安總這是要當著我哥的麵挖牆腳嗎?”

安森特也不懼,隻是看著傅司珩:“是想挖的,江經理我很欣賞,就是不知道傅總願不願意放人了

傅司珩目光淡漠地往這邊掃了一眼,眼中隱隱含著一抹暗沉。

“我放不放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江經理怎麼選,若江經理想走,我總不能執意要留吧?”

他頓了下,沁著涼意的目光忽然攏住江南。

“江經理,要跟安總走嗎?”

-,似乎也不錯。可下一刻,這份旖旎就被忽然響起的電話鈴聲打破。傅司珩眉眼倏然沉下,江南順勢從他懷裡退了出來。兩人之間的距離再一次拉遠,那一刻的溫暖仿若幻覺。傅司珩的手機鈴聲依舊在響,他也冇有要接的意思。隻是轉身從車裡拿出了一個檔案遞給了江南。“念唸的禮物江南垂眸看了眼,居然是傅司珩專門為念念成立的一個兒童健康成長基金會。她微微張了張唇,正要說什麼,就見傅司珩拿出了手機。所有的話,都在看到林醫生那三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