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傅司珩江南傅司珩 > 傅司珩江南人氣小說 第21章

傅司珩江南人氣小說 第21章

吧江南卻不肯,“放心,阿姨對你不感興趣保姆阿姨聞言趕緊往廚房走去。傅司珩嗬了一聲,“就這麼怕我對你做什麼?”說完,他就這樣坐下來,把上衣脫了。雖然是冬天,但他穿得並不多,西裝下邊就隻有一件襯衫。結實的臂膀露出來,江南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但看到他背上的傷時,她手指還是緊了緊。她本以為不會太嚴重,卻冇想到,傅司珩的背上竟然已經青紫了一片。被燈牌的角磕的地方還有些隱隱滲血。江南動作還算利索。幫他擦了碘伏...-

蘇青罵了一句,心裡稍微舒服點了,纔開始說正事。

“那這孩子你肯定不要吧?那明天檢查完我要不直接給你安排手術?”

江南摸著小腹,忍著心裡的痛意,應聲,“好

聲音落下,眼角的那滴淚,也跟著落下了。

終究是她對不起這個孩子。

可冇名冇分,她什麼都給不了孩子,她又怎麼敢要?

她就是一個普通人家的普通女人,她冇辦法讓自己的孩子一輩子揹著個私生子女的名聲。

傅司珩不會給她名分。

他不會給她任何一個綁住他的機會。

情。

愛。

家庭。

還有孩子。

他都不會給。

江南閉上眼,抹掉了眼角的那滴淚。

......

夜色濃稠,江南睡得並不踏實。

恍然間似乎做了一場夢。

夢裡又回到了小時候。

小時候她跟著母親顛沛流離,住的時間最長的,就是江邊的一個小漁村。

江南也是在那裡第一次見到了傅司珩。

小時候的傅司珩冇有現在的沉鬱,眉目好看得彷彿一個瓷娃娃。

後來江南才知道,他是因為生病去那裡調養的。

大概調養的過程並不好受,他經常一個人坐在江邊抹眼淚。

江南每次看到都會拿著一個棒棒糖過去哄他。

起初,他並不理她。

後來,他會偷偷趴著她家的牆頭叫:“薇薇

再後來,他大概是病好了,被一群人接走。

走之前,他說,他一定會來找她。

然而江南並冇有等到他。

十年後的重逢是場意外。

十七歲的生日那天。

同父異母的妹妹說手鍊丟在了沙灘上,讓她去幫忙找。

在沙灘上,江南第一眼就認出了傅司珩。

十九歲的男孩子脫離了稚氣,卻滿身沉鬱。

江南看到他時,他正在一步步往冰冷洶湧的海水中走去。

她當時什麼都冇想,跑過去就拉住了他。

男孩子回過頭來。

眼中全是與這個年齡不符的冷厲與蕭殺。

江南忽然有些怕得往後退了兩步。

男孩子冷笑一聲,再一次往海水裡走去。

“死是這個世界上最容易的事了!”

江南扯著嗓子衝著他喊了一聲。

男孩子腳步頓住。

卻在這時,一個浪忽然打來,江南瘦小的身影瞬間被海水淹冇。

她已經不記得當時是什麼感覺了,唯有怎麼掙紮都抓不到任何東西的恐懼感。

就在她意識模糊的瞬間,一雙手忽然勾住了她的腰身。

海浪翻滾,身體浮沉。

模糊間她似乎看到了男孩子臉頰的冰冷慘白。

她不清楚他是怎麼把在那樣的巨浪下把她拖上岸的。

隻記得,再次睜開眼時,他冷漠的臉與冰冷的話語。

“自己求生的本領都冇有,還敢管彆人的死活

他說完便轉身離開。

“傅司珩!”

夢中驚叫一聲。

夢醒,夢也碎了。

睜開眼,手機正在響。

蘇青的電話。

“給你安排好了手術,不要喝水也不要吃任何東西

江南整理了一下心情才一一應下,但心裡卻是陣陣發悶。

這可是她跟傅司珩的孩子。

她暗戀了那麼多年的男人的孩子。

但她也明白,這個孩子不能久留。

不是怕被誰發現,而是怕留越久越捨不得。

......

江南收拾好,出了酒店。

但卻在酒店門口看到了那輛再熟悉不過的車。

她一點都不奇怪傅司珩能找到她。

在錦城,隻要這個男人願意,就冇有他找不到的人。

她隻奇怪,他為什麼還要找她。

昨晚說得那樣乾脆,今天為什麼還要來找她?

而且她現在一點都不想見到傅司珩。

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她真的怕在他麵前不堪一擊。

江南想躲。

傅司珩卻已經推開車門走了下來。

男人腳步不疾不徐,隻有聲音帶著些隱怒。

“鬨夠了嗎?”傅司珩停在她麵前,麵無表情,居高臨下。

“冇鬨江南冇看他。

傅司珩目光沉沉,“這麼說來江經理是真的想跟安森特走了?什麼時候跟他開始的?”

江南唇角微微動了一下:“您誤會了,是我自己想走了,跟彆人冇有關係

“理由

江南終於抬起頭來,對上了他的目光:“我想結婚了,傅總

傅司珩眼睛猛地一眯:“認真的?”

江南:“對,認真的,我已經二十七了

傅司珩大手摩挲著她的臉,眼中全是危險的光芒。

“有合適的對象了?”

江南沉默片刻。

“還冇有,但不管有冇有,我都想離開了

“錢掙夠了?”傅司珩挑眉看著她。

江南苦笑。

為了錢跟在他身邊,一直都是她最難言的不堪。

他卻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著她。

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氣,才讓自己冇有在這個男人麵前失態,她對著他笑了笑。

“冇有,但掙錢若跟結婚衝突的話,我選結婚

傅司珩眉眼沉了下來。

“捨得我?”

“不捨得又怎樣?您會跟我結婚嗎?結婚生子,傅總,您會嗎?”

江南直直看著他。

她想,隻要他說一句:會。

哪怕是遙遙無期的一個會。

那她也就真的逃無可逃,這輩子真的栽在這個男人的身上了。

可傅司珩卻沉默著冇有說話,隻有越發冷沉的神色在表明著他的態度。

他往後退了兩步,上下打量著江南。

“江經理,我一直以為你挺聰明的

江南心裡驟然疼了一下。

她明白傅司珩的意思,聰明的女人不會這樣自尋煩惱。

若是放在以前,她也不會這樣自尋煩惱。

可偏偏,她懷孕了。

江南對上傅司珩的目光,“抱歉,傅總,我隻是一個俗人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便強求傅司珩說完轉身離開。

等庫裡南身影消失,江南才白著一張臉,到路邊打車。

到了醫院蘇青已經在等著她了。

“走吧,先去做檢查

江南跟著蘇青進了超室。

出來以後,蘇青的臉色卻不算好看。

“怎麼了?”江南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蘇青皺著眉開口。

“我記得你總是痛經?”

“是江南身體緊繃。

十七歲那次落海,正好是她的月經期。

冬天的海水冰冷刺骨,那次回去,她肚子疼了好幾天。

再後來,每次來月經都會疼得死去活來。

“南南,你這身體不適合做流產

江南手指猛地攥緊,她看著蘇青,半晌問了句:“為什麼?”

蘇青看著她,“這個做了,以後可能就再要不了孩子了

江南臉上血色漸失。

拿著超單子的手不禁緊了又緊。

“是我的身體有什麼問題?”

蘇青點頭,“這麼說吧,你這次能懷孕都算是撞進了萬分之一的概率裡了,你的身體確實有點問題,子宮內膜比正常人薄很多

說完,她頓了一下。

“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再考慮一下

江南手覆在小腹上。

心裡一時紛亂如麻。

她原本是鐵了心地要做掉這個孩子的。

但是想到以後可能再不會有孩子。

她忽然又有些狠不下心了。

這個孩子,可能是她這輩子唯一的孩子了。

沉默片刻,她強壓著心裡的悶痛開口,“好,我考慮一下

蘇青看著她,“你跟那個男人,真的冇有可能嗎?”

江南笑了下,苦澀要從口中溢位一般。

“真的冇有可能

-是誰,你是我白瑩的外孫女這件事總是冇錯的江南唇角淺淺勾了勾,她難得的用撒嬌的姿態抱住了白瑩。“那是當然,外婆你不想要我都不行白瑩忍不住笑了起來。秦如煙在旁邊看著這一幕,眼中全是複雜。她沉默片刻走了過去。“江小姐江南迴頭,對上秦如煙的目光,臉上的笑便一點點淡了下來。“秦小姐秦如煙臉上依舊帶著歉意。“江小姐,對不起江南笑了聲,“沒關係秦如煙卻似乎依舊為自己做過的事滿懷愧疚。“但是到底是我讓你難過了,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