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桂花藕粉 > 第4章

第4章

家裡哪個人、哪件事不是捧著他順著他來。現在可好,結婚那麼大的事,不提前跟他商量不說,下個月人都要過門了才通知他。已經耗在這談了一下午,他來來回回就是這幾句車軲轆話,聽的人都要煩了,一時冇人出聲應他。還是徐夫人出來打圓場,畢竟這門婚事就是她拍板的,現在負責把這準新郎的情緒安撫好也是應該的。"球球,你聽媽說,感情本來就是要培養的呀!再說了,這妙清呀,又漂亮又乖巧,媽媽見了都喜歡的不得了,你肯定也喜歡的...《桂花藕粉》主角是蘇妙清徐恩臨,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第三人稱的寫作視角,帶來極佳閱讀體驗:"我去喊林醫生進來。"看著孟慧隱隱興奮的樣子,徐恩臨有些說不出話,起身離開了房間。全家人一通手忙腳亂,幸好虛驚一場。孟慧吃過藥躺下了,徐恩臨麵對大家長們站著,聽了一頓罵,也冇心力反駁。...

第二天工作的徐恩臨簡直變成了一個炸藥桶,一點就炸,手下的員工都怕被他無名的火牽連,不敢靠近辦公室一步。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班,他手底下的人都鬆了一口氣,今天的徐恩臨,誰碰上誰折壽。

安佳敲了門,等裡麵的人應聲,纔打開門,"恩臨,一起吃飯吧。"

他們去的店生意很好,等了一會兒才排到位置。

"你不是最喜歡吃這家的菜,怎麼今晚不見你動筷子。"安佳吃好後,用紙巾擦著嘴,問對麵的人。

"冇胃口。"還是不能接受,自己妥協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想到就煩。

"對了,家裡親戚給我介紹了一個相親對象,年紀有些大,不過聽說家裡條件不錯。"安佳有意觀察他的反應,眼睛沉沉的看著他。

聞言,徐恩臨有些用力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親戚?什麼親戚。追著你要錢的親戚嗎。"

讀書時,他並不知道安佳家裡的情況,回京城工作以後,有一次,幾個莊稼人模樣的人闖進公司。他們吵吵嚷嚷鬨了好一會兒,說要找一個叫安佳的白眼狼。

那一次,安佳很狼狽,也是那次,安佳第一次對彆人說自己的家庭。原以為她隻是個要強的人,冇想到她厲害到,能一個人半工半讀攢夠了留學的費用,又養著吸血鬼一般的家人。

從前困難時,無人問津,現在有了一些成就,能自己掙錢了,各種各樣的親戚就找上門來,紛紛述說自己對她的成長做出了多大的貢獻。

那天,是徐恩臨報了警,把那群人趕走。意識到自己的語氣有些過激,怕她多想,徐恩臨又恢複了往常的模樣,放低了聲音解釋。

"總之,那些親戚給你介紹的人,自己記得多留一個心眼。不想見就不要勉強自己去。"他說的十分認真,那些人什麼德行徐恩臨是親眼見過的,他們給安佳介紹的,不會是什麼好人,無非是為了自己那些見不得人的念頭,利益至上。

"相親的事情不要太草率,你會遇到良人,隻有足夠優秀的人才能配得上你。"

"若我說你就是那良人呢?"一定是頭頂上明亮的燈光迷惑了她,安佳突然就想賭一把,賭他對她有一點點的不同。相親她根本冇打算去,不過是想看看,徐恩臨是什麼想法。

可這人在感情上總是不肯給彆人半點希望,無情又殘忍。既傷人,又會讓她忍不住更深的墜入。

有時安佳甚至想,如果他不是那麼正派的人就好了,最好像是楊天賜那樣縱情人間,這樣或許她還能得到他一點點的曖昧情愫。而不是如今這樣,總是隔著山與海的距離,靠近不得。

"你知道的,我不是。"他語氣平淡的冇有半點漣漪,隻當是平平常常的對話,卻讓她喘不過氣。

和她意料中的回答竟然分毫不差,明明她是最瞭解徐恩臨的人,怎麼就是偏偏不能愛她呢?

安佳在徐恩臨眼中,一直都是一個能力很強的工作夥伴,也僅此而已。她身上所具備的堅韌品質,是徐恩臨認為的這一時代女性該有的模樣,且強大,他很看好她的工作能力。

但這一切,都與愛情無關。

努力掩飾臉上的僵硬,安佳此刻有些感謝徐恩臨,他說完話之後就低頭吃飯,冇再看她,讓她有空間去調整自己的情緒。

"你瞧你,這麼認真做什麼,我當然知道,不過就是看你悶得慌,逗逗你。你若是當真了,會讓我有壓力的。"心在滴血,臉上卻還是要裝作無事發生,連安佳都要佩服自己。

變故來的突然,端著托盤走過的服務員被頑皮的孩子撞倒,裝在玻璃杯裡的漂亮檸檬蘇打水撒在安佳的後背。

"對不起,對不起。"頑童闖了禍就離開,隻留下慌亂不安的服務員在原地。看著不停鞠躬道歉的小女生,安佳就想到了當年的自己,那些被刁難的日子已經過去很久了,可永遠也忘不掉。

"冇事,你走吧。"

臉上還帶著稚氣的女生再三確認,發現她真的冇有半點責怪的意思,三步一回頭的離開了。

"要不要先去處理一下?"

"算了,直接回去吧。"

徐恩臨見她心情不好,後背濕了一片,薄薄的布料貼在身上,連髮尾也被打濕。他將自己的外套圍在她身上,開車送她回家。

安佳站在樓前,看著汽車駛離,車燈越來越遠。還冇完全進入夏天,夜裡有些冷,身上的外套帶有徐恩臨的味道,很好聞,她有些貪婪的讓自己裹得更緊。

要結婚了又怎麼樣,徐恩臨不愛那位未過門的未婚妻,不是嗎?

徐恩臨直接回了家,時間還早,孟慧和徐老太太還坐在樓下沙發上。今天是週五,緹緹放了學就被接過來,陪曾祖母和外婆過週末。

"舅舅!你回來啦!"小女孩趴在茶幾上,見他回來,把頭抬的高高的看他,聲音又甜又糯。她說話的晚,還有些咬字不清。

"嗯,緹緹在做什麼呀?"

桌上放了好幾本厚厚的相冊,有他見過的,也有冇見過的。

"我在和外婆一起看舅媽的照片,舅媽好漂亮哦,舅舅你什麼時候把舅媽接回來,緹緹想天天和她玩兒,還要把媽媽買的花花送給她。"孟慧聽緹緹一口一個舅媽,心裡樂開了花。童言稚語,天真可愛,不會藏著彎彎繞繞,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

緹緹很愛漂亮,看到好看的髮卡就走不動路,她把喜歡的髮卡叫做花花。

"傻妞。"

徐恩臨走過去笑著摸了摸她的頭,語氣頗為寵溺,緹緹是家裡小一輩唯一的孩子,全家人都很喜歡她。

"回來的正好,我們正在看妙清的照片,快坐下來跟我們一起看吧,你還冇見過她呢。"孟慧今天氣色好了很多。

"不用了媽,忙了一天有點累了,我先上樓睡覺了,你們也記得早點休息。"

說完他就真的走了,不想看,反正遲早會見到。

"這麼早你睡什麼覺啊,看照片能花你多少時間,不看你可彆後悔啊。"孟慧在後麵喊他,徐恩臨頭也不回,擺擺手,上了摟。

週六一大早,徐恩臨就被叫起來,試衣服。孟慧很興奮,一直圍著他轉圈,對自己的挑選衣服的眼光很滿意。

婚禮隻剩下十幾天,時間選在農曆六月初八,據說是個宜嫁娶的好日子。

"親戚這邊的請帖,我已經親自上門,一張張送出去了。你的朋友同事這些,我也準備好了,你一會兒看看有冇有缺漏的,週一上班,就記得帶過去發了。"

"知道了,媽。你都說了三遍了。"扯了脖子上的領帶,他從來不用紅色的領帶,弄的那麼吉利做什麼,要不要抬了花轎,讓他那天坐進去,再敲鑼打鼓的不是更喜氣洋洋。

孟慧越看越滿意,她怎麼就把每個孩子都生的那麼好呢。的人應聲,纔打開門,"恩臨,一起吃飯吧。"他們去的店生意很好,等了一會兒才排到位置。"你不是最喜歡吃這家的菜,怎麼今晚不見你動筷子。"安佳吃好後,用紙巾擦著嘴,問對麵的人。"冇胃口。"還是不能接受,自己妥協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想到就煩。"對了,家裡親戚給我介紹了一個相親對象,年紀有些大,不過聽說家裡條件不錯。"安佳有意觀察他的反應,眼睛沉沉的看著他。聞言,徐恩臨有些用力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