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互為囚徒 > 男朋友

男朋友

陽自然不會懼怕,反手對轟。先天罡軀下,這種純粹的力量比拚,林陽是不可能吃虧。但就在二人的胳膊要碰到一起時...“幻影手!”公孫大煌突然大喝,他那僅剩下的一隻手突然裂成千道,朝林陽身上覆蓋。“嗯?”林陽臉色瞬變,想要收招後撤。但來不及了。那無數隻手影竟是全部打在了林陽身上的穴位處,稍稍發力。雖然林陽當下銅皮鐵骨,刀槍不入,然而...他防不住彆人點穴。公孫大煌以一種奇妙的點穴手法覆蓋了林陽胸口與四肢的...-

這是多麼瘋狂的想法!!

冰上君滿臉的不可思議。

四周人也全瞪大眼看著他。

瘋了!

林神醫這是瘋了!

他居然覺得自己一人能滅古派?

他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

“大言不慚!大言不慚!你區區一人還想滅了我整個古派?你是欺我古派無人?”公孫大煌冷聲大喝,眼裡全是怒意。

都這個時候了林陽還敢如此放肆,他豈能不惱?

“林神醫,你趕緊走!不要衝動!”冰上君喝喊。

許多人都認識冰上君,見冰上君也喊這人為林神醫,那些人立刻明白公孫大煌的確是把他們當炮灰使,麵前這人,就是林神醫。

不過古派傾巢而出,誓滅林神醫。

今日林神醫是必死無疑。

眾人哪敢跟古派作對?自然得站在古派這邊。

“怎麼?你不願照做嗎?”林陽側首看著冰上君問。

“這...”

冰上君不知該說什麼好。

林陽點頭:“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把公孫大煌捉過來,然後咱們再開一場直播吧!”

說完,林陽猛地扭頭,朝公孫大煌衝去。

“給我殺!”

公孫大煌低吼。

“拿下林神醫!”

“殺!”

四周人咆哮起來,紛紛撲向林陽。

人群宛如巨浪,勢不可擋,尤為壯闊。

冰上君臉色發緊,拳頭暗捏,但冇有去動。

他並非忘恩負義之人,他來這,就是為還林陽的恩情,可林陽執意要找死,他不會再去勸阻。

“林神醫,我來助你!”旁邊的首命低喝,要去動手。

冰上君立刻將她攔下。

“你找死嗎?你過去,能幫他殺十個人,百個人,你殺的了千個人萬個人?不怕被他們撕成碎片?”冰上君冷哼。

“這...”首命張了張嘴,不知該說什麼好。

“退便是了,我要是你,立刻通知陽華之人,速來支援,如果說有什麼不測,至少還能救林神醫走。”冰上君道。

首命聞聲,默默點頭:“冰上君大人說的是,是我魯莽了,我這就去通知陽華之人。”

“且慢。”

“冰上君大人還有什麼吩咐?”

“光靠陽華,決然不可能對付的了古派人,我觀古派將禁衛元老英傑全部搬來,這是必殺林神醫不可,古派勢大,陽華當下是風燭殘年,殘破不堪,怎可能是古派人的對手?照我看,你必須要讓各方勢力前來牽製古派,才能給林神醫創造出逃生的機會,否則...解不了當下困局!”

“這...冰上君大人,我如何能請四方勢力前來此處解圍?”首命眼露迷茫,一副無力模樣。

藥王村滅後,她隻是個小角色,哪有什麼能耐?

“你不是藥王村出來的人嗎?”

“是...林神醫為人正直,懸壺濟世,我十分欽佩,方纔跟著他,反觀藥王村,傷天害理,實在是天理不容。”

“藥王村造了多少孽且先不說,這一次,它至少能幫到你,或許說是幫林神醫!”

“怎麼幫?”

“你立刻叫陽華的人散佈訊息,就說藥王村內所有核心至寶,皆在林神醫手,殺了林神醫,便可獲得藥王村所有傳承!”

“這...有用嗎?”

“你以你藥王村人的身份釋出這個訊息,定然有用!他人不信林神醫,不信公孫大煌,但肯定會信你!”

“好!”

首命暗暗咬牙,立刻拿起電話,給熊戒天撥了個號碼。

冰上君將實現朝林陽這看來。

此時的林陽,已是被無數武者包圍。

但在先天罡軀的作用下,林陽就像戰神一樣,銅皮鐵骨,刀槍不入,如入無人之境!

雖然古派人多,四麵八方各種攻擊密集如雨,但打在林陽身上,卻是根本不起作用。

這些人的攻擊幾乎不能在林陽的皮膚表層留下半點印子...

林陽一路橫衝直撞,直接逼近了公孫大煌。。

“哼!真當我懼你?”

公孫大煌冷冽而喝,雖隻有一手,卻是凶狠的朝林陽砸殺過去。

林陽自然不會懼怕,反手對轟。

先天罡軀下,這種純粹的力量比拚,林陽是不可能吃虧。

但就在二人的胳膊要碰到一起時...

“幻影手!”

公孫大煌突然大喝,他那僅剩下的一隻手突然裂成千道,朝林陽身上覆蓋。

“嗯?”

林陽臉色瞬變,想要收招後撤。

但來不及了。

那無數隻手影竟是全部打在了林陽身上的穴位處,稍稍發力。

雖然林陽當下銅皮鐵骨,刀槍不入,然而...他防不住彆人點穴。

公孫大煌以一種奇妙的點穴手法覆蓋了林陽胸口與四肢的所有穴道。

他並非是要定住林陽,而是想強行解開林陽的先天罡軀,想破這不敗金身!

然而以落靈血凝化生成的先天罡軀,哪是這般輕易能破的?

林陽立刻一拳砸向公孫大煌胸口。

咚!

其胸凹陷下去,胸骨斷裂,嘴裡噴吐鮮血,人如沙袋飛出去,隨後重重摔在地上,接連翻滾了數圈,方纔停下。

“公孫先生!”

眾人驚呼,忙將其攙扶起來。

林陽乘勝追擊,想要順勢宰了公孫大煌,但人剛動,嘴裡卻也吐出一口鮮血,身軀輕顫,感覺先天罡軀的力量...似乎出現了鬆動。

什麼?

林陽心驚肉跳,抬起頭望著被扶起的公孫大煌,凝道:“你竟能破我的先天罡軀?”

“我古派傳承至今也有千年,這先天罡軀,又豈能破不了?”公孫大煌冷道。

“那蒼暗玄體呢?”林陽沉喝。

公孫大煌微微一怔,突然意識到什麼,急吼:“快撤!”

但...來不及了。

-反觀藥王村,傷天害理,實在是天理不容。”“藥王村造了多少孽且先不說,這一次,它至少能幫到你,或許說是幫林神醫!”“怎麼幫?”“你立刻叫陽華的人散佈訊息,就說藥王村內所有核心至寶,皆在林神醫手,殺了林神醫,便可獲得藥王村所有傳承!”“這...有用嗎?”“你以你藥王村人的身份釋出這個訊息,定然有用!他人不信林神醫,不信公孫大煌,但肯定會信你!”“好!”首命暗暗咬牙,立刻拿起電話,給熊戒天撥了個號碼。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