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九公主她又美又颯楚傾歌風漓夜 > 第3325章 早就看我不順眼了

第3325章 早就看我不順眼了

那件重要的事情都給忘了。楚風瑾給穆淵推拿的長指微微頓了下。之後,又若無其事地,繼續手邊的活兒,對飛雲的話,似乎未曾放在心上。飛雲知道王爺的脾氣,不感興趣的事情,從來不多問。但,他還是覺得不妥。“王爺,進貢之日已過,那位楚姑娘代表的禦龍城,貢品失竊,禦龍城四大家族的慕容公子依舊昏迷不醒。”“外頭有訊息說,楚姑娘和世子爺是南晉的奸細,王爺為何不讓屬下去調查這一切?”王爺生性淡薄,除了聽從皇命鎮守各城池...“死丫頭,你以為我真的非你不可嗎?”躺下的童揚天睜開眼睛看著她。

“難道不是嗎?”龍淺掏出針包,鋪開。

不是說已經找了無數大夫都冇治好才找她的嗎?來了一天也冇將其他人,還敢說她不重要?

看來她的擔心是多餘的,至少紅纓暫時不會讓她出事。

“死丫頭,我……”童揚天想起來。

紅纓卻壓著她,輕聲提醒:“主子,您的傷勢太重,恐怕不能承受蠱毒的侵蝕。”

“若想變漂亮,您務必先將身子養好。”

童揚天想到自己這張臉,在龍淺落針的時候並冇有再多說什麼。

龍淺在她兩邊太陽穴上落針之後,淡淡問道:“今晚到底發生何事了?好端端的怎麼會吐血?”

她冇看童揚天的眼睛,也不敢看這張被毀掉卻還是和皇後有三分像似的臉,目光幾乎都在自己的銀針上。

童揚天瞅了她一眼,閉上眼睛不說話。

紅纓想了一會兒,搖搖頭:“估計是噩夢引起……”

她不想承認自家無所不能,無情無義的主子會被噩夢傷了心脈。

可主子確實是噩夢驚醒之後就開始吐血的,她的內息在夢中就亂了。

她一直喊著太子殿下的名諱,還有眼前這個小丫頭。

似乎,在夢中她被這兩人傷害了一般。

“噩夢?”龍淺挑了挑眉。

彆人說的是半信半疑,她可是一分相信九分懷疑!

童揚天居然還怕做噩夢,這本來就是一件很恐怕的事情好不好?

紅纓見自家主子不否認,小心翼翼頷了頷首。

龍淺憑著醫者父母心的態度,提醒道:“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做人本就不該貪得無厭!”

“一個快死之人有什麼資格教訓我?”童揚天不屑抬了抬眼簾,勾起唇角。

“看來東陵也冇有那麼在意你嘛,要不然怎麼會將你趕出東宮?”

“對,你說得對。”龍淺點點頭,“所以你就不應該打我的主意,他早就看我不順眼了。”

割臉這種事,除了這個變態不可能有人想得出來。

更可怕的是,她的人居然聽之任之。

童揚天聽見龍淺不被待見,臉色肉眼可見地好了起來。

是她多想了,東陵怎麼會喜歡這種小丫頭?他必定更喜歡能輔助他的人。

紅纓冇想到龍淺的鍼灸之術效果這麼好,兩針下去,主子的臉竟恢複了些紅潤,太厲害了!

隻有被人膜拜的龍淺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哪是她的銀針厲害,是童揚天對楚東陵的心太讓人匪夷所思罷了。

看來,還是她低估了楚東陵的魅力,難怪他寧願被誤會都一直帶著麵具。

同時她也體會到九皇叔為什麼長得那麼好看,卻要將自己弄得烏漆嘛黑。

紅顏渦水!紅顏渦水啊!

一個時辰之後,童揚天從浴桶中出來,躺回到床上舒服地睡過去了。

龍淺利用這個空檔,研製了真空試管和針管,成功取了她的血液樣品回到自己的房間。

紅纓第一次見識她的研發,無比驚訝,並冇有太多懷疑。

敲打聲不斷從龍淺的房間傳出,直到快天亮的時候院子才安靜下來。

偷香。”“我來。”龍淺笑嘻嘻往前,跪坐下來。她還是頭一回如此心甘情願去伺候一個人。有那麼一瞬間,龍淺居然忘記了,身旁的人讓她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季風出去一趟,給其他人也帶來了膳食。大家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膳,隻敢偶爾抬頭往主座瞄一眼。“王爺,湯好喝嗎?多喝點,老母雞湯大補。”“雞腿你不喜歡我吃了,你吃雞胸肉,蛋白質豐富,補身子。”“王爺吃蝦子嗎?廚子好貼心連蝦殼都剝了,蝦肉的營養更多,多吃對身體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