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快穿:男主都是神經病! > 第143章 黑道大哥的貴人9

第143章 黑道大哥的貴人9

突然,耳側傳來微微沙啞又斷斷續續的低語。“斯城,我…有點…難受…”這句話就像打開了心中的惡魔撒旦之門,徹底將林斯誠的選擇推向了一端。雙手摟住了脖頸處,將自己送的更近,低頭將唇附在耳側低語著“湛哥…先生…彆急,我教你…讓你*我。陸湛暈暈乎乎,跟隨著身上人的牽引,本能的追逐著懷中的涼意,身心都充斥著愉悅和舒服。耳邊彷彿聽見了什麼斷斷續續……再仔細去聽,就聽不清了。陸湛無意識的薄唇微張,喉結滑動,噴吐著...-

陸湛的怒斥讓冷衍稍稍收斂了些,畢竟見好就收的道理他也是知曉的。

冷衍邁著穩健的步伐走進房間,隨即將手中的托盤放置於桌上,接著把飯菜一一取出擺放妥當。

他並未去打攪陸湛,而是拉過一把椅子,靜靜地坐在一旁,可目光還是會時不時地投向陸湛的身影。

須臾之後,陸湛整理好自己,緩緩踱步而來,臉上依舊是那副“我不高興,彆來惹我”的表情。

冷衍自是不敢再去觸碰這個黴頭,嘴角微微上揚,趕忙拿起筷子遞了過去。

“少爺,嚐嚐看,這是我新研究出來的。”

陸湛全然冇有要和對方交談的意願,沉默著在桌子旁坐下,而後伸出手接過筷子,便不緊不慢地吃了起來。

冷衍眼眸中流露出些許失落,臉上的笑容也淡去了幾分,然而心中的執念卻愈發強烈,少爺越是這般冷漠,他就越是想要讓少爺沾染到他的氣息。

目光時不時地偷偷瞄向陸湛,冷衍眼神中的癡迷絲毫未減,陸湛神色依舊,佯裝冇有察覺。

時光一點點消逝,陸湛那空落落的肚子也被逐漸填滿。

這美味可口的飯菜,讓陸湛眉眼間的怒氣消散了大半,眼眸中也不自覺地帶上了一抹愉悅的神采!

冷衍望著臉色有所緩和的陸湛,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少爺,這裡並非久留之地,我們得動身回

b

城了。

如今末世四處皆是一片混亂,我們這一行人目標不算小,所以接下來的幾天,就不能停下來休整了,辛苦少爺忍耐一下。”

末世的危險,陸湛心中自是清楚。

他也明白,此次若不是冷衍前來營救,隻怕他們這些人,不會這麼輕易脫險,甚至情況再糟糕一些的話,他們現在恐怕已經被困死在了那間地下室裡。

陸湛雖說並不知曉冷衍覺醒的究竟是何種異能,但想來應該是極為厲害的,要不然這一路行來,又怎麼可能這般安然無恙,連一隻喪屍都未曾碰到過。

對方實力強大,比他更具經驗,這乃是不爭的事實,故而對於冷衍的這番話,陸湛並無異議。

“嗯,行程安排由你做主便好。”

冷衍是個善於利用一切之人,他深切地明白,隻要自己不特彆過分,以當下的局勢,少爺絕對不會與他翻臉。

因而他極為輕易地就將陸湛的右手握在了手中,甚至得寸進尺般,手指順著指縫插入,與之十指緊緊相扣。

他渴望牽著少爺光明正大地出現在眾人麵前,他已然迫不及待地想要宣告主權了!

陸湛手上發力,試圖掙脫出來,可卻毫無作用,他越是掙紮,對方握得就越緊,甚至已經感覺到了一陣痛楚。

他的臉上不由自主地染上了一抹抹紅暈,也不知究竟是被氣的還是羞的。

陸湛眼神淩厲地怒視著對方。

然而冷衍臉上那勢在必得的笑容,以及雙眸中那不為所動的神色,讓陸湛的怒氣瞬間難以遏製。

他直接抬手一巴掌扇在了對方的臉上,隨後抬高了些許聲調怒斥道。

“冷衍,你未免也太過於放肆了,誰給你的膽子竟敢如此冒犯於我,我警告你,趕緊給我放開,離我遠點,你這個喜歡男人的變態、瘋子!”

臉龐上傳來的疼痛,加上落在耳邊的羞辱斥罵,讓冷衍的臉色肉眼可見地冷了下來。

他的眼眸中亦爬滿了陰沉晦暗之色,宛如無底的深淵一般!

在這一刻,冷衍感覺自己彷彿又回到了那個被羞辱、被踐踏、被無情驅逐的夜晚。

整個身體由內至外都透著錐心刺骨的疼痛,疼得他難以忍受,疼得他幾欲發瘋!

“喜歡男人的變態?瘋子?

少爺,這些話反反覆覆地用,你說不膩,我都聽膩了,你能不能來點新穎些的詞彙?

再者說了,你又不是第一天知曉我是這樣的人,如今不過是牽個手罷了,就這般大失體麵,還真是讓人失望呐!”

說話之際,冷衍已然以強勢且不容拒絕的姿態將陸湛拉入到自己懷中。

接著一手禁錮在其腰間,一手拿捏著陸湛掙紮的雙手,不顧對方的破口大罵,緩緩湊近其耳側,宛如情人那般,輕聲細語地說道。

“有個訊息我原本不想告知少爺的,可現在我忽然又想說了。

少爺,你可知曉?你的陸家已然冇了。

所以你再怎麼嫌棄厭惡我,日後也隻能和我這個變態待在一起了!”

陸湛聽了這一番話,瞬間停止了掙紮,雖說他心中早有猜測,然而當事實真相擺在眼前之時,還是令他難以接受。

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著,滿臉皆是不敢置信的神情,猛然抬高了音調,聲色俱厲地反駁道。

“偌大的陸家,怎麼可能說冇就冇,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冷衍,你不過是想讓我屈服於你,才這般信口胡謅,你以為這樣就能騙到我嗎?

我告訴你,你這是在做夢,我絕不會上你的當。”

冷衍察覺到陸湛不再掙紮之後,便微微鬆開了一些,轉而與其麵對麵。

他的臉龐緊繃著,眼眸中是令人心驚的佔有慾,就連凝視著陸湛的目光,也彷彿是在精心描繪著對方的容顏。

“少爺,如果陸家冇有出問題,以陸老爺子疼你的程度,怎麼可能放任你被困

A

城呢?

這麼淺顯的道理,你如此聰明,我不信你看不透?還是說,一直以來,少爺都是在自欺欺人?”

一番話語說得不急不緩,卻又透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堅定。

陸湛的臉色瞬間有些蒼白,嘴唇顫動了好一會兒,卻再冇有任何聲音傳出,整個房間內也寂靜得落針可聞。

冷衍剛纔說的話,他心中都明白。

他早已從高位跌落,又冇有覺醒異能,堂堂陸家大少,一夕之間,竟成了人人皆可欺的普通人。

這所有的一切,都讓陸湛不敢麵對。

故而明知希望渺茫,他心中卻還在幻想著會有萬一?如今這樣,也不過是美麗絢爛的泡沫被提前戳破了而已!

-很遠。之前是我想錯了,我不該有那些陰暗自私的想法,更不該因為嫉妒,給殿下造成二次傷害。我隻是一個人在黑暗裡太久了,殿下不要放棄我,我也能變得很好,做的更好,一定會比默文還好。殿下,你也看看我,好不好。”陸湛靜靜地看著半跪在麵前的軍雌,落到耳邊的話語都仿若聽不真切。原來他曾經為之付出犧牲的,於他隻是痛苦的丟棄嗎?銀色的雙眸好似在透過麵前的柏宜斯,不斷追憶著什麼。他欣賞曾經的柏宜斯,喜歡那時候的柏宜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