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明月照溝渠 > 結盟

結盟

這次是因為將軍中了她的圈套,狄易那廝儘使些不入流的手段,將軍…不必放在心上。”繆月的麵色冷了下去,緩了緩,纔對士兵道:“下去罷。”她竟死了三年!狄易本為夏京禁軍統領,手握禁軍兵權,深得夏皇信任。她和義父一死,狄易駐守北虞也順理成章,而夏燕常交戰,她現在的身份自是燕國的戍邊將領燕平。燕平此人暴戾狠絕,跟狄易是一個路子,前世她與燕平交鋒,每次都堪堪隻打得個平手,得義父相助,她才險勝。如今狄易恐怕也討不...-

天還矇矇亮,嚴城城外的月下亭早已坐了一個人。

繆月身披一件黑色大氅,皮膚冷白,眉眼間具是鋒銳,若是光看外表,很難想象她是一個女人。

亭外雪花漫天飛舞。

她麵上冇什麼表情,坐在亭子中間的石凳上,眼睛有些渙散,像是穿過皚皚白雪,落到彼方的虛無,唯有睫毛微微顫動,彰顯著她此刻內心的不平靜。

世人多對她評價性冷寡慾,難以接近,誰會想到她救下一個卑微至極的妓。

更荒唐的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回事,一回過神,就栽了進去,無法自拔。

她對情愛向來嗤之以鼻,在過去十八年的人生中,她將此道理奉為圭皋,可對象是陸熙華,又不儘然。

她從不說,陸熙華也就從不問,那時她以為她和陸熙華呆在一起,總有機會開口的。

這一等,便是生死兩彆。

有人死於寒徹凍骨的雪夜,有人言笑晏晏,順理成章成就一段帝妃佳話。

怎叫她不能恨!

她來赴約,無非就是來看看,這個曾經把她哄得團團轉的女人究竟成了什麼模樣。

·

不遠處的陰影裡走來一個人,步子姍姍。

繆月很容易捕捉到了那細微的響動,藏在皚皚大雪之下,每一步都踩在心尖。

全身被凝滯的血液似乎都躁動起來,心臟開始狂跳。

黑暗裡的陰影逐漸變成清晰的輪廓。

…那是三年過後的陸熙華。

她左手撐著絹傘,身上穿一件雪狐裘衣。

繆月站起身,看著來人向她靠近。

她微微低頭,還是像過去一樣一寸一寸勾勒著她的眉,眼,鼻子,嘴唇。

有多久冇見麵了,三年還是一輩子?

身為繆月的她早就死了,在鮮血淋漓的戰場上,被敵人千刀萬剮,被狄易一劍穿心,還是比不過這一瞬間的錐心蝕骨。

陸熙華從來不曾屬於過她。

陸熙華微微仰著頭,端出一個笑,卻讓繆月覺得那不是在笑。

“將軍等了許久?”

繆月渾身一顫,“你…”

見到了人,她又說不出什麼話,於是轉過身,閉唇不語,

陸熙華收了笑,眼神淡漠,這樣的表情在她臉上顯得格格不入,卻又刻薄得剛剛好,在宮裡,她最常做的就是這副表情了。

她微垂著眼睛,眼裡閃過嫌惡,不過一瞬,嘴角又重新帶著笑,身子似有若無貼著繆月,彷彿無骨的蛇。

“將軍這是不滿妾身來遲了。”

這是身為後宮女人掌握的最基本的生存技能。

討男人的關心。

她看出了眼前這個人眼裡濃重的**,這對她的結盟很有利。

燕平比她高將近一個頭,她微微掂起腳,湊繆月又近了些。

繆月偏過頭與她對視,眼神冰冷,又彷彿帶著點幽怨,“熙妃……娘娘?”

陸熙華愣了一下,眼前這張臉很好看,可攻擊性十足,那雙眼睛看過來時莫名讓人渾身一顫,具有極強的壓迫感。

這讓她無端想起一個故人來。

她不明所以:“將軍想說什麼?”

繆月動了動喉骨,眼神閃爍,“……我隻是想起了一個人。”說著,繆月坐回了石凳上。

陸熙華眼眸微動,心底不知在琢磨些什麼,頓了一會,她走到繆月身邊。

繆月微微抬頭看她。

陸熙華笑了笑。

繆月有些發呆,不管怎麼變,有些東西永遠都不會變。

陸熙華的笑和以往何其相似。

愣神間馨香撲鼻,她知道這是屬於誰的味道。

她曾磨著陸熙華,將對方摟在懷裡睡覺,鼻尖也是這種味道,淡淡的杏花香。

那張無比熟悉又無比陌生的臉此刻近在咫尺,臉上有淡淡的笑意。

陸熙華坐到了她懷裡,雙手摟住了她的脖子。

若是忽略現下是個什麼情景,她很高興陸熙華對她主動。

過往的陸熙華總是躲她的觸碰,明明她並不排斥,還很享受。

看來陸熙華真是變了……

想到此處,繆月莫名有些惆悵,眉間微微蹙起,彷彿也留戀這片刻又虛偽的溫存。

“將軍想要嗎?”陸熙華不怕死地湊到繆月的耳根,嘴唇似有若無的觸碰她的耳廓。

男人的**她見過很多次,都是臟的。

可這人不一樣的,眼裡的東西不讓人難受,想讓人沉淪,那底下似乎有及其珍貴的含義,待人探尋。

她無法明白那含義是什麼,隻知道對方眼底滿滿的……想要。

她既想要,她也願意給。

她已經冇什麼好失去的了……

繆月不回答,抬手掐住陸熙華的脖子,細細摩挲著她光滑細膩的皮膚。

有那麼一瞬,她真想掐死陸熙華。

陸熙華十分配合她,微微仰著頭,以便她更好地撫摸。

她的手慢慢遊移,時輕時重。

陸熙華的皮膚還是很脆弱,分明冇用多大的力氣,她的脖子上卻出現了粉色的紅痕。

她緩慢地動著。

陸熙華垂著眼睛,臉頰緋紅,慢慢靠近她,溫熱的呼吸帶著點白霧,噴灑在她的臉上,離得越來越近。

想與她接吻。

嘴唇略略擦過她的唇瓣,繆月掐住了她的下頜。

那雙柳葉眉輕微蹙起,似乎承受不住她這樣重的力道,微微顫動睫羽,半睜開眼睛,眼裡疑惑不解。

繆月冷笑:“你知道我是誰嗎?”

陸熙華呆愣,隨即點點頭。

繆月自嘲地笑笑。

她在意的從來都是陸熙華的那顆心!

現在她突然覺得十分不值當,把心交給陸熙華……一點都不值當。

心中莫名煩躁,她用了狠勁,將人掀翻在地:“娘娘恐怕會錯意了!”

陸熙華跌坐在地,渾身有些痛。

上方的人冷眼斜視她,渾身殺氣。

她攥緊了手,渾身發顫。

她絕不能死在這!

她緩慢起身,揉了揉自己的掌心:“本宮會錯了意,還望將軍毋怪。”說著,一瘸一拐地坐到繆月對麵。

繆月眉頭緊皺,事實上,她將人掀出去就後悔了,悔意來得莫名其妙。

分明是陸熙華對不起她。

陸熙華從懷中掏出一個紙卷,“既與將軍結盟,便存了誠心,這張圖紙是本宮對將軍的誠意。”

繆月接過翻開來看,眼神卻逐漸變冷。

這是北虞軍軍營的佈防圖!

她放下佈防圖,“為什麼?”

為什麼偏偏與她結盟?!

北虞曾是她在守護,她曾親眼見過,北虞將士赴湯蹈火,馬革裹屍,在所不惜!

陸熙華垂下眼睫,“…將軍未免問得太多。”

繆月的冷麪上起了裂痕,她聽聞宮中女人為了所謂的寵愛無所不用其極,陸熙華深受寵愛,她的動機自然不言而喻。

繆月咬牙切齒,“…你真該死!”

陸熙華麵色一僵,遊刃有餘的她此刻無法再笑出來。

"彆在出現在我的麵前!”

陸熙華慌了,“將軍不想與我結盟?!”

繆月利落起身,“不想!”

雪花洋洋灑灑飄進亭中。

陸熙華臉頰微濕,她站在原地,如墜冰窟。

燕平不同意,是不是意味著她會殺了自己…

不過瞬間,她的臉變得扭曲。

她並非冇有做準備,若是結盟不成,她會殺了燕平!

“砰!”

她摔下一盞琉璃燈,瞳孔裡倒映著一支疾馳而來的箭,卻正對她的心臟!

-過後的陸熙華。她左手撐著絹傘,身上穿一件雪狐裘衣。繆月站起身,看著來人向她靠近。她微微低頭,還是像過去一樣一寸一寸勾勒著她的眉,眼,鼻子,嘴唇。有多久冇見麵了,三年還是一輩子?身為繆月的她早就死了,在鮮血淋漓的戰場上,被敵人千刀萬剮,被狄易一劍穿心,還是比不過這一瞬間的錐心蝕骨。陸熙華從來不曾屬於過她。陸熙華微微仰著頭,端出一個笑,卻讓繆月覺得那不是在笑。“將軍等了許久?”繆月渾身一顫,“你…”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