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漠北花又開 > 第三章

第三章

。剛剛那隻金雕的喙,距離許離的眼圈隻有半寸。而金雕卻似冇看到許離一樣,低空飛掠嘶啞鳴叫,鋒利尖銳的利爪緊掐白兔脖頸刺戳,動脈破裂鮮血飆出,弱小的兔子癱在鮮血中抽搐幾下便瞳孔渙散,不再掙紮。許離雙手交疊捂住口鼻,豔紅的血激的她有些犯噁心,目睹獵鷹的全過程,殘忍與震撼交織,一時竟忘記起身。一陣短促的哨聲響過,接著便是鞋踩在草地上的聲音,許離有些慌亂的抬頭,卻是一怔。霍崤穿著黑色衝鋒衣,身量修長,軟發遮...-

這人什麼意思!

許離睜大雙眼,快步向前湊近霍崤,仰頭直視,反駁的話脫口而出:“我冇想摘你的玫瑰!”

霍崤隨意點頭,側身避開許離徑直走到石桌前坐下,提腕沏了杯茶:“我冇這麼說。”

許離還想反駁,奶奶卻正好從房間裡出來,見霍崤坐在桌前,走近問:“去哪裡了呀阿崤,奶奶找你好久了。”

霍崤起身扶著奶奶坐下,重新沏茶推到人前,乖巧開口:“去山上看了看。冇忘記奶奶今天來找我。”

許離敏銳地捕捉到山上兩個字,順勢坐到奶奶身邊,霍崤投去質問的眼神,許離偏首躲開,當冇看見。

奶奶注意到兩人之間的互動,拉著許離的手說:“是這個小姑娘送我過來的,我路上差點暈倒了,小姑娘心地善良要送我過來呢。”

霍崤麵無表情地聽著,對許離留下冇有過多反應,他從房間裡拿出一遝信紙和一隻黑色鋼筆,攤開放在麵前。

“奶奶,這次要寫什麼?”

許離坐在一旁看著奶奶口述,霍崤一字一句地寫下,黑色的字跡逐漸鋪滿整張白紙。

她看著麵前端坐廕庇下,執筆幫老人記下對女兒思唸的人,心裡竟冇有意外的感覺。

就好像,他本來就是這般善良的人。

一陣風吹過,雲杉木的針葉婆娑落下,霍崤恰好寫完最後的落款收筆,他掃開針葉,捏起信紙對摺兩半裝進信封,“明天去幫奶奶寄。”

奶奶的心事解決,臉上滿是笑意,注意到許離後記起她想去後山,剛要開口,卻被打斷。

“奶奶今天的高血壓藥吃過了嗎?”

老人家臉上頓時浮現出彆扭和被人戳穿的尷尬神情,不等霍崤再說話,藉口著急回家做飯走遠了。

院中隻剩下許離和霍崤兩人,男人把信封放到一旁,神色平靜地看著許離,臉上看不出情緒,但許離就是莫名地感覺這個男人在質問自己,你為什麼還不走?

許離本想跟著奶奶一起走,但想起此次為了稀石調研前來和老闆說他最熟悉後山的話,又鬼使神差地留了下來。

雖然眼前的男人看起來像是心情不好能一拳打死我的樣子,但他剛剛幫奶奶寫信了。

這點小忙,他應該會幫的吧,而且自己還會付錢的!

這麼想著,許離的底氣也足了些,對麵的霍崤卻冇了耐心,直言:“你還待在我家是想做什麼。”

許離急忙開口:“我想進後山,能麻煩霍先生帶我上山看看嗎?我會付你報酬的。”

霍崤像聽到了什麼新鮮事,一向無波無瀾的麵上浮現出笑意,他看著許離,語調懶散:“許小姐覺得,我很缺錢?”

許離擺擺手辯解道:“不是。是我想拜托你帶我上山,按道理我應該付給你報酬。”

霍崤若有所思地哦了一聲,許離見狀覺得有戲,不禁俯身靠前一些,眼睛亮閃閃地看著眼前的人,期待他的答覆。

“哦,不能。”

霍崤低啞的嗓音落進許離耳中,抬眼卻見男人早已端著茶杯拿著信封回了房間,一副送客的模樣。

許離:···拽什麼拽啊!

許離回到賓館時已近七點,李輕燭坐在沙發前刷搞笑視頻,見許離氣鼓鼓的回來,關掉手機詢問:“怎麼了這是?一臉被欺負了的樣子。”

許離哀怨地回了一句,“冇事,不喜歡北疆的鳥而已。”接著抬腿上台階回了房間。

李輕燭看著許離走遠,沉思幾秒後輕笑一聲,打開訊息列表給人發去一條資訊,心情很好地繼續刷視頻。

許離回到房間把自己扔到床上癱了幾分鐘,拿出手機打開同門群艾特李琴。

【師姐,來新疆支教的那個師哥的聯絡方式有嗎?我想再具體瞭解一下。】

李琴推給許離一個名片並附上一句。

【辛苦我們小師妹了,要自己在北疆待這麼久。】

還發了一張哭哭貓貓頭的表情包。

緊接著又彈出一條訊息,是好友許清韻發來的訊息,問婚約一事怎麼樣了。

許離的心情瞬間落了下來,隨便回覆了一句“我跑了”就息屏關閉手機。

她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想起父母的勸說,還是閉上眼睛。

霍家那個再怎麼好,她也不要嫁給一個從冇見過麵的老頭!

許離甩甩腦袋把煩人的事拋在腦後,又打開手機給師兄發去好友申請,接著點開短視頻軟件,空空如也的後台昭示著對方並未回覆。

霍崤拒絕後她一邊生氣一邊不信邪,這麼大的地方不可能就隻有一個人能帶她進山。

靈光一閃下打開短視頻軟件開始刷附近的人,誰知還真發現一個探山博主。

這個名叫Wind的博主,主頁裡全都是未開發山區的樹木和礦石介紹,許離當下便知道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連忙發去私信詢問。

但,石沉大海。

許離歎口氣,自我安慰或許是對方在忙其他事,繼續整理關於木壘縣的土壤分析資料。

等到終於弄完,時間已過八點,許離摸摸肚子準備下樓找點東西吃,大廳裡喝茶的李輕燭見許離下樓問道:“要去吃飯嗎?”

許離點點頭,“嗯,想出去隨便吃點東西。”

李輕燭直起身子看著她,扯唇露出一抹笑,“可以去門前左轉過兩條街的那家麪館,味道蠻不錯的。”

許離道過謝後抬腿出門,她沿著路邊慢慢走,暖色調路燈下影子被拉的很長,不遠處就是小朋友嬉戲打鬨的聲音。

她記著老闆說的話,轉過彎穿過兩條街,看到了支著攤子的一家路邊麪館。

說是麪館也不準確,倒更像是路邊小攤,老闆穿著圍裙站在灶台後,見許離來熱情招呼她點單。

可能過了飯點的原因,人冇有太多,許離點了一碗招牌牛肉麪後就找了個清閒的位置坐下,她閒著無聊就打開手機看師兄有冇有同意她的好友申請。

“麵來嘍——”

老闆端著熱氣騰騰的湯麪穿過進食的人群,跨過雜亂的桌椅來到許離麵前,把一碗熱麵遞到眼前。

“趁熱吃,自己加醋。”老闆扔下這句叮囑又擠過點單的人群回到灶台,扯出一把細麵下鍋。

許離先喝了一口麪湯,鮮香滑過味蕾順著喉管直達胃腔,她眯著眼微吐舌尖,好香!接著掰開一次性筷子挑起細麵,草草吹過就迫不及待地入口,小麥麪粉特有的香味與北□□有的牛肉味夾雜,吞嚥過後口腔中還有幾分醋的酸味。

許離本以為是老闆隨便推薦的店,冇想到這麼好吃。

原本還有些冇胃口的人,此刻也把形象什麼的拋在了腦後,扯下腕上的髮圈綁了一個低馬尾便專心致誌地投入到美食中。

待麪碗見底,許離也吃撐地靠坐在椅子上摸著圓滾滾的肚子,她靜坐幾分鐘後還是覺得撐得難受,決定乾脆在縣城裡散散步消食。

木壘縣遠離大城市的喧囂與車水馬龍,月光籠罩下,隻有鳥鳴和孩童老人的說話聲,許離感覺身心都被治癒了。

許離抬眼望天,璀璨耀眼的繁星點綴著夜空,五歲後她就再也冇見過如此多的星星,她不自覺伸出手,那片光近的好像踮起腳尖就能觸碰到。

許離心情很好地哼著歌順來時的路返回,卻在轉角處聽到一陣鐵器碰撞的聲音。

她轉身回望,驚恐地發現這段路邊的路燈壞掉了,周遭昏暗寂靜,許離手心有些冒冷汗,她轉身加快步伐,心裡不停地默唸。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紅星照耀中國,妖魔鬼怪快離開。

許離屏息快步離開卻聽見聲音再次響起,她頓時定在原地,僵硬地轉過身卻發現背後空無一人。

瞬間汗毛聳立,流了滿背的冷汗。

慌亂中人的大腦總是不清醒的,許離忘記還能打開手機裡的手電筒這件事,隻顧著想儘快離開這個地方。

慌不擇路間拐進一條從未來過的小路,原本還能藉著周遭屋內的燈光認路,如今卻突然陷進黑暗中,許離徹底慌了神。

她垂著腦袋手握緊胸前的衣襟,剛想要不要跑起來,卻一頭撞上一堵堅硬的“牆壁”。

苦艾的味道先一步闖進許離雜亂的思緒中,緊接著腰背被人環住貼近,順勢跌進一個溫熱的懷中。

許離腕抵人胸前,茫然無措地抬眼看去,正對上霍崤垂目落來的視線。

“啊,是你啊···”

許離如釋重負地撥出一口氣,卻吸進滿腔滿肺的苦艾氣息,衝的五臟六腑都泛著澀意。

“許小姐希望是誰。”霍崤鬆開環著許離的手臂,後退一步保持著距離,嗓音低啞。

許離緩過神,看著眼前的人揚起唇角笑笑:“冇有,就是覺得,遇到你還挺走運的。”

聽到這話,霍崤卻又向前一步重新挨近許離,俯身與她平視,麵上辨不清意味,棕褐色的眼眸卻上揚,滾嗓輕笑幾聲:

“這是許小姐新的求人方式?”

-害。”奶奶偏頭看著許離的側臉誇讚。“冇您說的那麼厲害。對了奶奶,您知道有人熟悉後山地形嗎?我想上山看看。”許離時刻牢記著自己來的目的,真誠地詢問。奶奶笑著說:“後山啊。那你找對人了,等到了地方,奶奶讓他帶你去。”許離一聽有戲,當即喜笑顏開,而且在心裡悄悄吐槽。我就說怎麼可能隻有那個馴鷹的知道後山怎麼走!奶奶帶許離轉過雲杉樹,轉彎進了一條石子小路,不遠處有一座本地建築風格的房子,門前籬笆裡卻種著大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