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默默無聞——雨默短篇集 > 酒館

酒館

我喜歡聽那些老常客們互相抱怨生活的碎語,喜歡聽裝模作樣的孩子們在不知不覺間吐露的幼稚,喜歡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們互相吹著牛再看他們窘迫賒賬的樣子,也喜歡聽那老瘋子醉的分不清東南西北時用烏鴉嗓音訴說不知幾十年前的瑣事,愛看姑娘們笑嘻嘻的推開老木門興沖沖的挑選酒品的樣子以及她們聊的八卦,那是我的最愛。其實還是有違和感的吧,在那漆黑的暗巷旁竟會是被溫馨日光所眷顧的美好,即使這種美好總是僅限日落之前,日升之後...-

你可知我的悲鳴無聲。

“你要來一杯?”

“我不知道。”

距離和阿銀親密無間相伴的日子已經過去許久,但我依舊能回憶起我們最後一次對話的情景,即使是和她相識已久的我,也倒頭一次見到見到她沮喪的樣子,不意外但也不足以稱得上意料之中。

我記得那天已經非常晚了,孩童們玩耍的聲音消失了啊,從那些屋舍中傳出的吵罵聲也消停了,連街上覓食的貓兒也消失在漆黑層樓之間,除了這條人們所熟知的暗巷。

暗巷,流浪漢的寄居之地,竊賊們的貿易之往,心懷不善者的極樂之地,衣冠禽獸者的放肆之界。

當然,我並非是做那些不法之事的人,也並非是那禽獸之流。我來到暗巷的目的非常簡單,他們的“貨物”價廉物美

而且保證貨真價實。就連陽光之下那難以探聽的訊息,在這裡也緊緊隻算得上閒暇之語。

除了替雨妄歸辦事我很少會往暗巷深處走,暗巷的深處黑洞洞的,藏匿著更有價值的訊息與物品,但我隻是個無名之輩自然是不想惹上什麼麻煩的。

通常當妄歸那傢夥冇什麼事讓我去辦而我又正好心情不錯的時候,我會去暗巷街口旁那家不起眼的小酒館坐上一天,不用去想如蛛網一樣的人際關係,也不用去想如何絞儘腦汁的套話,更不用冒著被趕出局的風險去為自己掙點小利益。

推開這老舊木門,踏入這肮臟地板的原因簡單的令人意外,這裡有太多的懸疑令我好奇。

不是豪門爭權奪利互相暗算的老套故事,也不是幫派之間矛盾日益尖銳而引發事故的俗套情節,如果隻是來這特殊的地方聽被歪曲編改的東西,倒還不如拿本上個世紀的少女漫畫來看,起碼這會比那歪曲到低俗的東西好看多也純淨多了。

我喜歡這裡的東西很簡單,我喜歡聽那些老常客們互相抱怨生活的碎語,喜歡聽裝模作樣的孩子們在不知不覺間吐露的幼稚,喜歡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們互相吹著牛再看他們窘迫賒賬的樣子,也喜歡聽那老瘋子醉的分不清東南西北時用烏鴉嗓音訴說不知幾十年前的瑣事,愛看姑娘們笑嘻嘻的推開老木門興沖沖的挑選酒品的樣子以及她們聊的八卦,那是我的最愛。

其實還是有違和感的吧,在那漆黑的暗巷旁竟會是被溫馨日光所眷顧的美好,即使這種美好總是僅限日落之前,日升之後。這不就跟那句話的性質一樣了嘛,在白天跟我擦肩而過的年輕人竟是殺人犯。我不禁笑出了聲,但我身處的嘈雜聲也很好包容了我這無禮的行為。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日光先生真是不禮貌,它不客氣的與我共享餐桌卻並未問我的意願。大概是因為誰都喜歡它吧,因此它便理所應當的認為這一切都是應該的。真是個無力的傢夥呢,身為異類的我如此想到。一般來講我是不會在下午點甜品與冰飲,我更喜歡把它們同中午飯一齊解決掉,但有幾個人能不點東西且麵不改色的占據一個位置直到酒館結束營業,反正我是做不到的。

所以每當我決定來小酒館的之前就會特意忍住要一份甜品的衝動,直到把它安置到酒館的餐桌上才讓我心情舒暢。

“老闆,黑森林,賒在雨妄歸賬上”

-很少會往暗巷深處走,暗巷的深處黑洞洞的,藏匿著更有價值的訊息與物品,但我隻是個無名之輩自然是不想惹上什麼麻煩的。通常當妄歸那傢夥冇什麼事讓我去辦而我又正好心情不錯的時候,我會去暗巷街口旁那家不起眼的小酒館坐上一天,不用去想如蛛網一樣的人際關係,也不用去想如何絞儘腦汁的套話,更不用冒著被趕出局的風險去為自己掙點小利益。推開這老舊木門,踏入這肮臟地板的原因簡單的令人意外,這裡有太多的懸疑令我好奇。不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