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默默無聞——雨默短篇集 > 酒館(非劇情時間線)

酒館(非劇情時間線)

消停了,連街上覓食的貓兒也消失在漆黑層樓之間,除了這條人們所熟知的暗巷。暗巷,流浪漢的寄居之地,竊賊們的貿易之往,心懷不善者的極樂之地,衣冠禽獸者的放肆之界。當然,我並非是做那些不法之事的人,也並非是那禽獸之流。我來到暗巷的目的非常簡單,他們的“貨物”價廉物美而且保證貨真價實。就連陽光之下那難以探聽的訊息,在這裡也緊緊隻算得上閒暇之語。除了替雨妄歸辦事我很少會往暗巷深處走,暗巷的深處黑洞洞的,藏匿...-

也不知說是老闆的營業慘淡還是這地方被正常人所避諱著,酒館從日初之時打開招牌燈至群星降臨微弱橘黃燈斷斷續續的閃爍,恐怕這一天都冇幾個子兒進老闆的口袋。

但通常在假期時候人會多一點,也會嘈雜一點。

不曾見老闆為此苦惱,他永遠無聲佇立在那還算乾淨的酒台裡,為那難得光臨此店的顧客們調酒,或者去那小門裡炸些薯條。

吵架爭鬥在此店從冇發生過,這兒安寧的不像話,要知道出酒館門左拐數行幾步就是暗巷。

也可能是老闆頗有壓迫感的氣勢和麪貌吧,我無聊的掃視老闆僅存於冇被服裝包裹的皮膚上的疤痕。他的靠右的唇角有一道還算明顯的疤痕,額頭靠左有顏色淺淡的縫痕,脖子有類似犬類留下的抓痕,左小臂的襯衫下時不時露出的針眼暗示他要麼是個癮君子要麼是個被一些疾病折磨的可憐鬼,膚色是自然曬黑的深棕色,但之前肯定也不算白。

眼神呆滯無生氣,但在有些酒鬼罕見發瘋時會在一旁用像個等待獵物掙紮逃跑的獵豹那不算好事的興奮眼神打量對方。據我幾次不告予測試對象的測驗下可確定他右眼是瞎的,怪不得有時候隻有一隻眼有點微光。

我抿著熱可可牛奶,把視線轉向落地窗外的世界。雜亂堆放的垃圾,淡黃混綠的不明液體占領街角,老舊的牆皮無不顯示這兒被正常的人們遺棄在舊世界,而舊牆皮孩子氣似的從水泥胚表麵脫落,妄想砸死一個拋棄他們的人,不過倒是有不少可憐的,跟舊牆皮一塊被人遺忘的人們被“同伴”含冤而死。而就會有一個本就破敗的家庭變得如高山中間的落石,上不去,滾的慘。

再次抿下有些涼的可可牛奶,現在是十一點半,離暗巷打開地獄還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而酒吧則是在二十分鐘後打烊。在那段空白時間中我無處可去,要是銀在的話就好了,我們可以一起去城鎮外的高山坡那看群星吟誦低聲交談的樣子,聽鳥獸歌唱自古老的以前就存在的無名詩句,觸摸身下僅憑手掌就能感受到生命力的鮮草。

那也是妄想,我失落的低下頭,銀現在去哪我都不知道。

時鐘滴滴答答的轉動,酒館中玻璃杯時不時磕碰的清脆聲,酒鬼癱倒在吧檯上傳出的悶哼聲,老闆清洗杯具的流水聲。

我喝下最後一口可可牛奶,即使它涼的透心,但沒關係白蘭地會填滿今晚本該有的熱情。

“老闆,白蘭地一杯,賒雨妄歸賬上”

時針指向十一點五十九分,而一杯三不滿四十毫升的白蘭地隻需一口悶。

-派之間矛盾日益尖銳而引發事故的俗套情節,如果隻是來這特殊的地方聽被歪曲編改的東西,倒還不如拿本上個世紀的少女漫畫來看,起碼這會比那歪曲到低俗的東西好看多也純淨多了。我喜歡這裡的東西很簡單,我喜歡聽那些老常客們互相抱怨生活的碎語,喜歡聽裝模作樣的孩子們在不知不覺間吐露的幼稚,喜歡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們互相吹著牛再看他們窘迫賒賬的樣子,也喜歡聽那老瘋子醉的分不清東南西北時用烏鴉嗓音訴說不知幾十年前的瑣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