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親愛的我來啦! > 第 2 章

第 2 章

怎麼喝酒,所以也不知道自己酒量怎麼樣。昨晚喝的那瓶酒酒味不濃,他就冇注意多喝了兩杯,或許就是這兩杯酒,讓他直接喝醉了,導致後麵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顏夜坐在床邊,神色凝重想著這件事要怎麼處理。就在這時,他聽到身後有翻身的動靜,回頭看去,剛好和景峙對視上。“你……”顏夜想問景峙他還記不記得昨晚發生了什麼,但是看到他胸前的紅痕,他一頓,把原本想說的話壓了回去,重新問了一句。“你還好嗎?”顏夜問。景峙剛...-

“來左邊的帥哥稍微往左靠靠啊,不要太貼著你家男朋友了!”

“右邊的帥哥稍微笑笑,放輕鬆……”

“好……辦好了,祝福兩位新人!”

隨著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善意的掌聲響起,顏夜和景峙的結婚證也辦好了。

接過鮮紅色的小本子,顏夜看著上麵燙金的字體,心中有一瞬間的迷茫和慌亂。

但是很快他就把這種情緒壓了下來,臉上重新掛起過去對外人時的淡淡笑意。

“麻煩各位了,吃點糖吧。”

顏夜參考著自己找來的資訊和經驗,把提前準備好的喜糖分發給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本來給兩個大帥哥辦結婚證就挺高興,現在又收到了喜糖,臉上的笑容就更真摯了。

“不麻煩不麻煩,本職工作,而且給兩位大帥哥辦結婚證,我們都樂意的很!”

“不過我看您有點眼熟,您和那個演員顏夜長得好像啊,名字也一樣。”

婚姻登記處的工作人員年紀都在四五十歲,平時雖然不關注娛樂圈,但是電視電影還是會看,所以他們還是能認出顏夜的。

顏夜冇有否認,隨後又拿了幾盒喜糖送過去,“麻煩了,今天的事情先不要說出去。”

工作人員見顏夜冇有否認,當即高興地表示,“好的好的,我們嘴很嚴的,絕對不會說的。”

顏夜禮貌地衝著她們點點頭,然後離開了房間。

從婚姻登記處出來後,顏夜準備去開車。

他轉身看向景峙,溫和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把車開過來。”

說完話都顏夜本應該直接轉身離開,但是這時他卻注意到景峙似乎冇有剛纔那麼開心。

沉默了片刻,顏夜詢問道:“你臉色不好,身體不舒服嗎?”

被詢問的景峙抬頭看了眼顏夜,漂亮的臉上露出一絲懊惱,“我真是粗心,帶喜糖這種事情我居然都冇有想到,要不是哥哥你想到了,今天我們的登記就比彆人差一步了。”

聽到景峙低聲叫著“哥哥”,顏夜覺得有些不習慣,“沒關係,這種事情我來做就夠了,你不用操心。”

景峙看著戴著口罩隻露出一雙眼睛都顏夜本想反駁,但是看著他眼睛裡的平和,他把要說的話又壓了回去,轉而撒嬌似說道:“那以後哥哥會照顧我嗎?”

顏夜點點頭,“當然,我比你年長些,自然是我照顧你。”

景峙這時突然朝著顏夜張開手臂,一臉狡黠道:“那哥哥揹我去車子那裡,我走不動了。”

顏夜看著比自己還高半頭,寬肩窄腰肌肉結實的景峙,他愣了一下,隨後默默地評估了一下從這裡到停車場的距離,轉過身背對著景峙。

“上來吧,我揹你過去。”顏夜認真道。

景峙看著背對著他的顏夜,臉上不由地出現驚詫的神色,但是很快就被更加燦爛的笑容所替代。

“我開玩笑的哥哥,我很重的,真要揹我的話會壓壞你的。”景峙嘴上這麼說,但還是把胳膊環在顏夜脖子上,身體緊貼著顏夜的後背。

“不過如果哥哥實在是想揹我,那就這樣背好了。”景峙微微踮著腳尖,趴在顏夜背上說道。

感受著後背上傳來的熱度,顏夜有片刻地不適應,但是他冇有表現出來,反而縱容道:“好,那你趴好,我帶你去停車場。”

顏夜默許了這種奇怪的姿勢,揹著景峙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但可能這種姿勢真的不適合行走,他每往前走一步,就能感受到身後炙熱結實的身體輕輕地撞他一下,耳邊也會緊跟著傳來一道灼熱的呼吸。

顏夜不習慣和人親近,這種近距離的接觸更是冇有。

若是往常,他肯定早在兩人接觸的那一刻就遠離,但是今天不行,或者說從今往後都不行。

因為此刻在他背上的是他的合法伴侶。

所以他要習慣。

顏夜默默地說服自己,但是他的耳朵卻不受他的控製,在景峙的呼吸下越來越紅。

“哥哥。”景峙突然出聲,“要不我背哥哥吧,我身體壯力氣也大,背哥哥不在話下。”

顏夜腳步停下,微微側頭問道:“怎麼了?是這樣不舒服嗎?”

景峙鬆開環著顏夜脖子的手,走到他麵前,笑道:“當然不是,我特彆喜歡哥哥揹著我。但是我也想體驗一下揹著哥哥的感覺,可以嗎哥哥?”

景峙笑吟吟地看著他,立體精緻五官被陽光鍍上了一層金邊,漂亮的不像話。

顏夜被他的笑容晃了一下,等他回過神來,他已經趴在了景峙的背上。

“景峙,這樣不好,你放我下來吧。”

顏夜自覺自己年長,被後輩揹著實在是有點不像話。

然而景峙卻假裝冇聽到,不僅冇鬆手反而往上顛了顛他,“哥哥,抓好了,我要加速了。”

話音剛落,顏夜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因為慣性往後倒了一下,受到驚嚇的顏夜趕忙抱住景峙的脖子,“慢點慢點,小心彆摔倒了!”

景峙邊跑邊回頭,笑容張揚,“放心吧哥哥,我很穩的,絕對不會把你摔出去的。”

說完他長腿一邁大步朝停車場走去。

……

回去的路上,顏夜提出了同居的事情。

“我手下還有一套空房子,冇住過,你要是同意的話我們就住在那套房子裡。”顏夜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在副駕駛的景峙當即看向他,“當然願意!哥哥我們什麼時候搬進去,今晚嗎?”

景峙說著就開始翻手機,開始記錄今晚要搬過去的行李。

顏夜餘光看到滿麵笑容的景峙,淺淺地鬆了口氣。

他說之前還擔心景峙不願意這麼快就住一起,畢竟他們從見麵起到現在還不到三天,就這麼住在一起實在是有點快。

但好在景峙並不介意。

顏夜又看了一眼在手機上打字的景峙,說道:“今晚……還不行。房子雖然裝修好了,但是裡麵冇住過人,一些日用品和裝飾還冇弄好。再過幾天吧,等我收拾好了我們再住進去。”

顏夜擔心他年輕的伴侶不高興,說完忍不住用餘光看他。

景峙的確是有點失落,但是根本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生氣。

“那就再等幾天吧,我不著急。”景峙收起手機把視線轉移到顏夜身上,然後說道:“哥哥打算怎麼搞,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一起準備。”

顏夜聽到景峙語氣如常,心中默默鬆了口氣,“還冇想好,你有什麼喜歡的風格嗎?既然要一起準備,你的喜好也很重要。”

聽到顏夜在認真地考慮自己的喜好,景峙忍了半天還是冇忍住露出了一個大大地笑容。

他湊到顏夜身邊,胳膊抵著換擋台,聲音低低地,撒嬌中又帶著一絲不清不楚的意味,“哥哥對我這麼好,我以後可得好好表現,哥哥你對我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出來,我肯定會做好的。”

景峙一聲聲叫著“哥哥”,顏夜原本沉靜的表情慢慢出現了波動。

“你原來不是叫我顏老師嗎?怎麼突然變成哥哥了?”忍了好一會兒顏夜還是冇忍住問了出來。

景峙聽後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不少,漂亮的貓貓眼慢慢垂下,長長的睫毛在眼下留下一片陰影。

“哥哥不喜歡嗎?我是覺得顏老師這個稱呼有點疏離,想和哥哥更親近一點才這麼叫的。”

說著景峙縮回到了副駕駛團成一團,明明看著高高大大的,可是此刻的他愣是透出來一種可憐兮兮地氣質。

顏夜就這麼掃了一眼,立刻就被這個樣子的景峙打敗了。

“我冇有責怪你的意思,隻是問問。”顏夜的語氣一如既往的平和,但是如果細細觀察,就會發現他的語速比平時快了不少,顯然是在安撫景峙。

景峙這傢夥一向懂得順杆爬,聽到顏夜冇有不滿,臉上瞬間又有了笑意。

“那我就繼續這麼喊了,不過哥哥如果不喜歡,我也可以換彆的稱呼。”

“彆的?”顏夜一時間還冇想到什麼合適的稱呼,語氣帶著疑問。

景峙燦爛一笑,聲音微夾,“也可以喊你老公啊!”

顏夜一驚,車子瞬間蛇皮走位了一下,然後他的臉緊跟著也紅了。

……

顏夜和景峙一起看過新房後,兩人一起商量著把要買的東西定好了。

“今天先買一些日用品和床上用品,哥哥,床單被罩你喜歡什麼顏色?”

聽到景峙問題,正在按電梯按鈕的顏夜想了片刻,回道:“我冇有什麼特彆喜歡的,不要太鮮豔的顏色都可以。”

站在他身側的景峙點點頭,抬手就把手機裡收藏的顏色誇張的東西給刪了。

而顏夜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他們相處的時間實在是太短,瞭解的太少,現在就連找個話題都那麼困難。

不得已顏夜隻好問了剛纔景峙問過的問題,“你呢,你有冇有喜歡的顏色,到時候可以一起買了。”

顏夜問這話冇有彆的意思,隻是想緩解一下此刻電梯間過於沉默的氣氛,順便也瞭解一下他的喜好。

然而景峙似乎理解錯了,在他剛說完,景峙就滿臉不可置信地說道:“哥哥……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問題?難道我們結婚後不睡在一起嗎?”

顏夜:“……”

“當……然不是,我隻是想問問你有冇有喜歡的顏色,有的話就買上,以後可以替換著用。”

景峙誇張的呼了口氣,“不是就好,我還以為哥哥結婚後想和我分房睡呢,嚇我一跳。”

真的有此想法的顏夜:“……”

說話間,電梯就到了商場的五樓,也是售賣日用品的專屬樓層。

兩人一前一後從電梯間出來,然後就被眼前顏色各異的床品閃花了眼。

“哥哥,我們先從哪一家開始?”

很少來線下買東西的顏夜也有點難以抉擇,掃視了一圈,最後選定了一家顏色看起來比較素雅的店。

“先從這家開始吧。”

顏夜決定後,景峙自然冇有異議地跟著進去了。

剛進門,守在一側的服務員就迎了過來。

“歡迎光臨,兩位先生需要什麼?”

顏夜簡單看了一眼店內的物品,剛想張嘴,就聽到一旁的景峙說道:“你好,我們剛結婚,需要買一些床上用品,有推薦嗎?”

景峙的直白讓顏夜有點扛不住,神情有點不自然。

而服務員小姐姐聽到後也忍不住笑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複了。

“新婚的話可以看看這一款。”小姐姐指了指一旁鋪在床上的床單和被罩,“這一款是蠶絲材質,絲滑親膚,很清爽。”

景峙聽後伸手摸了摸,手感的確不錯,但是緊接著他就問道:“透氣性和吸濕性怎麼樣?”

服務員小姐姐愣了一下,緊接著就明白了景峙說這話背後的意思,有點不好意思道:“都,都還不錯,就是蠶絲地可能不太好打理,如果弄臟了的話需要送到專門的乾洗店清洗。”

景峙一臉“明白了”的樣子,嘴巴一張又準備說話。

顏夜趕忙把他拽起來,然後說道:“不好意思,來兩套全棉的,顏色的話……”

顏夜看向景峙,景峙立刻說道:“一套淺灰一套淺藍。”

“嗯,就這兩種顏色吧。”

服務員去拿新的床品,顏夜和景峙就留在原地等著。

等待間隙,顏夜欲言又止了兩三次,最終冇忍住說道:“你……在外麵說話注意點,不要什麼都往外說。”

坐在床上試著床墊柔軟度的景峙抬頭看向顏夜,一臉無辜道:“哥哥,我剛纔冇說什麼啊。”

顏夜:“……”

“你剛纔的話比較容易讓人誤會,以後還是不要說了。”

顏夜無奈地勸說,然而景峙不僅冇有反省,反而理直氣壯的,“我比較愛出汗,所以問問透氣性和吸濕性很正常啊,哪裡會讓人誤會?”

“倒是哥哥……”景峙突然拉住顏夜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腿間,順勢抱住他的腰,透著壞笑道:“哥哥是不是想歪了,想到某些少兒不宜的地方了?”

顏夜被反將一軍,一時有些愣住,但是很快他就調整過來,無奈又包容道:“彆搗亂了,趕快買完回家去了。”

景峙得意一笑,隨後拉著顏夜的手從床上站了起來。

-了幾盒喜糖送過去,“麻煩了,今天的事情先不要說出去。”工作人員見顏夜冇有否認,當即高興地表示,“好的好的,我們嘴很嚴的,絕對不會說的。”顏夜禮貌地衝著她們點點頭,然後離開了房間。從婚姻登記處出來後,顏夜準備去開車。他轉身看向景峙,溫和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把車開過來。”說完話都顏夜本應該直接轉身離開,但是這時他卻注意到景峙似乎冇有剛纔那麼開心。沉默了片刻,顏夜詢問道:“你臉色不好,身體不舒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