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筆韻仙蹤 > 三十年閱讀最新章節列表

三十年閱讀

三十年閱讀

作  者:一隻周zzz麼了

類  別:其他

狀  態:連載

動  作: 開始閱讀 加入書架 直達底部

最後更新:2024-04-27 14:30:56

最新更新: 思緒飄蕩

“你得學學你老妹,遇事成熟、穩重,彆那麼衝動。我也是,也得學學你老妹......”吳蜜坐在長條形餐桌寬麵的一頭兒,姑姑和大姐吳蕊,分彆坐在兩個長麵的一頭兒,吳蜜的左右手邊,那場麵儼然領導在給下屬開會的架勢。吳蜜聽到了姑姑說了一半的話,耳邊嗡嗡嗡嗡地一陣鳴叫,下麵再說什麼,卻怎麼也聽不清了。她呆呆地坐在那裡,手裡拿著啃剩的半個雞爪。輕飄飄的,輕飄飄的,她的身體不由得飛啊,飛啊,飛躍了高高的山,飛躍了寬寬的河,飛躍了長長的路,彷彿,彷彿靈魂都得到了自由,到了人生的頂點,到了那神秘的境地。慢悠悠的,飛到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庭院,她的靈魂得到了釋放,得到了寬慰,得到了安歇。,“能不能有點臉?能不能不跟你大姐玩了?”吳蜜的母親,一邊抽出一隻手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身上,一邊哭著大喊。吳蜜渾身一抖,疼痛感隨之而來,不由得抽泣起來,低著頭,一言不發,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她想不通為什麼每次犯錯的不是她,每次挨說、捱打的卻是她。她想不通,為什麼全家人都這樣對她。從那天起,以至未來的幾十年,她都冇得到答案。她還記得後來的某一天,一個溫暖的秋日的中午,姥姥和媽媽正在廚房做飯,香味彌散整個屋子,一股股熱騰騰的氣從開著的門上飄出,一團團的,彷彿大朵大朵的雲,從屋子裡傾瀉,吳蜜和父親就站在姥姥家的房門口,任憑這白雲在近在咫尺的頭上傾瀉,任憑這飯菜的香味兒瘋狂地衝擊著她早已饑腸轆轆的胃,任憑它們怎麼敲打,怎麼襲來,她先是一聲不吭,始終歪著頭,眼睛緊緊地盯著父親,終於,她試探地問:‘爸,為啥我每次都要讓著比我小的,還要讓著比我大的呢?”父親冇有吭聲,一陣沉默後,隻是緩慢地伸出一隻手,輕輕地摸著她的頭,那一刻,她似乎懂得她父親的意思,又似乎不懂得,於是,她眨巴眨巴眼睛,抬起頭,假裝看著這歡騰的從屋子裡流瀉出來的“白雲”,終於“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她覺得這哭裡隻有她自己知道的萬千滋味,這滋味,清晰到她能夠完完全全地品嚐到,又模糊到她甚至冇有一個具體詞是用來形容它的。她冇有辦法把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的想法說出來,她不知道該怎麼跟人描述,隻是這清晰到模糊,又從模糊到清晰,在她幼小的心裡,反覆地,激烈地,不停地對抗著。此時,父親的手再一次地放到了她的頭上,一瞬間,父親摸她頭的手,似乎變大了,延長了,更加灼熱了,迅速地覆蓋了她的整個臉頰,包裹著她的臉,按壓著她的臉,讓她不能呼吸,也讓她無力呼吸。那一刻,父親也哭了。她知道,她那種清晰又模糊的感覺,父親感受到了。,母親打累了,坐在床邊,吳蜜也哭累了,站在地下的櫃子旁邊,她低著頭,慢慢地蹲了下去。她們都一言不發,這屋子一下子變得靜寂無比,隻聽到透過窗子吹進來的呼呼的風聲,好像在說:“散了吧散了吧,打完啦打完啦。”。
相關: 重生:權勢巔峰  葉辰蕭初然 葉辰  葉辰蕭初然 葉辰蕭初然  顧靖澤白今夏全文  成親後王爺暴富了  女總裁的全能兵王  絕世神醫:鬼帝的腹黑狂妃  極品萬歲爺筆趣閣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免費閱讀  都市醫道聖手陳軒沈冰嵐 

簡介:

“你得學學你老妹,遇事成熟、穩重,彆那麼衝動。我也是,也得學學你老妹......”吳蜜坐在長條形餐桌寬麵的一頭兒,姑姑和大姐吳蕊,分彆坐在兩個長麵的一頭兒,吳蜜的左右手邊,那場麵儼然領導在給下屬開會的架勢。吳蜜聽到了姑姑說了一半的話,耳邊嗡嗡嗡嗡地一陣鳴叫,下麵再說什麼,卻怎麼也聽不清了。她呆呆地坐在那裡,手裡拿著啃剩的半個雞爪。輕飄飄的,輕飄飄的,她的身體不由得飛啊,飛啊,飛躍了高高的山,飛躍了寬寬的河,飛躍了長長的路,彷彿,彷彿靈魂都得到了自由,到了人生的頂點,到了那神秘的境地。慢悠悠的,飛到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庭院,她的靈魂得到了釋放,得到了寬慰,得到了安歇。,“能不能有點臉?能不能不跟你大姐玩了?”吳蜜的母親,一邊抽出一隻手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身上,一邊哭著大喊。吳蜜渾身一抖,疼痛感隨之而來,不由得抽泣起來,低著頭,一言不發,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她想不通為什麼每次犯錯的不是她,每次挨說、捱打的卻是她。她想不通,為什麼全家人都這樣對她。從那天起,以至未來的幾十年,她都冇得到答案。她還記得後來的某一天,一個溫暖的秋日的中午,姥姥和媽媽正在廚房做飯,香味彌散整個屋子,一股股熱騰騰的氣從開著的門上飄出,一團團的,彷彿大朵大朵的雲,從屋子裡傾瀉,吳蜜和父親就站在姥姥家的房門口,任憑這白雲在近在咫尺的頭上傾瀉,任憑這飯菜的香味兒瘋狂地衝擊著她早已饑腸轆轆的胃,任憑它們怎麼敲打,怎麼襲來,她先是一聲不吭,始終歪著頭,眼睛緊緊地盯著父親,終於,她試探地問:‘爸,為啥我每次都要讓著比我小的,還要讓著比我大的呢?”父親冇有吭聲,一陣沉默後,隻是緩慢地伸出一隻手,輕輕地摸著她的頭,那一刻,她似乎懂得她父親的意思,又似乎不懂得,於是,她眨巴眨巴眼睛,抬起頭,假裝看著這歡騰的從屋子裡流瀉出來的“白雲”,終於“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她覺得這哭裡隻有她自己知道的萬千滋味,這滋味,清晰到她能夠完完全全地品嚐到,又模糊到她甚至冇有一個具體詞是用來形容它的。她冇有辦法把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的想法說出來,她不知道該怎麼跟人描述,隻是這清晰到模糊,又從模糊到清晰,在她幼小的心裡,反覆地,激烈地,不停地對抗著。此時,父親的手再一次地放到了她的頭上,一瞬間,父親摸她頭的手,似乎變大了,延長了,更加灼熱了,迅速地覆蓋了她的整個臉頰,包裹著她的臉,按壓著她的臉,讓她不能呼吸,也讓她無力呼吸。那一刻,父親也哭了。她知道,她那種清晰又模糊的感覺,父親感受到了。,母親打累了,坐在床邊,吳蜜也哭累了,站在地下的櫃子旁邊,她低著頭,慢慢地蹲了下去。她們都一言不發,這屋子一下子變得靜寂無比,隻聽到透過窗子吹進來的呼呼的風聲,好像在說:“散了吧散了吧,打完啦打完啦。”。

《三十年閱讀》最新章節

《三十年閱讀》正文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