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我的大明星男友是替身 > 第 3 章

第 3 章

年末剛播完,也爆了,大爆特爆,討論度成萬成萬的增加。宋植憑藉著這部劇,成為家喻戶曉的頂流,在圈內一時間風頭無兩。他回國才兩年多,就拍了這麼兩部電視劇,結果統統火了,觀眾誇他簡直是有效播劇的王者,命裡帶著紅字。圈子裡不知道多少人都羨慕嫉妒的快咬碎了牙齒,卻也無何奈何。節目組為了收視也是拚了。宋植從初春拒絕到晚秋,節目組都冇放棄,期期被拒,期期邀請,如今更是請了金麥導演當說客,宋植這才同意參加。金麥是...-

三人各自心中感慨,江挽夏對宋植主演的劇倒是來了點興趣。

“你主演的劇叫什麼名字,我之後有時間搜了看一看。”

“那敢情好”,王俠笑容滿麵,“等看完了,說不定宋植從此就多了個粉絲呢!”

“《劍靈傳》,還有一部《潛伏者》,我在裡麵演男二號。”

“那我先看《劍靈傳》。”

她隻對宋植感興趣,當然要看宋植出場多的劇。

“看看看,這部劇可好看了,我可是一集不落的看完了,他在裡麵演劍靈,附身在劍裡,運籌帷幄,整天指揮男二號乾這乾那,跟一般的套路不一樣。”

“嗯,這麼看來,男一號負責智力輸出,男二號是體力擔當。”

宋植點頭:“這麼說也冇錯。”

“你既然是劍靈,那這把劍應該很重要吧,是劇中關鍵道具嗎?”

王俠有些震驚,她這還冇看呢,就從他們了了幾語中分析出了這麼多東西?!

那把劍確實很關鍵,就是那把父母為慶祝男主成人禮鑄的劍,引起了修真界世家的覬覦,進而引來滅族之禍。但也是這把劍,護住了男主的殘魂,讓他得以苟活多年,捲土重來。

“怪不得你不看電視,一般劇情估計你看個開頭,就猜出結尾了。”

江挽夏笑了笑冇說話。

她不愛看劇是從小養成的習慣,有太多好玩的事情等著去做,有太多好玩的地方等著去旅行,她根本冇工夫迷戀網絡和手機。

隻是這話冇必要說出來,顯得很高傲,於是她隻隨口問道:“所以,那把劍叫什麼名字,有什麼來曆嗎?”

宋植:“這把劍叫密雲,是父母送給我的成人禮物。”

“密雲劍?”

江挽夏聽到密雲二字,腦子裡就蹦出一句話,密雲不雨,自我西郊。

這句話出自易經小畜卦,小畜卦有風調雨順之象。

‘密雲不雨,自我西郊’,是說濃雲已成,還未下雨,隱含之意是大雨會隨之而來,財富也會隨之而來,可見其中的拳拳愛意和祝福。

她隨手夾了一片藕片放在嘴裡:“看來劇中的父母很愛你。”

宋植驚訝點頭,王俠也是震驚三連,失聲喊道:“這你都知道,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於是,江挽夏跟他們大致說了一下‘密雲’的出處,又道:“也可能是我過度解讀了,瞎貓碰上死耗子而已。”

真是有文化,關鍵是不刻意賣弄,給人的感覺就是隨口一說,如閒庭漫步般,宋植目光沉沉,看了江挽夏一眼,用舌頭舔了舔後槽牙,覺得自己更喜歡了。

......

這頓飯總得來說,相談甚歡。

他們最後拍了張合照,這次綜藝的錄製算是結束了。

攝製組開始收拾攝像機、三腳架等各種雜七雜八的設備,王導從後麵冒出來跟江挽夏打招呼。

“你好你好,咱們能不能加個微信,後麵我們節目組會把列印出來的照片寄給你,到時候恐怕還要補拍你收到照片的反應。”

其實這種事情,一般是有專門負責這一塊的助理來做,但是經過剛纔的錄製,他覺得江挽夏不是一般人,說不定以後還有打交道的時候,先加上再說。

更何況,以他曾經拍過戀綜的眼力勁來看,這小姑娘跟宋植有問題。

當然,這和他沒關係,他不會深究惹人厭煩。

退一萬步來說,他一個大老粗,加上人家小姑娘也不吃虧不是。

江挽夏點頭同意,痛快加了王導的微信,加完王導,她微微側身麵向宋植,抬起眼眸看他。

宋植心中一亂,眼神閃躲,等他在轉回視線,江挽夏已經收起了手機,冇事人一樣和王俠閒聊。

宋植心中懊惱。

已經將近九點半,門口的工作人員收拾好東西,準備散去,王俠和宋植也站在江挽夏對麵準備最後的道彆。

誰知江挽夏突然麵對著宋植問:“可不可以抱一下?”

冷冷淡淡的聲音,宋植竟然聽出了幾分懇求的意味,他脫口而出:“可以。”

宋植話音未落,江挽夏就迫不及待伸開雙臂,踮起腳尖擁了上去。

宋植感受著貼近胸膛的溫熱纖細的身軀,微微猶豫片刻,還是抬起了手臂,虛虛搭在她的後背上回抱了過去。

這一瞬間,他感覺江挽夏抱得更緊了,她的臉緊緊窩在他的頸間,呼吸噴灑在他耳邊,讓他的世界變得分外寂靜,隻餘這一抹呼吸聲分明。

主持人老大哥王俠在一旁目瞪口呆,不遠處還冇來得及上車的工作人員也死死按住口鼻,不敢尖叫出聲破壞氛圍。

一個女員工更是拿著手機一直在錄製視頻,她本來隻是因為今天的拍攝,覺得江挽夏很優秀很美好,想給她多錄點素材,後期節目播出可以作為花絮放出去,給她漲漲粉。

誰承想能錄下眼前這一幕?!!!!!

好人有好報,真是好人有好報,這是我應得的!!!!她心裡瘋狂雞叫,手卻穩得一批,絲毫不影響錄製。

兩人抱了將近一分鐘,江挽夏主動鬆開了手。

宋植靜靜看著她,目光中帶著幾分的溫柔,他和錄製時相比明顯沉默穩重了幾分,現在纔是更真實的他。

他以為她會有什麼話要說,然而她隻是輕輕說了句再見。

她應該緊緊抓住他的,她沉溺在黑暗之中,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但是事到臨頭,卻突然生出了幾分不忍心,不應該這麼對這張臉的主人。

江挽夏在門口注視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直到他們消失在拐角,路邊一片寂靜。

她愣愣站了許久,等到寒風吹透了她的針織外套,等到她渾身冰涼,她才緩緩轉身進門。

之後的幾天,生活一切如常,每天中午和晚上,那個紮著馬尾的活潑小姑娘照例按點送外賣過來。

她最近腦袋昏沉,每天都要睡上十幾個小時,即使如此,還是感覺疲憊。她就這樣每天窩在家裡顛倒日夜,除了拿外賣根本不出門,那天的錄製彷彿是一場夢。

直到五天後,她家的門鈴響了,她以為是那個送餐的小姑娘,但是門口站著的是一身黑色風衣的宋植。

他裹得很嚴實,帽子口罩一應俱全,但她還是一眼就透過螢幕認出了他。

她目光深沉,透過螢幕毫無顧忌地暴露自己陰暗的內心,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她唇角勾起一抹微笑,點開對話,聲音中透著一絲愉悅:“直接進來,把門帶上。”

白色鐵藝門應聲而開,宋植領著飯盒進去,反手把門帶上。

江挽夏站在客廳門口等著他,兩人一個站在客廳裡,一個站在玄關外,一個在明處,一個在暗處,無聲對視。

還是宋植忍不住先開口:“不請我進去嗎?”

江挽夏側了側身,示意他進來。

宋植一進門就自然而然得將手中的袋子遞給她,隨即在玄關處脫掉了帽子口罩,還有大衣,掛了起來。

江挽夏拎著沉沉的袋子來到餐桌邊,將飯盒一一拿出來,打開蓋子,三菜一湯,其中有一道是清炒藕片。

宋植走了過來,注意到她的視線落處,隨口說道:“那天看你夾了不少這道菜,喜歡它嗎?”

江挽夏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藕片,咬得卡茲作響:“喜歡,都喜歡。”

宋植拉開她對麵的椅子坐下,拿著杯白水不時喝兩口,也不吃飯,他最近又雜誌要拍,必須保持好狀態。

他就靜靜凝視著她,就看著她吃。

江挽夏冇有絲毫不自在,黃豆頓豬蹄也很好吃,白菜都泡也好吃,為什麼會這樣呢?

明明那個小姑娘每天送過來的飯菜也是飯店現做的,為什麼都不如今天的美味?

她抬眼看著麵前的男人,是因為這個男人!

看來不能放過他了,她目光有一瞬間變得幽深,卻絲毫冇叫對麵的人察覺。

宋植靜靜看著江挽夏吃飯,隻覺得賞心悅目,甚至跟著又有了食慾,明明已經吃過了蔬菜沙拉。

他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她微信的。

上次節目組的人都在,人多眼雜,他擔心給她帶來麻煩,於是什麼都冇做。

再加上,他本來以為自己隻是心血來潮,冷靜幾天就好了,誰知道這幾天卻愈演愈烈,他暗暗想到,她真是個狡猾的女人,那天一定是故意抱他的,就是為了讓他忘不掉她。

他認輸,今天他來了。

不過,要先讓江挽夏吃飽飯,他那天就注意到了,她吃飯很講究,細嚼慢嚥的,一口菜能嚼個二三十次。

等她吃完,已經過去了半個多小時,宋植就撐著臉看她,一點也不覺得厭煩,也冇感覺到時間的流逝。

江挽夏剛發現筷子,誰知道門鈴響了,應該是那個送外賣的小姑娘來了。

江挽夏起身,來到可視螢幕前開口:“我今天有客人,吃過晚飯了。”

“啊,那你的飯怎麼辦?”

外麵的小姑娘舉著手中的食袋子有些不知所措。

“你吃了冇,冇吃的話可以拿回去吃。”

秦月撓了撓頭:“這不太好吧?”

其實她不介意,隻是覺得自己拿回去吃的話,任務不算完成,老闆給她的工作本來就輕鬆又高薪,她要是再在其中偷奸耍滑,她自己都看不過去。

江挽夏輕笑道:“有什麼不好的,我拿著也是放在冰箱裡,你明天不是還要送新的過來嗎,這份在我這隻能放壞了再扔掉。”

秦月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於是開心地接受了這份晚餐,並表示明天一定及時送餐過來,讓她餓不著肚子。

江挽夏笑著應下。

-轉的太快了吧!”宋植摸了摸鼻子:“因為是雙胞胎,所以覺得兩人名字應該有關聯。”他其實不喜歡窺探彆人**,今天也不知是怎麼了,跟個狗仔記者一樣,什麼都想問一問。王俠無語,激動地大喊大叫:“人家是姐妹,就算不是雙胞胎,名字也會有關聯。再說了都姓江,再加上輩分一樣,都有個挽字,三個字有兩個字都一樣,還要怎麼有關聯?!!”宋植被他逗得發笑,說不出話來,隻能一個勁地擺手,他好像確實問了個傻問題。江挽夏看著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