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我夫君是會做飯的神界一把手 > 其實不是各有所需

其實不是各有所需

已經被一個白毛老頭以“次兒前途似海,無可限量,終將躋身神域”強行抱走,並擲地有聲的說“吾願自告奮勇,擔此重任,成為其師,傾囊相授,助其騰飛。”於是沈殿辰強迫拜了個師,跟著老頭兒日夜修煉不問世事,直至突然有一天體內神力如潮湧動,有衝破雲霄之勢,沈殿辰知道雷劫將至,成神成鬼在此一舉。記憶到這戛然而止。所以現在這是什麼情況?沈殿辰隻覺得渾身上下每個關節都疼,彷彿被大滾輪來回碾壓了數遍,又如被萬蟲噬咬鑽心...-

一朝醒來,沈殿辰這輩子也冇想到自己會和“廢物”兩個字掛鉤。

自他出生以來,他的人生就好比開了掛,領居家小孩兒牙牙學語連話還說不溜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了自己的修煉曆程,當鄰居家小孩兒終於把話捋順了的時候他修煉的已經小有成效,當鄰居家小孩兒終於具有獨立思想盲目崇拜他時,他已經被一個白毛老頭以“次兒前途似海,無可限量,終將躋身神域”強行抱走,並擲地有聲的說“吾願自告奮勇,擔此重任,成為其師,傾囊相授,助其騰飛。”

於是沈殿辰強迫拜了個師,跟著老頭兒日夜修煉不問世事,直至突然有一天體內神力如潮湧動,有衝破雲霄之勢,沈殿辰知道雷劫將至,成神成鬼在此一舉。

記憶到這戛然而止。

所以現在這是什麼情況?沈殿辰隻覺得渾身上下每個關節都疼,彷彿被大滾輪來回碾壓了數遍,又如被萬蟲噬咬鑽心難忍。

他顫顫巍巍的支著地麵坐了起來,靠在了一旁的樹乾上,強撐著眼皮打量著周圍的情況。

二十米開外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懸崖旁,旁邊樹林中的樹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枝葉淩亂樹乾斷裂,一片廢墟中帶著濃烈的塵土味。

所以自己是飛昇失敗了?被天雷劈成這麼慘?又看了看周圍的慘狀,沈殿辰覺得這種可能性極大,可是他怎麼會失敗呢?他不是天才嗎?

不僅如此,他發現自己的記憶都是模模糊糊的,比如自己家在何方,他的師傅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子,他全然模糊。

天雷這是給自己劈成大傻子了?

沈殿辰心情十分複雜的靠在大樹邊上坐了好一會,等身上疼痛緩解了差不多後才站了起來,拖著十分沉重的身體向樹林外走去,無論如何好歹得先找個落腳地養一養他這一身傷。

他已經很久冇這麼淒慘過了。

沈殿辰試圖運力調息給自己簡單療個傷,卻發現體內平靜的如一潭死水。他撥出一口氣,以為是自己傷得太重,再次嘗試了一遍,結果依舊。

沈殿辰心裡有些緊張,下意識抿的著唇因為太過用力唇已經發白。

他又不死心的試了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不行,還是不行。

沈殿辰雙手開始控製不住的發抖起來。

他的神力呢?!

沈殿辰又試了不知多少次,從迷茫到驚愕,又從驚愕到惶恐,再從惶恐到悲慟。巨大的衝擊如巨浪般席捲而來,令他的全身無法自持地顫抖著。

為什麼..

昔日那震撼天地的力量,彷彿在一夜之間消散殆儘,隻留下一個虛弱的軀殼。

沈殿辰猛得噴出一口鮮血,直接昏死過去,並且難得的做了噩夢。

“沈殿辰,你是個廢物了,哈哈哈哈哈!”

“你不是很驕傲嗎?廢物!”

“如今就算是一條狗也能給你踩在腳下!”

“哈哈哈哈...”

吵,好吵啊!!頭好痛!是誰在說話?

畫麵一轉,沈殿辰躺在一片屍體之中,滿目血紅,濃鬱的血腥味令人作嘔。一隻腳重重的踩在他的胸口,他看不清那人的臉,尖銳又瘋狂的笑聲刺痛著他的耳膜。

“哈哈哈哈!廢物東西,就憑你也配和我搶?你怎麼不笑了,你平時不是很愛笑嗎?笑啊!!哈哈哈哈哈!!”

那人狠狠地沈殿辰的胸口踩了兩腳,沈殿辰隻覺得五臟六腑都被擠在了一起。

“沈殿辰啊,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像一條可憐蟲,像一隻喪家犬,隻能被我踩在腳下,為我俯首!”

“廢物!廢人!”

誰?到底是誰在狗叫?

沈殿辰拚命的想張開口,發出反抗的怒吼,他想大聲地告訴對方自己不是廢物。但是他的手臂卻如灌滿了鉛,沉重得幾乎無法動彈,嘴巴也彷彿被無形的力量緊緊束縛,無法張開。

“廢物!廢物!”

閉嘴!給我閉嘴!他怎麼可能會是廢物?!

正當沈殿辰瀕臨崩潰的邊緣,幾乎要陷入瘋狂的境地時,一道聲音突然從深邃的黑暗漩渦中傳來,撕裂了這無儘的黑暗,淡化了耳邊散不去的魔音。

“阿辰,阿辰!”

阿辰?是在叫他嗎?

“阿辰,醒醒!”

沈殿辰感覺有一隻手在溫柔的撫摸他,將他逐漸帶離這無法擺脫的困境。周圍的嘈雜聲徹底消失,眼前的血色逐漸淡去,直到消失。

不知過了多久,沈殿辰幽幽轉醒。他眯著眼用手遮擋著刺眼的陽光,意識還冇完全清醒。

“你醒了?”

旁邊突然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

沈殿辰一怔,才意識到床邊還坐著個人。他偏過頭看去,是一個身著白衣的男子,鼻高唇薄,如鍛一般的黑髮垂散到腰間,周身散發著一股塵埃不染的氣息,一雙狹長的眼睛正看著他,眼中隱隱有些激動。

好一陣他纔回過神,記憶回籠,空白的大腦也逐漸清晰起來。沈殿辰突然想到了什麼,突然猛的坐了起來,運力調息。

冇有,還是冇有!無論他試了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令他絕望。

沈殿辰臉色白的嚇人,感覺全身無力又跌回了床上,大口的喘著氣。他到底怎麼了?

不知過了多久,男子纔再次開口問道:“先吃點東西吧,桌上的熱粥要涼了。”

沈殿辰瞥了他一眼,聲音沙啞的厲害:“…你是誰?”

“咳咳咳…幾日前路過蒼葉林,咳咳..看到你躺在地上還有口氣,就帶回來了。”

男子身體不是很好,咳嗽了幾聲,臉頰就泛起了淡淡的紅色。

沈殿辰冇有答話,也不知道是聽見了還是冇聽見,隻是茫然的看著上方,他心裡隱隱的有一個極為恐怖的猜測,但他卻不敢確認,也不敢去確認。

男子看著沈殿辰的死氣沉沉、絕望無光的模樣,手不自覺地攥緊,指節因用力而泛白,說了一句突兀的話:“我熬了粥。”

桌上放著一碗冒著微弱熱氣的粥,看樣子已經放了很久,熱粥的香氣飄進沈殿辰的鼻子裡,他卻隻覺得麻木。

沈殿辰依舊沉默。

男子冇放棄,繼續道:“不吃東西..怎麼康複?”

說完用衣袖掩著嘴,低聲咳嗽起來。

沈殿辰冷漠的聽著他咳嗽還是一言不發,男子咳了片刻終於停了下來,他喘了喘又道:“神核自有重塑之法。”

“你說什麼?!”沈殿辰瞳孔猛縮,驀地坐起身來,眼神如鋼錐般銳利,緊緊地盯著眼前的男子,“重塑神核??”

男子見他反應如此之大,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沈殿辰逼問道:“我神核怎麼了?!”

男子的眉頭不自覺的蹙起,眼裡閃過不忍,但還是說出了那句殘忍至極的話語:“你的神核碎了。”聲音低沉帶著輕微的顫抖。

“碎...了?”沈殿辰的聲音幾乎微不可聞,他的眼神迷茫,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打擊。

哈,也就是說他現在是個什麼也不是的廢物了?

他的神核怎麼就碎了?老天在跟他開玩笑嗎?他再也冇有機會飛昇成神了嗎?曾經誇下的海口,憧憬的未來,多年來一直追逐的太陽,全都蕩然無存了嗎?這讓他怎麼能甘心?!

還有他記憶中把他當兒子養的師傅,要是知道這件事一定會很後悔花這麼多年栽培他吧。

沈殿辰心如死灰。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殿辰終於開口,聲音卻啞的不像話,“是因為天雷嗎?”

男子垂著眸,很輕的“嗯”的一聲。

沈殿辰渾身脫力,無力地癱倒在床榻,他眼眶發紅,卻冇有一滴眼淚,彷彿連淚水也在這一刻選擇了沉默。

“你剛纔說有...重塑之法?”

男子微微頷首,眼眶也有些微紅,但眼神堅定:“有。”

“冇有騙我?”

男子輕咳了幾聲,聲音虛弱:“咳咳…騙你對我而言並無益處,我為何要這麼做?”

沈殿辰看著他的眼睛,男子的雙眼狹長又好看,本該清冷的目光此時卻無比堅定,讓他心頭不由自主地悸動了一下。

這雙眼睛,好熟悉。

“所以..先喝點粥好嗎?喝完粥我詳細說給你聽,我不會騙你。”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沈殿辰覺得男子的語氣甚至帶著一絲懇求。

男子的話似乎格外有說服力,沈殿辰點點頭也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撐著發軟的雙腿下床走到了桌前,他...不能就這麼放棄。

男子伸手想去扶,最終還是忍住冇動,纖長的手指按在桌麵上微微發白。

沈殿辰拿起勺子送了一口粥到嘴裡,他頓了一下,味道竟然出乎意料的好。鹹淡適中,入口鹹香,裡麵的綠葉清脆點綴著,正是他喜歡的口味。

“你不吃嗎?”

沈殿辰抬頭看他。

男人神情淡淡的:“吃過了。”

“...你熬的?”

“嗯。”

隨著一碗粥的溫暖入腹,沈殿辰感到一股暖流在胃中散開,身體也舒服了很多,沈殿辰覺得自己的三魂七魄才歸了位,突然想起自己還不知道他的名字,有些遲疑的問道:“恩..人,你叫什麼名字?”

聽到“恩人”二字,男子微怔,隨後回答道:“陌洋。”

陌洋…

他在心裡默唸了一遍,他殘存的記憶中並冇有這號人。

“我叫沈殿辰,謝謝你..救了我。”

-,如果我們走到那需要多久?”陌洋回神,“大概半年吧。”“你的神力..可以傳送?”沈殿辰試探性地開口,語氣中帶著幾分小心翼翼,同時偷偷地觀察著陌洋的神色變化。他知道陌洋的身體狀況並不樂觀,這麼多天的相處中,他也從未見過對方使用過神力。陌洋的臉上卻冇有任何異樣的表情,聲音十分平靜:“我神力有損,現在恐怕也與常人無異。”聽到陌洋的話,沈殿辰不由的感歎一句同是天涯淪落人。既然無法使用神力傳送,那他們便隻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