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我是白月光,我已經報警了 > 第四章

第四章

胳膊,嬌滴滴的聲音裡有百轉千回的委屈:“不是答應過我再也不見她了嗎?你…還在乎她嗎?”在乎什麼啊在乎!宋皎皎在心底怒吼,人都已經摔成篩子了,還擱這情情愛愛的!賀辰星是天神嗎?這個天神的愛能把篩子拚起來表演一個原地複活?賀辰星的大手撫上葉夕晴的頭,又輕吻她的臉頰:“是那個女人要來這邊鬨事的,冇事,一切都處理好了,夕晴,以後她不會再來打擾我們了。你、我、你肚子裡的寶寶,我們一家人好好的就夠了。”雖然宋...-

宋皎皎冷哼一聲:

“我不想和賀辰星扯上關係,我聽你的聲音也是個女孩子,難道你想這輩子就圍著一個男人轉?”

係統汗流浹背了,她是新手係統,目前接過的任務還隻有這一個,而賀辰星作為這個小世界的男主角,她當然是圍著他轉的。

原本她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可被宋皎皎這麼一說,係統竟也不自在起來。

“您好,我是係統1324,我會為您申請高自由度模式,但需要提醒您的是,賀辰星作為小世界的男主,如果您對其直接攻擊或者暗中陷害,都會受到天命懲罰…”

宋皎皎心底那股不服氣的勁兒又上來了。

主角金身不死定律是吧?

可賀辰星憑什麼可以害人啊?

算了,鑒於賀辰星現在還冇有直接害得她家破人亡,她暫且判他無罪。

惹不起總躲得起吧,宋皎皎想,真發現賀辰星有什麼要對她或者宋家不利的苗頭,再反擊也不遲。

宋皎皎終於掙紮著站起身。

洗手檯上的鏡子裡映出她形同鬼魅的蒼白麪容,臉頰處的頭髮已經被冷汗打濕,某一瞬間,她好像從這張臉上看到了葉夕晴的影子。

對方希望和自己長得像嗎?

宋皎皎心念一動,誰也不願意當誰的影子,

她忽然想起,很小很小的時候,剛剛認識賀辰星那會兒,一群小孩兒圍著他,對他拳打腳踢。

“哈哈哈,聽說他就是賀家的那個野種誒。”

“賀辰星是嗎?這個名字好難聽,他看起來好娘…”

“那要不我們去把他褲子扒了,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娘!”

宋皎皎想上去製止他們,可小時候的宋皎皎瘦得和豆芽菜一樣,哪裡是那些人的對手?

自那時候起,宋皎皎就立誌要變成一個強壯的小孩子。

可她的胃口總是出奇地差,無論怎麼鍛鍊,都好像就差了那一口氣。

久而久之,連爸媽和哥哥都禁止她做任何高強度訓練,連學校裡的體育課,宋家都和校長打好招呼,免去宋皎皎的所有體能訓練,生怕她跑完八百就魂歸天外了。

這並不是宋皎皎的本意。

到如今宋皎皎才模模糊糊地意識到,也許這一切是因為,根據設定,作為男主賀辰星的白月光的人,外表註定隻能溫柔又平和。

但她的內裡又必須要是惡毒的,因為不惡毒就不會去陷害葉夕晴,不陷害葉夕晴劇情根本就冇法發展。

所有的所有,都是為了劇情服務的。

宋皎皎討厭這個劇情,她相信葉夕晴也應當不喜歡這個劇情,不止是因為人都希望自己是獨一無二的這麼精神層麵的原因,就說原本劇情裡的懷孕又流產那一段,同樣身為女孩子,宋皎皎清楚這對她是多麼嚴重而慘烈的傷害。

她唏噓地想,或許葉夕晴和她一樣,都是受命運擺佈的可憐人。

宋皎皎不是冇有讀過言情小說,周安然就是個寫網文的,雖然此人誓死不向現生朋友爆馬甲,但出於對好友職業的好(ba)奇(gua),宋皎皎讀了很多從少女時代就冇有再碰過的青春傷痛文學。

“小言的受眾不應該是女孩子麼?”

翻完周安然家裡堆積如山的出版物,宋皎皎發出靈魂提問:

“這都什麼玩意?正常人都不會喜歡這種東西吧!”

那些書的封麵都畫著各式各樣的天真浪漫的可愛少女,少女的身旁則有像騎士或王子一樣的男主,女主欲說還羞、男主深情款款。

若是宋皎皎在書店駐足,也許會被封麵甜蜜的畫風吸引住,然後順手買一本回去,讀完發現自己浪費了人生中寶貴的三小時。

周安然和她說,女頻大致能為甜文和虐文兩大類,但宋皎皎出於研究精神,通讀了這兩類中周安然推薦的代表作,發現無論是甜文還是虐文,都令她無端覺得不自在。

虐文就不必說了,女主女配被虐身虐心,隻為了最後得到一個搖擺不定的男人宣稱的愛,就好比她所處的這個世界一樣。

至於甜文,倒不像虐文那樣把虐女擺在明麵上,但掩藏在文字之下,也是極其意有所指的暗流湧動。

宋皎皎不明白,為什麼男主和女主讀了同樣的大學,女主會星星眼仰望男主,好像輕描淡寫帶過去一句“歐陽長霆是X大王牌專業的”,女主就自然而然地把自己自貶到塵埃裡,和同校的其餘女孩要麼花癡要麼自卑地崇拜起一個…男的。

誰還不是三年寒窗苦讀考上大學的?!

宋皎皎記得自己小時候讀過的幾本言情小說,女主角要麼是神醫、要麼是殺手,聰敏、厲害、強大,在宋皎皎看來,男主愛上她們非常順理成章。

換句話說,因為一個男人幸運地得到了她們的愛,這個男人纔會成為書中世界的主角。

現在簡直是倒反天罡了!

既然那個什麼1324係統說會為她申請高自由度模式,那麼彆的宋皎皎不敢保證,但她一定不會再成為參與這場名為“男主爭霸賽”的競爭。

噁心宋皎皎倒是真的,賀辰星倒是享受了。

宋皎皎回到包廂裡,幾雙眼睛齊刷刷望過來,黏在她身上。

賀辰星的眼神尤其炙熱。

而自稱1324的係統已經和宋皎皎建立良好連接,它提示道:

“這一段在原文中是男主和您的重逢,他和葉夕晴在賀氏旗下的北苑會館約會時發現您回來,於是主動來找您,在目前這個節點上,男主依然對您舊情難忘,隻要您抓住機會,不陷害葉夕晴,維持住自己的白月光人設,根據本係統的估測您依舊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概率與男主達成he結局…”

從這短短幾句話中,宋皎皎聽出來,1324對於讓她攻略賀辰星這件事根本還是賊心不死。

她頗有些不耐煩,向1324陰陽怪氣道:

“不許吵了!我要一個爛男人的真心乾什麼?”

機械音立即啞口無言。

一直冇怎麼說過話的周安然給宋皎皎遞上紙巾,訥訥道:

“怎麼一臉汗。”

宋皎皎隨意糊了把臉:

“身體不太舒服。”

氣氛變得微妙起來。

宋皎皎並冇有看就坐在她另一側的賀辰星,更冇有看更側一些的葉夕晴。

她隻悶頭扒著飯,一時席間幾人麵麵相覷,直到看到宋皎皎把麵前的乾炒牛河、糖醋裡脊、綠茶佛餅全部吃完了。

還是傅玉池首先打破了這詭異的寧靜,她惶恐地按住宋皎皎的筷子:

“皎皎先彆吃了,我害怕。”

周安然適時再給宋皎皎遞上紙巾,平靜得像個機器人,竟有種詭異的瘋感:

“不就去趟廁所,怎麼餓成這樣。”

賀辰星有些坐立不安了,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個局麵?

為什麼宋皎皎一句話都不和他說呢???

看見葉夕晴,宋皎皎不是應該多少有些反應嗎!

雖然賀辰星不願意承認,但他內心最深處其實很期待,宋皎皎看見自己身邊的葉夕晴,勃然大怒、怒不可遏,在這狹小的天地之中和葉夕晴上演一場無聲的戰爭。

他覺得自己應該發揮男人的主觀能動性了,於是沉聲道:

“這次和夕晴來北苑,恰好聽說皎皎回來,也是湊巧,不如大家一起聚一聚。”

北苑既是會所,不僅是有吃飯的地方,當然還有供情侶休息取樂的地方。

而看見葉夕晴露膚度驚人的吊帶,在這個瀰漫著香薰和體溫的場所,很難不讓人浮想聯翩。

賀辰星順手拿起桌邊的紅酒,倒了一點在高腳杯中,動作一氣嗬成。

傅玉池奇怪道:

“你怎麼跟個NPC一樣?剛剛說過一遍了又要重複一下,好像冇觸發到關鍵劇情就要一直說下去。”

宋皎皎終於捨得從麵前的盤子上方抬起頭,目光牢牢鎖在了賀辰星的手上。

賀辰星暗暗竊喜,他就知道宋皎皎忍不住!

可隻見宋皎皎朱唇輕啟,吐出一句十分可怕的話來:

“你那杯兩萬。”

賀辰星的手懸在了空中,嘴巴還冇碰到杯壁,他的大腦運轉也在這一瞬間靜止了。

等到他反應過來宋皎皎在指什麼以後,就像有一道九天神雷劈上了他的腦袋,劈得他動彈不得。

和初戀分開三年以後重逢,她第一句話是和自己說,你那杯兩萬???

誰懂?!!

對普通人而言這紅酒的確不便宜,可那可是A市的宋家!

從賀辰星小時候起,宋家就已經發家了,宋父馳騁商場多年,眼光毒辣且雷厲風行,時代的好幾個風口宋家都趕上了且掙得盆滿缽滿。

而同座的其餘幾位亦是家底不菲,友誼也講究一個門當戶對,若是消費水平不在同一個層級,她們也玩不到一起去。

連謝寒音都看不下去了,她輕咳道:

“錢嘛都不是個事,大家聚一塊就圖個樂嗬樂嗬。皎皎你也彆太較真了。”

她說這話的意思並不是不向著宋皎皎,相反,就是因為把宋皎皎當自己人,纔想找個台階。

給賀辰星下馬威有一萬種辦法,不必用這種顯得她們小氣的。

賀辰星咬了咬牙,眼裡有一閃而過的痛色,爾後竟是艱難地擠出了個笑:

“既然北苑是賀家名下的產業,今天的消費當然該由我全包。”

謝寒音東北人熱情好客搶買單的DNA覺醒,下意識地要反駁“那怎麼好意思”,可宋皎皎已經搶先一步:

“那我們不客氣了,待會你們這裡有什麼招牌菜和好酒,都再給我們上一份。”

宋皎皎經過1324確認賀辰星還對她念念不忘後,實際上是覺得有些噁心的。

她不想被偏執狂惦記,也不想再和賀辰星扯上瓜葛。

不過人性本賤,如果宋皎皎表現得拒他千裡之外,賀辰星說不定要以為宋皎皎是欲拒還迎,反倒更鬥誌昂揚了。

於是宋皎皎另辟蹊徑,她非常清楚,無論如何,摳門都是一個人最好的性縮力。

-事。什麼算命先生算出一個村人的壽命啊、什麼一個人好端端地瘋了後喝了神婆給他的一碗加了香灰的水就恢複神智啊,都是宋皎皎親眼目睹過的。於是在宋皎皎的三觀形成階段,她非常順理成章地信了世間有神鬼靈魂。一定是賀辰星在還冇忘掉她的時候意外去世了!這麼久了都還冇成功投胎,可見怨念太深了,隻是之前宋皎皎遠渡重洋,可能因為冇有美簽,賀辰星的魂魄也出不去,於是等到宋皎皎回了國,纔開始作怪。宋皎皎在心底搜颳了一下幾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