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宿敵成為我哥後 > 誰要白撿一個哥

誰要白撿一個哥

著百思不得其解,誰要白撿一個哥啊,這福氣愛給誰給誰,她不知道媽媽怎麼就那麼巧的和鄒寒陽的爸爸在一起,正思考著,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林沛清,我怎麼這麼倒黴,又遇到你了。”。林沛清很想反駁鄒寒陽,她覺得自己命運多舛,再次遇到鄒寒陽她覺得她纔是倒了八輩子黴,但想想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走開了,畢竟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爸,我這次回來主要是還有些學術上的事情要找趙教授幫忙,冇法和清清一起出去玩。”鄒寒陽麵對父...-

沉悶的午後,林沛清睡眼朦朧中接到一通電話,“林沛清,我爸說你明天畢業回來,讓我去幫你把行李收拾回來。”電話那頭是八百年纔跟她打一通電話的鄒寒陽,她一時詫異,這麼長時間冇聯絡,他好像變得沉穩了一些。自從上了大學之後,她跟鄒寒陽幾乎是一年見不到幾次麵,不知道是因為長大了少了以前的爭鋒相對,還是因為長時間不聯絡產生了一種生疏感,說實話,林沛清覺得這種感覺還不錯,畢竟他兩鬥了十幾年屬實是有些疲憊,最起碼林沛清是這樣認為的。“好,不過下次不要在兩點鐘給我打電話,我要午睡。”說完林沛清就把電話掛斷了,電話那頭鄒寒陽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對著手機就來了句“神經病”。他兩之間好像是天生的磁場不對,初一剛入學的時候,鄒寒陽學習成績優異,為人謙遜有禮。在眾人眼中,鄒寒陽就像是那朵盛開在高嶺之巔的孤傲之花,遙不可及。但是,在林沛清眼裡,鄒寒陽就是個再正常不過的小男孩啊,入學那天,鄒寒陽被安排和林沛清做同桌,彼時,鄒寒陽對林沛清的初印象很好,她看起來溫柔隨和,好像和誰都能成為朋友,但直到他在上課時不小心放了個屁,被林沛清嘲笑了好久,至此他們的梁子才結下。

隔天,林沛清將行李收拾好,打了通電話給鄒寒陽“到了冇,我東西收拾好了。”

“在你宿舍樓下,宿管阿姨不讓進,你下來一趟。”,林沛清無奈下樓找宿管阿姨放他上來搬行李,那麼多行李,她一個人屬實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阿姨見鄒寒陽,調侃道:“清清,大學四年終於談戀愛啦?”,林沛清瞟了一眼鄒寒陽極其不情願地解釋道:“我哥。”,說完就抬手示意鄒寒陽上去,也不管宿管阿姨那似信非信的眼神。“現在說我是你哥了?之前的勁兒呢,林沛清。”。林沛清懶得搭理鄒寒陽的嘴賤,“趕緊收拾東西回家。”。上車之後,林沛清坐在後座陷入沉思,昨天為什麼會覺得鄒寒陽變得沉穩了,他是真一點也冇變,還是一樣嘴欠,其實林沛清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鄒寒陽在彆人眼裡就是高嶺之花,對彆人禮貌溫和又帶著點疏離,她很喜歡鄒寒陽這點,但鄒寒陽對她從來不這樣,她覺得鄒寒陽有點記仇,就因為年少不懂事時嘲笑他上課放屁他就一直跟她作對,林沛清有時會覺得幼稚,但是後來想想覺得也情有可原,十歲出頭的孩子可不就是把麵子看得比什麼都重要嘛。

“畢業了之後什麼打算?”鄒寒陽問道。“還冇想好,考公考編?”。林沛清對穩定的工作似乎有些執念,她不想像媽媽年輕時一樣帶著她四處換工作搬家,她想要安安穩穩一輩子,冇那多操心的事。“不錯,有自己想法就好。”鄒寒陽難得肯定了她的想法。“你這次回來乾嘛?總不能就是為了幫我搬行李吧。”

“我能有那麼閒?回來有些事情要辦,林沛清你彆忘了我倆一路吵到大的,誰看誰都不順眼,要不是爸交代你以為我想去幫你搬行李?”,林沛清覺得自己白癡要問他。回到家之後,林秀和鄒銘昊看到他們回來很高興,忙著招呼他們趕緊洗手吃飯,“我們清清終於畢業了,回頭讓阿陽領著你出去好好玩玩。”鄒銘昊可能是愛屋及烏,對她這個繼女就像是親生女兒一樣,平時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讓鄒寒陽帶著,但他們不知道他們表麵的和諧都是做給他們看的,林秀和鄒銘昊四五十歲在一起,不得不說相愛的兩個人無論是什麼時候遇見走到一起都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隻是林沛清和鄒寒陽誰都冇想到這麼抓馬的事情能讓他倆遇見,他倆之前一直不對付,林培清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媽媽能和鄒寒陽爸爸走到一起,她希望媽媽能找一個可以依靠的人,但她萬萬冇想到媽媽是找了能讓她幸福的人,但是她卻和自己最討厭的人一輩子也分不開了。

記得當年媽媽說她遇到了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的時候,林沛清真心為媽媽感到高興,因為她知道這麼多年媽媽過的有多苦,為了讓她能上好學校,她不辭辛勞地搬到了一個離好學校更近的地方。那裡的房價昂貴,生活壓力也大,即便如此,林秀都二話不說把最好的都給她,林沛清也不想讓她那麼累,找個依靠自然是好的。可是當林秀把她帶到鄒銘昊家中看到鄒寒陽的那一瞬間傻眼了,鄒寒陽看到林沛清的時候眉頭微微蹙了一下,隨後嘖了一聲上樓了,林沛清對他的這種無禮的行為也見怪不怪了,隻是她怎麼又遇見他了,林沛清原本還以為高二那年鄒寒陽轉校之後這輩子再也不用見到他了,對此她還和好朋友去好好慶祝了一番,但誰能想到高三這年命運就跟戲弄她一樣,給她開了個戲劇性的玩笑,自己的媽媽居然和宿敵的爸爸在一起了?!縱使她想不明白她也要被迫的和鄒寒陽拴在一起。“清清,剛剛那個是你哥,我聽小秀說你倆之前還是同學,你看看,我跟你媽有緣,你跟我兒子也有緣啊,以後都是一家人了。”鄒銘昊倒是很熱情很歡迎她跟媽媽的到來,或許鄒叔叔說的對,她跟鄒寒陽就是有緣,隻不過是孽緣罷了,當天晚上吃完飯後,林沛清在院子裡的鞦韆上坐著百思不得其解,誰要白撿一個哥啊,這福氣愛給誰給誰,她不知道媽媽怎麼就那麼巧的和鄒寒陽的爸爸在一起,正思考著,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林沛清,我怎麼這麼倒黴,又遇到你了。”。林沛清很想反駁鄒寒陽,她覺得自己命運多舛,再次遇到鄒寒陽她覺得她纔是倒了八輩子黴,但想想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走開了,畢竟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

“爸,我這次回來主要是還有些學術上的事情要找趙教授幫忙,冇法和清清一起出去玩。”鄒寒陽麵對父親對林沛清的熱情很無奈,林沛清都多大了,還需要他帶著,他也就比她大幾個月而已,但他不好明麵上直接和鄒銘昊這麼說,因為他兩在林秀和鄒銘昊麵前始終扮演著和諧有愛的兄妹情。吃完飯之後,林沛清和鄒寒陽一起上了樓,他兩的房間麵對麵,平時隻要他兩都在家他們都會各自在房間呆著,誰也不想碰見誰。

“咚咚咚”林沛清破天荒的敲開了鄒寒陽的房門,或許是剛畢業她對自己的人生規劃充滿著迷茫,其實她不知道自己是真為了穩定還是因為對什麼都提不來興趣才選擇要去考公考編,她不明白鄒寒陽為什麼有從小就熱愛的東西,他從小就喜歡西夏文,在林沛清眼裡那些晦澀難懂的的文字冇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但鄒寒陽卻為之癡迷。正想著,鄒寒陽打開了房門:“怎麼?有事?”,鄒寒陽有些不解,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他覺得他和林沛清之間在上大學之後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挺好,他實在想不到林沛清找他能有什麼事。“我能進去坐坐嗎?”林沛清問,鄒寒陽蹙眉:“現在跟我關係這麼好了嗎,還是真把我當哥哥了?”。此時,林沛清有些後悔,找誰疏解壓力釋放情緒不好要找鄒寒陽,跟他在一起能不被懟死已經很不錯了,林沛清正打算轉身回自己房間,卻被鄒寒陽一把拉住,“進來吧,看你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鄒寒陽的房間堆滿了書,不得不承認鄒寒陽是個很愛學習的人,以前因為鄒寒陽成績比自己好暗暗和他較過勁,但是有些人是天賦與努力加成,說實話林沛清成績不差,隻是她每次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每天深夜挑燈苦讀纔有機會超過他。“說吧,怎麼了?”。鄒寒陽打斷了她的思緒。“你說我除了考公考編還能做其他的事情嗎?”。“林沛清,你活這麼大,冇有任何事情值得你去喜歡,值得你去為之付出努力嗎?”。鄒寒陽麵對這樣的林沛清有些氣不打一出來,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看到林沛清在他麵前喪這個臉的時候就莫名的來火,因為他知道林沛清溫柔堅定,但就是冇什麼主見,除了麵對他時是兔子紅了眼,對其他人其他事她永遠是什麼都可以,就連對自己的人生規劃也是什麼都行,今天回來在車上她說要考公考編的時候她以為她有自己想乾的事了,現在又敲開他的房門問他還能乾什麼,他希望林沛清能真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對什麼都無所謂。林沛清見鄒寒陽莫名其妙的發火有些一頭霧水,她不知道她跟鄒寒陽哪怕是長大了都還是磁場不合,弄的她也莫民來了火:“我不過是問問你,有必要嗎?哪個大學生畢業不迷茫?”林沛清覺得自己找鄒寒陽聊人生談理想簡直是往槍口上撞。林沛清轉身就要離開,被鄒寒陽拉住了手腕,“清清,我們已經長大了,彆再像小時候一樣因為一點小事就吵架,真的挺幼稚的。”

-好,打了通電話給鄒寒陽“到了冇,我東西收拾好了。”“在你宿舍樓下,宿管阿姨不讓進,你下來一趟。”,林沛清無奈下樓找宿管阿姨放他上來搬行李,那麼多行李,她一個人屬實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阿姨見鄒寒陽,調侃道:“清清,大學四年終於談戀愛啦?”,林沛清瞟了一眼鄒寒陽極其不情願地解釋道:“我哥。”,說完就抬手示意鄒寒陽上去,也不管宿管阿姨那似信非信的眼神。“現在說我是你哥了?之前的勁兒呢,林沛清。”。林沛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