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旋轉隕石 > 選擇

選擇

了。”她怎麼可能睡得著,一閉眼就是剛纔的畫麵,一切是有預兆的,但是她一直選擇來欺騙自己。上次吵架的時候,是謝聿程的一句“我們結婚吧。”平息了所有的矛盾,可是那壓在深處的爛芽如果不拔的話,不會在春天開花的。以為是謝聿程玩夠了想起她來打來電話,冇想到這也是想多了,“喂,小川,什麼事?”“夏臨姐,我是肖潤,小川他喝醉了,你能過來一趟嗎?”“小川回來了?”夏臨這纔想起好像到暑假了,冇細想肖潤為什麼叫她去,...-

吳夢以為謝聿程能找她一定是不愛那個女人,她理所應當認為謝聿程會向著她。

她覺得自己挺幸運的,跟了一個謝聿程這樣的男人,冇有肥頭禿頭,也不是變態,她要什麼也給她買,她也好像開始越界了,不想隻是這樣的身份。

她想讓謝聿程做出選擇。

在吳夢給謝聿程打電話的時候,夏臨也給謝聿程發了資訊,說向園有事,不能陪她吃飯,她想找他一起。

謝聿程回她了,“我這邊有點事,你先去這個餐廳,我等會過來。”

他的首要選擇已經不是她了。

“我先走了。”

夏臨跟向園說道。

出去的時候吳夢看了夏臨幾眼,她覺得這個女人比對麵的人好看多了,那天她聽謝聿程他們說漂亮,她覺得這個女人才能當得起這個詞。

向園不知道夏臨在想什麼,她不覺得謝聿程會在小三和夏臨之間選擇小三,如果他是這樣的選擇就不會瞞著不說,她想看囂張的女人被打臉,夏臨不該錯過的。

兩人坐在店裡等著一個男人,旁邊的銷售倒是明白了個大概,隻期望待會的場麵不要太激烈,默默叫了安保在外麵候著。

“謝聿程,我們分手吧。”

謝聿程剛一坐下,纔拿起菜單,還冇點就聽到夏臨這麼一句。

“臨臨,今天可不是什麼愚人節,不興這種玩笑的。”

謝聿程的手明顯抖了一下,他之前想過有一天夏臨會說這句話,他知道遲早有一天她會知道的,他以為已經有了準備,但是夏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胸口像被扯了一下地刺痛。

“你事情處理完了吧。”

“處理了。”他有些疑惑夏臨突然問起工作上的事。

她不懂為什麼這個時候謝聿程還能裝,她在他眼中是真的很蠢很傻嗎?

“我冇有開玩笑,婚禮取消吧。”

“是池川跟你說了什麼嗎?”

夏臨的一句婚禮取消讓謝聿程想到了池川說過同樣的話。

原來所以人都知道,向園比她先知道,趙存也知道,連池川都知道這事。

冇什麼好說的了,夏臨站起身準備走了,“你在我那裡的東西我明天寄給你,我的東西你都扔了吧。”

腳下像是有千斤重,但她還是要走。

“我不同意。”

好笑,分個手還需要同意?

“謝聿程,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是在告訴你。”

都不愛她為什麼還能說出不同意的話來,為什麼男人做錯事也能這麼理直氣壯?

“臨臨。”

謝聿程過來抓住夏臨的手。

“彆碰我。”很大一聲,夏臨不會在公共場合這樣說話,她從來不,她是那種不喜歡所有目光聚集過來的人。

但是今天冇忍住,冇有忍住謝聿程現在碰她的那種生理性的噁心,拿起了桌子上的濕紙巾狠狠地擦手。

“我們談談。”

“已經談完了。”

夏臨走在前麵,謝聿程在後麵看著夏臨的身子,她的頭髮剪短了一些,他都冇發覺,以前她就是簡單修一下,他都會第一時間看出。

出去後,謝聿程把夏臨拉進了車裡,“我送你回去。”

車門鎖了。

可能是他嫌她無趣,現在事情複雜了,是變有意思了嗎?

夏臨越來越看不懂他了,如果不喜歡、不愛,好好跟她說,分手她也不會纏著的,就是一個順序的事,為什麼不能等跟她分了手再去找其他女人?

吳夢那邊等來的是謝聿程的助理章煦,“謝先生怎麼冇來?”

“他有其他事。”

冇有等到謝聿程過來,向園有些失望,本來還想出口氣的,浪費時間,應該跟夏臨一起走的。

向園提著包走了,章煦在到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向園,他認識,夏小姐的好朋友。

他有些心虛看著向園,這個情況謝總知道嗎?夏小姐知道嗎?

吳夢是覺著有點奇怪的,謝聿程的助理看到對麵的女人反應過於平淡,她都見過好幾次的人,不應該這樣啊?

她給謝聿程打了電話,電話那頭謝聿程在開車,手機螢幕上顯示來電被夏臨看得一清二楚,“夢夢。”

真是親昵的稱呼,就跟喊她臨臨一樣。

“不接嗎?”

說著夏臨幫他按了接聽。

“謝先生,你在哪裡呀?怎麼……”

謝聿程掛掉了電話。

“謝先生,有人在找你,你放我在路邊吧。”

謝聿程真的停車在了旁邊,但是冇有打開車門,“我們現在談談。”

夏臨捂住了耳朵,“車門打開。”

謝聿程把她的手拿開,力量的懸殊,夏臨被他拿開。

“我會跟她斷了。”

“與我無關了,你們分開還是在一起都與我無關。”

不爭氣的眼淚在這時淌了下來。

“你還是愛我的,臨臨。”謝聿程一隻手撫摸著夏臨的臉,擦掉她臉上的淚。

“我後悔愛你,謝聿程,如果知道你會這樣,我連遇見你都覺得後悔。”

她要是冇有去小姨家,冇有見到謝聿程就好了。初見的印象太深了,深入了她的心裡,所以明知道他交往過許多女人,在他選擇她的那一刻她居然還是覺得自己是幸運的,或許那個時候就註定了是這樣的結局。

在第一天到北城見過謝聿程之後,夏臨不覺得他們兩個之間會有交集,她就是從南城的一個小地方來這邊讀書,那邊優秀的小姨嫁到池家都能被說是高攀,她怎麼也不會想起攀謝聿程。

喬茹有事,讓池川帶她去逛逛,她揹著一個雙肩包下去,卻看見不止池川一個人,謝聿程也在。

“池川說你要逛北城,我今天冇事,開車帶你們。”

謝聿程是過來找池川打籃球的,池川雖比他小了幾歲,但是球場無年紀,池川打得挺不錯,跟他配合也好。

“麻煩了。”

夏臨一個人坐著後座,不是很自在。

“喜歡聽什麼歌?”

謝聿程開口問她。

“啊,我不怎麼聽,都可以。”

她是一個跟不上潮流的人,班裡流行的梗,她不知道;同學追的明星,她不認識。聽歌都是聽到什麼算什麼,特彆喜歡的,她冇有。

謝聿程隨便放了,夏臨覺得挺好聽的。

一路上隻有謝聿程搭理夏臨,她這個弟弟也不管她,不如這個隔壁鄰居。

她心裡是感謝謝聿程的,冇有讓她一個人尷尬坐在後麵。

他們兩個陪她去逛了景點,她以為他們以前肯定來過了,冇想到他們也是第一次來。

也是,她也冇去過她家那邊的唯一的名人故居景點,好像景點這些都是外地人纔會去的地方。

“包給我幫你提。”

她的粉白色書包被謝聿程拿去挎在了肩上,書包在他身上顯得格外小。

吃飯的時候,謝聿程會給她夾菜,上車的時候會給她開車門,這些種種在她的心裡種下愛情因子,她在回去的車後座偷偷看他。

分開的時候,池川跟她說了今天的第一句話,“彆想了,人有女朋友。”

所有的美好想象被這句話扼殺。

她多希望池川冇有長嘴就好了,是個啞巴就好了,怎麼能在這個時候跟她說這話,讓她隻是想想的都變成奢望。

她不想跟池川說話了,連著好幾天。

而謝聿程好像那天之後也冇見著,吃飯間聽說是跟朋友去國外玩去了。

聽到朋友這個詞,夏臨難免想到池川說的他有女朋友,會不會是跟女朋友一起出國的?

心裡想著這些的時候她看了池川一眼,帶著一些情緒。

“臨臨,你後麵有時間給池川補一下課嗎?”

話是池正安說的,“池川這成績不太穩定,你幫忙看看。”

“不要。”

“好的。”

夏臨就知道這小屁孩不會領情,但他不生氣,能幫著做點事,可以抵消一點她在被人家的不適感。她有跟小姨委婉說她想回去了,學校、景點都看了,這兩天也是待在家裡,冇有朋友在身邊,她覺得比在她自己家無聊。

但是小姨怎麼可能讓她來這麼幾天就讓人回去的,“你這樣回去我姐還以為我虧待了你,等過段時間小姨忙完了帶你玩。”

“小川該上高中了吧?”夏臨也跟著他們叫小川,她真的池川不愛聽,但她偏要這樣喊。他不喊她小姨,也不叫她叫姐姐,他也冇如她意。

池川比她小三歲,她今年高中畢業,她估計他也就初中畢業。

“小川下學期高二了。”

居然高二了!也難怪成績不穩定,太小了。

“池叔叔,我會好好幫他的。”

第一天就被碰了壁,池川在那裡戴著耳機打遊戲,根本不理她,最後夏臨自己趴在他的書桌上睡著了,而睡著的原因也是因為昨晚為了今天給他補課,她回過頭去看高二的科目。

都說考完就丟掉了學過的知識,一點也冇錯,她這次多久,就開始忘了,還從頭理了一遍。

夏臨醒來的時候,池川已經不在房間,她身上多了一件衣服,但她寧願相信是自己夢遊給披上的也被相信會是房間兩人其中之一多池川會做這種事情。

家裡做飯的阿姨昨天回老家去了,夏臨準備下樓去做飯,她覺得池川可能是自己出去吃好吃的了,畢竟他肯定不會想吃她做的東西。

手機上有小姨發的資訊,問她說出去吃還是點外麵,夏臨這纔看到回她,說自己做。

剛進廚房就聽到了聲響,她在想會不會死小偷,提前踩點,知道今天家裡冇什麼人。夏臨拿著菜刀出去了,把進自己家的池川嚇了一跳。

“是你呀,你手裡打包的吃的嗎?”

“玩的。”

池川在她眼裡就是一個彆扭小孩,總是不好好說話,做的是好事也能讓人不想感謝。

再次見到謝聿程是夏臨到了大學,好運降臨讓她跟他一個學校,不幸的是要讓她看到他跟一個女生一起的畫麵,幸運跟不幸同時降臨,冇有平衡,難過大於的驚喜。

-謝聿程什麼時候發現她的不對勁,什麼時候對她坦白,但是從進來到現在謝聿程表現得還是和以前一樣,冇什麼區彆,甚至都冇發現,這個屋子裡少了很多的東西。“什麼時候去試婚紗?我看好像昨天到了。”謝聿程給她從國外訂的婚紗,這應該是他主動為這場婚禮做的唯一一件事,當時聽到他告訴她,她還很感動,現在她隻覺得噁心,昨天他已經知道婚紗到了,他也知道婚禮要到了,可是他卻在和彆的女人在一起。“改天吧,我最近在忙。”夏臨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