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丫鬟放良記 > 第二章

第二章

精明的人還一直把她當女兒疼,可見其城府之深,心思之狠毒。”馬車裡傳出一道清麗婉轉的聲音。旋即又恨恨的說:“要不是憫善師太告訴我當年的真相,誰能想到眾姐妹裡最不起眼的添頭竟然是一條躲在陰溝裡的無心毒蛇。”“這丫頭聽說當年就一直想放出去,就算是近身的大丫鬟,以她性格必定防著她,那麼大的事她未必知道更多。”車子女子冷哼一聲。“問一下大姐姐的死,當年是在府裡出的事,頭兩胎的前車之鑒才讓大太太把女兒接回孃家...-

說起府裡這幾位姑娘,就要從先國公臨終前把庶子都分出去了說起。先頭府裡嫡庶一共六房人家,老國公去後,庶出的幾房都挪出去了,現在府裡隻住了嫡出的大房和三房。哥兒姐兒們的排行就都重新論了。

大老爺承了爵,現在是襄國公,另任了鴻臚寺少卿,主理司儀署。大太太已請封了從一品襄國公夫人、從四品恭人。

大太太生的大公子薑立文十五歲、二公子薑立熙十四歲、大姑娘薑嘉芷十一歲、五公子薑立煊八歲。另還有個周姨娘生的五姑娘薑嘉靜五歲。

三老爺讀書不成,捐了個朝散大夫的散官,不必上職。三夫人一般的也是從五品的宜人。

三太太生的三公子薑立輝十一歲、三姑娘薑嘉鈺八歲。

另有個很得三老爺寵的林姨娘,生的四公子薑立傑十一歲、二姑娘薑嘉蘭九歲。

再有一個三老爺和同窗酒樓詩會時,在街上買來的劉姨娘生的四姑娘薑嘉若七歲,另又懷著身孕,已滿三個月了。

府裡一共有五位公子,五位姑娘,一總十個孩子。現在要選的就是五位姑孃的侍讀丫鬟。

大姑娘處不必說,爭得厲害,人員早定。

二姑娘是林姨娘所出,這般年幼就被教得端著清高才女的姿態,學足了林姨孃的做派,日常與三姑娘掐架,惹得三姑娘時常挨三老爺罵。懷瑾不愛她那做派。

三姑娘是三太太所出,長得嬌美,自己也愛穿紅著綠、佩玉戴金。三太太嫁妝海了去,什麼不給她?縱的她頗為嬌氣霸道,加之性子急,冇耐心。二姑娘一挑一個準,回回吃虧,回回上當。

四姑娘不提。五姑娘是大房周姨娘所出,母女兩啞巴似的人,周姨娘現在除了日日守在大夫人門前打簾子。就是帶著五姑娘縮在院子裡不動彈不則聲。懷瑾不預去那兒困守原地。

若補去兩位夫人院,做不成侍讀丫鬟升不了等,隻能熬,將來放良未必比公中差事上的人便宜。

而且自己已有了正當正理的放良計劃,在夫人院恐被大丫鬟們支使得團團轉,也冇秘處做自己的事,還是得升成姑娘們身邊的大丫鬟,單住一間才成。

況且懷瑾還是有個念頭,想跟著姑娘們去學堂旁聽一下課程,上輩子冇甚機會,這輩子怎麼樣都要把侍讀丫鬟的位置牢牢把住。如此就隻能去三姑娘院了,三姑娘雖然脾氣急,但脾氣走的也快,還頗為大方,想去三姑娘院裡的人也是排著隊。

懷瑾如今不比上輩子初來乍到,什麼都隻知道個表麵的花團錦簇。她和府中各主子體麵丫鬟婆子打了十幾年交道,頗為瞭解他們性格,府內往事,隱秘內情事件也都知道一些。她有辦法讓自己被三姑娘選中。

既然定了三姑娘就要打起十二分的心思來謹慎思量了。上輩子三姑娘院選人進去不到二個月就趕了一批人,發賣了一批人。

後來的人是三太太另補的。仆人們間的訊息是說,三姑孃的奶孃和三夫人派去照顧三姑孃的大丫鬟,貪了三姑孃的財物才被髮賣。

後來棲霞苑也陸續有把丫鬟婆子發賣趕出府的事,這院裡爭鬥不比大姑孃的琅嬛閣少。

懷瑾還在思索三姑娘院裡的往事,綾羅興沖沖的跑進來,急急擠在懷瑾身邊坐了,悄聲說:“我打聽到了,這府裡唯二的嫡出姑娘,大姑娘那兒不用想,早內定了。三姑娘處還冇定,三太太說隨三姑娘選。我們可往這處使勁。”

懷瑾一下笑出來:“看不出你還挑嫡庶。”

“嗐,我一個奴婢挑什麼嫡庶。關鍵是庶出的冇錢,生母也補貼不了幾個,不比嫡出的有外家親長的壓祟表禮,更有母親嫁妝補貼,差什麼都不會差錢,有錢了賞人才大方,我們才能得好。”

懷瑾這下笑得更開了:“那你可如了意,三太太嫁妝海了去,三姑娘也是個手鬆大方的主兒。”

綾羅一聽說喜得什麼似的,發誓必要讓三姑娘選上她。懷瑾不疑她,畢竟上輩子她就被三姑娘選上了,綾羅生的顏色好,又會打扮,天生的會說奉承話,能說擅笑的,又好交酬,雖有些愛慕虛榮,但冇什麼心眼。

三姑娘三夫人都是爽利漂亮愛打扮愛說笑的人,既喜歡人奉承她們漂亮,又喜歡人和她們說笑逗趣。綾羅的性子天生就投三姑孃的喜歡,上輩子綾羅被牽連進三姑娘財物案,雖冇被髮賣卻被降等打發到公中差事處做了灑掃粗使,吃了許多苦,才找機會又擠去了三公子院。

兩人正說著,院裡人漸漸回來得多了,懷瑾便住了嘴,喊綾羅一起去大廚房吃午飯。

國公府裡仁厚,仆人也是三餐,分彆在辰正、未初、戌初。各院裡先領,再是府裡各差房處,最後纔是粗使灑掃連個差房也冇有的人領。菜色雖不好,但每日還是能嚐到葷腥味的,也從不餓著人,除了每日排隊打飯的份例外,菜湯和饅頭是管夠的,隻不許帶出去,隻許在大廚房吃。更不許浪費。

懷瑾和綾羅前兩天剛升了三等,但每日菜色還是和末等粗使的一樣,區彆是不額外拿饅頭,就可以把份例拿回院中去吃。

綾羅長得比同齡人高挑,飯量也大,之前隻好意思多取一個饅頭,每每不到放飯就腹中打鼓了。

懷瑾察覺後就取了兩個饅頭遞給她,兩人開始交好。往後總是綾羅假裝幫她帶,去取兩個,懷瑾再去假裝幫綾羅帶,又取兩個,如此一餐飯額外加四個大饅頭綾羅纔將飽。

他倆不當差來得早,差房各差事處的末等粗使已差不多都走了,公差、粗使、漿洗房的人已來了一些,兩人趕緊領飯取饅頭找個僻靜廊子坐著吃了。

下晌午睡後,嬤嬤們來了,先是把人集中驗了一遍規矩,又訓了幾句話才把人領著往小花廳處去。懷瑾等十二個三等的分兩隊跟在嬤嬤身後。其餘跟在末尾。

一路上懷瑾都在默唸斟酌一會兒請安要說的詞,這是讓三姑娘選她的關鍵。

按規矩,府裡姑娘公子們身邊冇有一等的大丫鬟,貼身使的大丫鬟都是算的二等。姑娘們現在每人兩個二等貼身大丫鬟,四個三等丫鬟。開了院再添四個末等,一個粗使丫鬟。一個專做擔水搬重物的粗使婆子。院裡管事媽媽一般就是奶孃充當,順帶管著所有小丫鬟。

太太和奶奶們處除了各自陪房,另配四個一等貼身大丫鬟,八個二等,八個或四個三等,另粗使婆子兩個。老太太處多四個一等大丫鬟。

姨娘們配一個二等大丫鬟、兩個末等小丫鬟。院子裡還帶一個粗使婆子。

現因大姑娘定親了郡王府,府裡下了大力氣正經教養姑娘們,姑娘們每人再添兩個二等侍讀大丫鬟。一共就是四個二等貼身大丫鬟。為的也是自幼一起長大,將來正好當四個陪嫁。

大姑娘和三姑娘都剛開了院自己住,除了要選兩個侍讀丫鬟外,還要補幾個末等的。另三個庶出的姑娘都是跟著各自姨娘住。除了選侍讀丫鬟,缺了人估計也不會補,畢竟各院的月例都是各院一總領了再往下發。

一路過院穿廊,很快到了小花廳外,嬤嬤進去問了安才又出來領這十二個進去。

眾人依次給姑娘們請安,懷瑾聽到前頭綾羅脆生生語帶笑意的請安,一連串恭維的話脫口而出,把三姑娘都逗笑了。就知道綾羅還是一樣會被三姑娘選上。跟在綾羅後麵請安的丫頭機靈也學了口誇讚了姑娘們。

上輩子這個丫鬟就是三姑娘選的另一個,財物遺失事件中被髮賣。

輪到懷瑾時,她才喜氣的說出早就打好的腹稿:“奴婢新買進府的三等丫鬟懷瑾,見過各位姑娘,祝各位姑娘榮光豔豔,喜樂連連。”

話音剛落就聽三姑娘笑著讚道:“好伶俐漂亮的丫鬟,提書箱再合適不過。”

懷瑾知道這是三姑娘定下了自己的意思。

她一早就知道這話會戳中三姑孃的心,叫她隱秘的高興。

大姑娘像大老爺多些,容色端莊大氣有餘,精緻漂亮不足,平日也最不喜人誇她容貌。而三姑娘容色鮮豔美麗,最喜人誇她容貌,更喜聽人硬誇大姑娘容貌。

二姑娘又慣常端著一副詩書才女,清愁淡淡的模樣,最不喜人大說大笑,嫌不端莊冇體統。偏三姑娘最喜歡熱鬨嬉笑的人,二人日常厭惡對方的做派。

自己這兩個祝詞一下子戳了兩位和三姑娘不對付的人,偏又誇她正好正合適。怎能叫她不歡喜。

果然,大姑娘選了內定的兩個後,三姑娘直接點了她和綾羅,兩人趕緊出列站到三姑娘身邊侍候的瑪瑙旁邊。

二姑娘選的還是上輩子那一個。但令懷錦意外的是,二姑娘頓了一下,又指了一個,是上輩子被三姑娘挑走,最後財物案牽連被賣的那一個。

四姑娘這輩子冇有一個低頭垂目、紋絲不動老實不起眼的自己供她選,猶豫了一下,指了一個樣貌身量說話都尋常規矩的家生子。

五姑娘也隻選了一個,和上輩子一樣是早定好的一個家生子。

另外大姑娘又補了兩個末等,三姑娘院裡早滿了不缺末等。其它再冇人選了。嬤嬤看了一眼冇選滿的幾位姑娘,冇做聲,告了退,領著人出去了。還要帶人去夫人們處應選。

小花廳裡眾姑娘散了,懷瑾和綾羅一路跟在瑪瑙後麵,隨三姑娘回棲霞苑。前頭三姑娘和瑪瑙剛進院,裡頭就擠出來兩個三等丫鬟帶著兩個末等的丫鬟,堵在門口你等我拉的說著話,磨了一會兒,看也冇看她們,提著水桶揚長而去了。等懷錦和綾錦進去後哪裡還有三姑娘和瑪瑙的影子。

-,雖冇被髮賣卻被降等打發到公中差事處做了灑掃粗使,吃了許多苦,才找機會又擠去了三公子院。兩人正說著,院裡人漸漸回來得多了,懷瑾便住了嘴,喊綾羅一起去大廚房吃午飯。國公府裡仁厚,仆人也是三餐,分彆在辰正、未初、戌初。各院裡先領,再是府裡各差房處,最後纔是粗使灑掃連個差房也冇有的人領。菜色雖不好,但每日還是能嚐到葷腥味的,也從不餓著人,除了每日排隊打飯的份例外,菜湯和饅頭是管夠的,隻不許帶出去,隻許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