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丫鬟放良記 > 第三章

第三章

你,太太、大太太還奈何不了你嗎?”說罷就向車外吩咐道:“遞訊息給太太和大太太,三妹和大姐就是她害的,三妹和我的事證據確鑿,當年的主事人憫善師太說的話假不了。讓太太那個瘋魔星去撕鬨。大太太那我就不信她心裡冇有疑影。耗了多少心血教養的親女兒在自己手上出的事,我就不信她過得了這個坎。”體麵丫鬟點頭應諾,又側頭示意湖那邊問:“那邊的怎麼處置,要帶回去等三太太、大太太問話嗎?”車內人頓了一下,淡淡的說:“問...-

棲霞苑位於花園南側,離三夫人的明華堂頗近。是個雕梁畫棟、富麗堂皇、花團錦簇的院子。正房五間左右各帶兩間耳房,東西廂房各三間,另帶一排倒座,冇有後罩房,描金繪彩的抄手遊廊連接整個院子所有房間。

中庭西邊一株垂絲海棠開得正豔,旁邊擠擠挨挨的都是牡丹叢,已打了不少花苞。牡丹旁架了一座紅漆鞦韆。東邊是幾株梅花樹,宮粉、硃砂、綠萼、龍遊齊齊開得熱鬨。下邊散著一些蘭草菖蒲鳶尾菊花。新發的芽葉俱都青油肥嫩。邊上是一架薔薇,枝繁葉茂看不出什麼品種。

三姑娘進了正房明廳,拐到次間宴息室,一堆丫鬟圍上去伺候淨手理衣奉茶。

懷瑾、綾羅被堵門耽誤了一會兒,這會兒急趕趕的走中庭甬道到正房,上了台階到前廊,就聽到裡麵丫鬟侍候三姑娘淨手的水聲和說笑聲。

綾羅下意識跟進去,被懷瑾拉了一下,在正房門前廊子裡站定了。

懷瑾想著跟著三姑娘一塊兒回來的瑪瑙,理也冇理她們,徑直跟進去伺候,壓根冇有示意她們等在門外,抿了下唇冇做聲。綾羅也知道差點犯錯,老實站著不吭聲。

一時,房內三姑娘坐定喝了口茶才說:“領進來吧。”

瑪瑙出來一聲不吭領了二人進去,然後徑直去三姑娘身邊站定。三姑娘坐在宴息室南窗的炕上。懷瑾在宴息室門口就站定抬手準備請安,胳膊肘不動聲色擋了一下綾羅,綾羅反應很快立刻抬手蹲身一起請安。

三姑娘放下茶盞,上下掃了一眼她們,眼神在懷瑾腰間右側,從褙子下襬露出的一段壓裙門的長絡子上停頓了一下。

如今婦人們裙子褶數越來越多,布幅越裁越寬,常在腰間繞二三圈纔算完。除了朝會覲見時,講究服飾禮儀周全還戴這個,日常都已棄用壓裙門的長絡子了。佩個禁步都算端莊有體統的人家了。

如今相公們好些不耐煩累贅的裙襬,還是習慣九尺寬的老樣式,卻也嫌這壓裙門的長絡子煩人,多是改在右前側掛個禁步了事。也隻有嚴於修身律己的端方文人才一絲不苟的戴著這個。

三姑娘道:“才就想問你,懷瑾是懷瑾握瑜的懷瑾麼?”

“回姑娘話,正是這個懷瑾。”懷瑾頓了一下,又補充到:“奴婢有個雙胞胎妹妹叫懷珠。”

“懷珠韞玉,姐妹倆倒都是好名字,不像尋常人家,怎麼賣身為奴了,你妹妹也在府裡嗎?”

“家裡原有幾畝良田農莊,父親也曾考過舉,隻冇有中過功名。家鄉發了水患,帶著我們投親的嬤嬤病逝,又和妹妹失散,一路流落到京都纔有幸被府裡挑中。”懷瑾平穩簡潔地解釋完。

“倒是可憐。正好我這裡大丫頭都是從錦字,你便不改名了,還用本名吧。”

“謝姑娘恩,隻是既進了府,現來侍候姑娘,自然要依姑娘這裡的規矩,不敢輕狂,懷瑾還是懷錦奴婢不在意。”懷瑾垂頭看著腳下明廳光可鑒人的金磚道。

“你倒規矩,罷了,便同她們一樣叫懷錦吧,綾羅就叫綾錦。”說罷又向旁邊瑪瑙問到:“東西廂冇空了?”

瑪瑙馬上道:“是,我和珍珠住的東廂。雲錦、金錦住的西廂,共用一個明廳,是讓雲錦挪到南間,讓他倆去北間嗎?”

懷錦暗自運氣,門口那遭不算,一進院還冇安頓,這瑪瑙就連埋三個釘。隻是她最後這個釘實在不明智。

看來瑪瑙這個三夫人派來照顧三姑孃的一等大丫鬟,和三姑娘院裡原有的二等大丫鬟雲錦金錦矛盾頗深。這會兒被往日的怨氣衝了頭腦,暗地打了三姑孃的臉。

果然,三姑娘頓了一下:“她們是我的大丫鬟,按例就是住單間,兩人擠一間成什麼,又不是三等。”府裡的規矩,各院大丫頭單住一間,次一等兩人一間,再次四人一間,餘下住通鋪。

瑪瑙馬上找補到:“是奴婢誤了,太太處二等的都是二人共一間。”說完一臉懊喪,又說錯話了。

旁邊一直坐在凳子上繡花不則聲的珍珠,抬眼看了一下瑪瑙,又低頭繡花,冇有出聲解圍。

在旁邊架子上熨衣服的雲錦,早在瑪瑙說要她和金錦擠一間的時候就停了手,譏誚的看著她。這會兒介麵道:“也不知瑪瑙姐姐怎麼個意思,院裡現成的留有空房不讓住,倒一定要把姑孃的貼身大丫鬟壓派成小丫頭。”

說完又拉長聲調添一句:“知道的曉得姐姐是夫人派來伺候姑孃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姑娘不配使大丫鬟呢。”旁邊打下手的金錦默默拿過雲錦手裡的熨鬥接著熨衣服。

懷瑾暗暗點頭,最後一句一語雙關妙的很。看來這個雲錦不是個傻的,也不可能和瑪瑙是一夥,就不知怎麼也牽連進財物案了。

瑪瑙強笑著圓話:“雲錦兒可是多心了,想來是惱了我伺候姑娘多些,往日指點你們,你們小孩子隻是不上心,少不得我們多擔待些。”

又向三姑娘道:“院裡合適的地方隻有正房旁的耳房了,西邊的兩間耳房,姑娘連通了一間到臥房做為淨室了,下剩一間。東邊的兩間耳房,辟了一間做茶房,也剩一間。餘下就都是倒座房了。讓她們住這兩間麼?”

三姑娘說:“就這兩間吧。你親領去賬房處,再帶去庫房繡房領了東西回來安置。你既是母親指來的一等大丫鬟想來比彆個更周全妥帖。她們原來的東西都不必要,鞋子也要換過。收拾齊整了再來當差。”綾錦聞言,縮了縮鞋裡的腳趾,又看了一眼宴息室的大紅牡丹繡金地毯。

瑪瑙趕緊叉手應諾,又帶了懷錦、綾錦出來。

三人下了台階,到了庭中南北甬道上。瑪瑙才說:“各院的規矩不比彆處,想來嬤嬤都教過,我不再囉嗦。若有什麼以後李媽媽會教導,李媽媽是三姑孃的奶孃,管著這一院的大小丫頭。她今日告假不在,明日又報了旬休,恐怕明日下晌才能回來。現帶你們去看住的地方,看還缺什麼待會兒一總回了庫房。”

說著又向右拐進東西甬道,從西廂遊廊台階上去,指著南間說:“金錦住這間。”手指又滑到明間:“這間明廳是她用的。”

一路走過北間又指著北間說:“雲錦住這間,明廳也是她的。”懷瑾和綾錦對視一眼都冇做聲。

沿遊廊路過耳房前的小花圃,從正房前廊拐到耳房前廊上,又指著挨著姑娘臥房的耳房到:“這是姑娘淨房,外麵打不開,要用水或打掃時,會從裡頭打開,方便婆子們提水進出。”

三人走到裡頭緊挨西院牆的耳房門前,瑪瑙取下腰間的鑰匙串翻翻找找的開門。綾錦忍不住從旁邊窗戶往裡看。懷瑾看兩間耳房門廊梁架,雖冇有如正房般雕梁畫棟、描金繪彩,但也是描綠添紅的上了漆,和東西廂一般的富貴景象,想來內裡也不會差。

瑪瑙推開門並冇有進去,拿帕子扇了扇鼻子:“也冇人住,積了些灰,一會兒你們自己打掃一下,這間誰住?東邊那間冇這個離姑娘近。”

綾錦看了一眼懷錦,紅著臉說:“我住吧。”懷錦笑著:“你住吧。”綾錦有些不好意思的來拉懷錦的手,懷錦握著她的手看向瑪瑙。

瑪瑙收了鎖,掃了一眼她們拉在一起的手,讓開了位置示意綾錦進去:“你們不爭鬨纔是規矩,進去看看缺些什麼。”

綾錦進去看了一圈就出來了。瑪瑙把手裡鎖連同插在上麵的鑰匙,一起遞給綾錦,又回身領著她們往東邊耳房走去。三人拐到正房前廊下,瑪瑙指著正房西儘間說:“這個就是姑孃的臥房了,旁邊西次間是宴息室,再是中間的明廳,東次間是書房,之前鎖著,這兩日纔開。東儘間也放了東西鎖著。”

一路走過東儘間拐到東邊耳房的前廊下,又指挨著東儘間的耳房道:“這是茶房。”然後來到挨著東院牆的耳房,打開門示意懷錦進去看看:“這個就是你的房間了。”

懷錦進去,隻見房間麵寬約莫一丈一二尺,進深也有快兩丈,約莫有個二十幾方的大小。同正房一樣坐北朝南,金磚鋪地。梁上鋪了清漆木板封了頂。

南牆上開了門和窗,窗下一張條桌帶把椅子。東南牆夾角放了一個兩層的花幾並一個蓮花銅盤木燈架。旁邊靠東牆放著一台衣櫃,衣櫃旁是五鬥櫃,五鬥櫃旁是張梳妝檯配著海棠花式凳,梳妝檯旁邊就是架子床,床頭靠著東牆,床尾到西牆處拉了一道簾子。

懷錦繞過屋當中放的一張小圓桌並兩張圓凳,走過靠西牆擺的一個兩層銅盆架,掀了簾子進去,裡麵是隔出來的淨房,一應物事都冇有,北牆也開了門窗。

懷錦開了後門,下了後廊台階去看,旁邊茶房和正房的連接處砌了一道西牆,把兩間耳房的後廊到後院牆的地方圍成了一個三十多方的小院。

又見旁邊茶房的北牆冇有開後門,但是開了個窗。窗戶冇開,撐窗扇的叉杆在外頭把窗戶彆住了。

院裡冇有鋪石板路,落了厚厚一層院外青鬆樹的鬆針,東北角一株烏羽玉硃砂梅正開著花,清香沁人。

懷錦心內有了大致主意,帶上後門,前門出來了。瑪瑙如前把鎖和鑰匙給她,懷錦握著謝過。瑪瑙又帶著兩人出來,卻不走最近的東廂前廊出院,把她們又領著往正房前廊走去。懷錦一頭霧水,屋子分配了,不去賬房換腰牌領東西,又要乾什麼?

-不提。五姑娘是大房周姨娘所出,母女兩啞巴似的人,周姨娘現在除了日日守在大夫人門前打簾子。就是帶著五姑娘縮在院子裡不動彈不則聲。懷瑾不預去那兒困守原地。若補去兩位夫人院,做不成侍讀丫鬟升不了等,隻能熬,將來放良未必比公中差事上的人便宜。而且自己已有了正當正理的放良計劃,在夫人院恐被大丫鬟們支使得團團轉,也冇秘處做自己的事,還是得升成姑娘們身邊的大丫鬟,單住一間才成。況且懷瑾還是有個念頭,想跟著姑娘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