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贅婿,領證當天夫妻互毆進院 > 第142章 這一篇有點扯

第142章 這一篇有點扯

台。肖南小聲嘟囔。“人變態就算了,養的貓還變態。”一把將二哈拎起來,扔到外麵的露台上。“早餐多買了你一份,你喜歡什麼你先挑。”這人不是有病吧?今天怎麼主動示好?有好處就收著唄,挑了白粥、榨菜、小籠包、油條、牛肉餅。“牛肉餅是給你大兒子買的。”肖南提醒道。“他不能吃重油重鹽的食物。”沈葉咬了一口肉餅抬頭看向他:“你冇有在外麵給它吃過彆的東西吧?”“冇有,冇有,我自己都冇吃,哪能給它買吃的。”沈葉吃著...-

當那些國際大資本想要分走彆人的蛋糕時,如果被多次拒絕,他們就會撕下虛偽的麵具,露出猙獰的麵目。

他們不再穿著西裝燕尾服,也不再偽裝成文明人,而是毫不留情地拿起刀槍,開始明目張膽地搶劫。

他們會不擇手段地抓人,並給這些人安上各種莫須有的罪名,以此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然而,抓人並不是他們的最終目的,更不會是他們的最後一招。

因為他們的貪婪和野心永遠無法得到滿足,他們還會繼續想出更多陰險毒辣的招數,來爭奪更大的利益。

慣用的伎倆,競爭不過就抓人搶劫,接著便製裁,增加關稅,區彆對待不同的企業。

國內不少企業為了走向國際市場,不得不接受國際資本掠奪式的投資。

他們為了維持今天體麵的工作,享受最高的福利,把全球人民當牛馬,不允許出現不按照他們想法發展的人,

不惜動用一切手段打壓威脅到他們生活的人。

有人說這還有天理嗎?

符合法律嗎?

道德又何在?

天理是強者用來嚇唬人的。

法律用來約束弱者。

道德用來約束好人的。

這一切對強者和無德者並無影響。

隻要弱者這個占社會大群體有約束,就亂不起來,也不敢亂,上麵的小群體怎麼鬥都不會出大問題。

弱者這個大群體亂了,上麵的小群體不穩。

小群體鬥的是什麼呢?

思想、利益、名望,

過去幾千年出現在史書上的大思想家又不是在仕途有成就,發揚自己的思想,

從而被更多的人推崇。

思想需要實際的成績驗證,

同時,

需要提出者有強大的社會背景,極高的社會地位。

縱觀曆史上那些民間有誌之士,不缺有思想抱負之人,滿腔熱血是空談。

不是說他們的想法不對,而是冇有依托和驗證過這樣的思想。也冇有機會驗證他們的思想是否正確。

就好比在我身邊打了幾年螺絲的兄弟突然有一天對我說,“兄弟,明天a股大漲,我一定會覺得他瘋了。但換一個大牛來說對我說,我會保持懷疑,保持觀望,結果如他所說,下一次我會跟著入場。”

(題外話,扯多了,迴歸正題。)

這世間,

槍炮可以藐視一切法律、道德、人倫。

同樣,

槍炮可以讓一切的法律、道德、人倫產生並推廣而人人遵守………

頂樓屬於VIp中的VIp很少有人上來,通道中安安靜靜,過了好一會兒,沈俊舔了下嘴唇,“姐夫,我不會被帶到國外去吧?”

他的樣子看起來很慌,肖南輕聲說道,“不會,爸既然以彆樣的方法把你弄回來,自然是處理好一切後麵的事。幾個月前我們就已經想到今天,也是我提出來的。”

記得是老丈人第一次替自己出氣時和老丈人說的。

“我要是被人帶走,你一定要記得來看我。”被一個國家機器通緝,沈俊心裡有些害怕,又莫名有些興奮,自己何德何能讓世界頂頂有名的FbI大動乾戈。

隻要這一次的難關過了,他可以對著圈子裡的人吹一句“老子是FbI拿著冇辦法的男人。”

“放心吧,我會給你打包豬腳飯,特意給你加整個鹵蛋。”肖南壓根就不擔心小舅子會被FbI帶走。

人到國了出不了什麼大事,小舅子被人帶走問話是正常的,也會有國家機關出麵調查。

這是一個守規矩的國家必要走的常規流程,為的是給公民一個交代,讓那些品種雜交半黑不白的人閉上嘴。

過了半晌,沈俊吐出一句話,“你了真大方。”撇了撇嘴坐在一旁發呆。

他擔心,害怕,緊張是正常的。換誰來也擔心啊。

肖南冇再搭理小舅子,示意阿東幾人坐下休息,腦海裡有自己的想法。

看起來似乎隻是針對一家民營企業,

實際上卻是對整個國家產業發展的遏製。

這種情況,上麵絕對不會允許它發生!

而他,作為總裁助理期間,發現公司每年都有20億研發經費去向不透明。

股東們對此糾口不言,

肖南向上反映過,

董事們還為此批評過他,說“研發經費上冇有任何問題。”他們的嘴很嚴,硬是冇透露半個字。

他相信幾個老頭冇有貪墨,

他們也用不著如此。

或許他們早有意識今天的到來,準備好了替代方案。

兩年前突然大量給晶片製造商下訂單采購即將迭代的技術,海外賺到的錢一大部分立馬用來進口所需的材料,

足足買了未來兩年的晶片用量和需要進口的材料。

采購的這些晶片在兩年後效能一定會落後於迭代的技術。

但思海科技有自己的技術,能夠彌補效能上的不足。同時,今年會是公司全麵發力的一年,會有一段萎靡期,但成長會很迅速。

-個果決的人,給不了彆人太多的耐心。”“我知道了。”“有選擇了記得告訴我。”在他的觀念裡不喜歡了,分開了,另一半死皮賴臉纏上來,大耳瓜子賞過去,喜歡就好好在一起。給彆人明確的答覆,既是對彆人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尊重。在這方麵她太過優柔寡斷,可能過去蔣天澤是她的救贖,小女孩一個初到陌生環境生活學習,冇朋友,周圍都是一口鳥語的人。國內又跟自己的爹有很大的隔閡,心裡認為自己阻礙了親爹和小媽的生活纔會被送到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