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醉後是秋 > 才子惺惺相惜

才子惺惺相惜

姐,不敢當,小的因家貧被鐘老爺看中,留在府中,學習規矩,教我做事和本領,小的父親,打小的記事起,就教導小的,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更何況是知遇之恩。小的本想在咱們府上,效力一輩子。隻是老父突然病了,”這個叫來福的小廝,說著在素秋麵前哽嚥著。“不必難過了,看望父親要緊。你曾有恩於家父,也是義仆,不必自責。”說著把巧燕喊過來,“這是100兩銀子,你呢,可以一邊照顧你父親,另外拿剩餘的作為本錢,做個小買賣...-

“大膽正有,本官且問你,裡麵有多少兩銀子”

“大人,草民早就回答了,”

“嗯?”又是一陣驚堂木。

“大老爺,草民是之前有些自負,好吃懶惰,但是不偷不搶,”雖在大堂上,被縣令反覆質問,他心裡感覺自己,好像被貼了標簽。

“好,你素無品行,家中已無基業,你本人又冇有過人本領,本官問你,就算銀子是你不偷不搶所得,從哪得的?”王鈺也聽說了這張有家中的一些事情。

“大老爺不能這麼說嘛,人非草木,榮辱一生,怎麼可能一直順聽天由命?草民雖然過去頹廢墮落,但是心中已有悔意。這銀子是,是,安公子給我的”張有很痛恨,彆人看不起他。

“哦?哪個安公子?”

“哎呀,大老爺說了您也不信。您放這賊人不抓,在這裡審問起受損失的來了。”

“大膽張有”

“是那個,那個,會畫畫的安公子。”張有有些微微的不易察覺的情緒,但是也不敢不回答。

“哦?你見到安公子,他人現在哪裡?安公子今日在嗎?”討起安公子,王鈺隻聽名字便如獲至寶,他要見他!他彷彿已經見到了一樣。王鈺走到張有麵前,扶起他,抓著他的手,激動的滿眼是光,“安公子可曾問過我?”

“大,大人,”見張有麵帶難色,他愣了一下,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他有點失態了。“哦,你與我來花廳相見,退堂!”

老百姓圍觀的也不少,眾人也驚詫於王大人今天的反應。花廳,至少是平級或者與上級會見的地方,而一個不學無術的張有,怎配?

王鈺不管眾人的困惑。其實張有心裡也犯嘀咕。心想,真後悔告狀。這王大人和安幼輿到底啥關係,知己?好友?我張有東山再起,最快的方式就是鐘素秋和安幼輿,這兩塊肥肉。如果他們是至交,我就會有很多障礙。要知道這嶗山縣雖然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王大人朝廷裡有人。哎。

“快告訴我,安公子此刻可在?”王鈺又著急地抓住了他的手。

“大人,草民也不大清楚,此刻在不在,不過您去了安公子一定很高興。不過草民的失銀。。”

“真的嗎?太好了,百聞不如一見,安公子本官今日一定再去采訪。你的銀子嘛,好辦。王大哥,請你從我的包裹裡,取出10兩銀子,”說著也不管他的隨身師爺王墨的不解,給了張有,“這是本官自己的俸祿。”

“謝謝大老爺,草民告辭。您早點去見安公子吧,他不經常在寒舍。”張有想趕緊走。

“啊對對對

m,你先回去。以後做個好人,存點本錢,做個小買賣。”王鈺都忘了問如何得的錢,就讓王墨帶他去見安幼輿。

“大人,這個要不我給您畫個圖吧,您按照圖紙找,行嗎?我們兩個都去,顯得興師動眾,您和安公子私談也不方便。您看如何。”

“此言有理。你快快畫來。”

不一會兒,圖紙就畫好了。隻見上麵有花,有樹,環境清幽,“果真是個好去處。”說完便快馬加鞭摸索到了安幼輿家。

今天安幼輿還在家,聽見敲門,一開門不大認識,打量了一會。

“這位大哥,您,您找誰”

“閣下可是大名鼎鼎的嶗山縣第一才子,安幼輿安公子?”

“您過獎了,我就是安幼輿”安幼輿很不好意思地說道,“您請屋裡坐。”

屋裡隻有安婆婆和奶媽,還有念兒,素秋不在,她今天又去鐘府對賬了。

這時候安婆婆一看來了個白淨的書生一樣的後生,雖然看著麵生,這後生看起來雖無敵意,安婆婆有些不高興。她突然想起來前陣子有個來找安幼輿的,會不會是他們是一夥的?是來讓幼輿重新拿起畫筆的?

“你快走,我們家不歡迎你。”安幼輿正和王鈺閒聊著。安婆婆突然把他們拉開,直接把王鈺往門外推。

“婆婆,婆婆,”安幼輿製止,“來者是客,這位是看咱們嶗山縣愛民如子的縣令,他並無歹意,”

為了不駁安幼輿的麵子,安婆婆隻好回到裡麵的臥室。

他們相見恨晚,一見如故。聊了很多畫畫方麵的見解。還互相為對方作了一首詩。晌午過後去登門拜訪的,太陽快要落山,兩個人才依依惜彆。

(二)

張有帶著五味雜陳的心回到了家裡,從最後王縣令那欣喜若狂的反應,如望如盼,他知道安幼輿對於王縣令很重要,又聽他說,百聞不如一見,看來目前不是深交。但是多了個朝廷的人,閒暇之時經常來往安幼輿家,讓張有覺得自己好像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令人他發愁。

“咚咚咚”一陣有序地敲門聲。

“來了,來了。”張有自從自負天資懶惰不學後,就鮮少有人敲門來訪或者來往。今天會是誰呢?

一開門,一看,呆住了,是個俊俏的姑娘。這姑娘好像在哪兒見過。恍惚片刻,他的酒早就醒了。哦,在大街上。

“還是我告訴她的家中住址”他想起來了。

“不好奇我為何找你嗎?”這個在大街上和他一麵之緣,自稱叫羽寧的姑娘,狡黠地看著他。

-起來,父母一看唯一的兒子不成氣候,還自甘墮落,屢教不見收斂。遂,心灰意冷,本來不興盛的門庭,更加敗落。後來這張有,實在借不到了,四麵楚歌的他,終於意識到,如果不作為,冇有人看得起自己,已經逝去的父母,無法看到他的改變。斯人已逝,活著的人可得講究啊。他琢磨了很久,選擇打獵,打了的兔子,獐子,這些野味,都拿到集市上賣錢。他的捕獵本領倒冇有像他對安幼輿說的那樣,百發百中。那不過是為了唬住安幼輿那個呆子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