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醉後是秋 > 漣漪再起

漣漪再起

花姑子和她緣分已儘以後,每天精神很不穩定。往日和花姑子的恩愛,彷彿昨日;一會兒覺得花姑子還在,一會兒覺得虧欠花姑子太多,特彆是他吃了忘憂草,失去記憶的那段時間。素秋看在眼裡,像個朋友一樣,有時候過來勸慰一下,有時候任由他情緒發作。因為素秋也是同樣的有思唸的人。在她心裡,那個清冷的竹林雪夜,那個她一眼萬年、她想瞭解、想給他溫暖的人,在他最脆弱、最孤獨、迷茫的時候,她想堅定地跟他走。如果不是花姑子突然...-

(一)

“姑娘請坐,”張有忙殷勤道。

羽寧落座,“家中隻有你一人?”她問。

“哎,”張有歎了口氣,“原是鄙人不爭氣,

哎,不提也罷”

“說說,”羽寧來了興趣。

“鄙人不能說是神童,也算是繞有天資,從三歲就對詩書一觸即通。家中二老也都為我感到自豪,然鄙人後來不知何故,慢慢地,厭倦這些詩書,慢慢地,家道也中落,雙親相繼離世。待我幡然醒悟,已是而立之年。親戚、舊識、就連街坊,也不願意與我太多往來,才。。哎。。”

“才什麼?有大哥不要氣餒,”

“哎。父母原是希望我有才學,有長進,能光耀門楣,於是給我起名張有,結果我因為玩物喪誌,才導致現在門可羅雀。哎,悔之晚矣,晚矣”。

“大哥不必氣餒,你才而立之年,常言道,有誌者,事竟成。你還有機會。”羽寧安慰道。

“羽寧姑娘,說實話,你是我自從雙親離世,第一個踏進我張家家門的人,你很特彆,老實說,我覺得你很不一般,不過我還是謝謝你的光顧,你看得起我。”張有說著,竟然有點熱淚盈眶,有點想哭。

“我哪有什麼不一般,不過是看有大哥是個忠厚老實,又自命不凡的人,”羽寧略微沉吟。

“啊,看出來了。姑娘莫不是會讀心術。”張有驚歎之餘,打趣道。

“哈哈,靠觀察。”

“這麼,這麼說,姑娘早就留意鄙人?”已經完全酒醒的張有,心裡麵一方麵覺得像是遇到了知音,又本來就對羽寧獨特氣質略有觸動,心裡也泛起了漣漪,不覺得美美地浮想聯翩。

“哈哈,有大哥可還有酒喝?”羽寧助興道。

“有有有,美景佳人,美酒佳人,不醉不歸。”張有興致高漲。從家裡櫃子裡取出來一罈老酒,“羽寧姑娘,老實說,我還是這麼長時間,第一次和朋友對飲”。

羽寧聽後嫵媚而狡黠地笑了笑,又略帶嬌羞。豐腴的麵龐,對飲一杯後,泛起了紅雲,更像是玉麵桃花。

不知不覺,推杯換盞,兩個人漸漸有了醉意。。。

(二)

話說今天的嶗山縣晴空萬裡。安幼輿的心情也彆樣的好,心裡他都學生都特彆好學,小聰明周梣身體也好了,也來到了學堂。

“梣兒,願不願意,讀完書,去先生家裡看看,先生家裡有好多小可愛,有大白鵝,有小白兔,”待其他娃娃都下學回去後,幼輿對還在苦學的周梣發出了邀請。

“真的嗎?先生,那太好啦。”小周梣高興得跳了起來,不過我怕我回去晚了,爺爺擔心,我可以待一會就回去嗎,先生”

“當然冇問題,如果小周梣不介意,先生可以去你家裡參觀參觀嗎”幼輿和氣地看著周梣。“先生也想采訪你的爺爺,”

一聽這話,周梣略帶為難,“先生,我爺爺年紀大了,不喜歡生人,我知道先生不是冇有交情的人,爺爺脾氣很怪,不喜歡人吵鬨。我可以先去先生家看大白,我早點回去,爺爺就不擔心啦,您看這樣可以嗎?先生”。

“好呀,那我們現在一起回去吧,”幼輿領著周梣往安家趕。

“鐘小姐,你看我把誰領過來啦。”還冇進門,剛進院,安幼輿就興高采烈衝屋裡喊。

素秋聞聲出來,一看眼前這個孩子,不由得怔住了。這孩子看起來也就是六七歲,皮膚不黑不白,眉眼之間看起來,像極了那個他,竹子精,陶醉。

還是巧燕把他們招呼進屋,今天她們炒了一個美味小菜,“孩子,一起吃,歡迎你來先生家做客吃完飯我們再一起和大白它們玩好不好。”幼輿招呼道。

“嗯”周梣點點頭。

素秋還冇緩過神,吃飯的時候,一邊給周梣夾菜,一邊心裡又五味雜陳。“陶醉,”素秋想到這裡,心裡疼了一下,“陶醉,你在哪裡。”

(三)

上次專門去街上書坊,大大小小跑了個遍兒,冇買到想買的修煉的書。陶醉心裡也冇放棄,心裡失常想著,看看還有什麼渠道,能獲得。

要說天下修煉之道,儘在嶗山。這一點,已經成精的冰雪聰明、氣宇軒昂的陶醉當然知道。但是那個地方,有太多的複雜情結。陶醉陷入了五味雜陳的回憶裡。。

親生父母的紛紛離開,還有他的同父異母的悔之晚矣的弟弟,大成,還有最讓他痛徹心扉,想起來連呼吸都是痛的花姑子,還有他不願意麪對,他不敢承認的感情,鐘素秋。。。

“素秋。你還好嗎?”陶醉想得出神,不覺間唸叨道。

小葵聽到了,心裡十分不舒服,但是又不願意接著這個話題說,就看了看陶醉,冇有說話。心裡祈求著:希望陶大哥隻是轉瞬一念。

晚上,小葵在她的房間已經躺下,心中有事的陶醉,輾轉反側,他起身走向小屋後的竹林。

今天晚上月光皎潔,似水一樣,溫柔地落在陶醉身上。依舊記得,那是個充滿風雪的晚上,她在竹林裡,求他帶她走。她是個多麼好的姑娘,嶗山縣第一大美人,冇有一點大小姐的嬌氣,反而是溫婉大方,知書達理,深明大義。雖是個女兒身,但是麵對心中的感情,她敢於麵對。他都要答應了,他的前半生的心頭摯愛花姑子,突然替他作了決定。。

其實離開嶗山後的每一天,陶醉都努力不去想,關於嶗山的過往的一切。但是奈何一旦入心,難以自拔。畢竟素秋還在,她不像花姑子一樣,永久地灰飛煙滅了。

-絕。“畫畫?”獵戶懷疑自己聽錯了。“你給我好的捕獵用的東西,補充給我牲畜都行,你給我幾張紙,”獵戶很不高興,“那點,利利索索地,人無信不立,臥室信你才放生那小獐子的。”“彆生氣,彆生氣,我雖然和鐘小姐是朋友,但是您看嘛,我也是一個。一個男兒,不大好意思跟女兒家張口,我再想辦法,我想辦法。”安幼輿忙勸慰道。心裡也是暗自發愁,找誰呢。“好。你隻要給我剩餘的補給我,我不管你的渠道。”獵戶很不耐煩了,但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