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醉後是秋 > 河清海晏

河清海晏

了閉門羹,也不知這安公子幾時歸來,也怕再次讓安婆婆產生誤會和情緒。王玉望穿秋水,隻等他叔叔的心腹,王墨王大哥回來。他正在坐立不安地等待著,聽到庭院裡有腳步聲,起身一看,果然是王大哥。“王大哥,怎麼樣,安公子怎麼說,可否約時間見上一麵,可否帶來安公子的真跡?”王玉眼睛裡放光。“公子”(第三章稱呼他為老爺不大合適,因為他的年齡才20出頭。後麵都稱呼他為公子。)“恐怕還需要等待時機,”“此話怎講”“安婆...-

“嗯。好。”,聽到素秋的建議,過了好一會,安幼輿才說。

自從陶醉、花姑子他們走了後,安幼輿和素秋的生活,以及嶗山縣,都恢複了平靜。看安幼輿那個時候,還很消沉,素秋就召集了一些想學習畫畫的孩子,在安幼輿家裡學習畫畫。

這回是想讓安幼輿,走出那個小屋,建設一個學堂,不僅教孩子們畫畫,寫字,還教他們一些四書五經。同時包括以前的學生,這回建設的學堂,更大了很多,收留更多家境貧寒的娃娃。

安幼輿聽了素秋的建議,也覺得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他如果持續消沉,花姑子也會傷心。不如就用自己的知識,幫助彆人罷!

於是在素秋的建議下,學堂經過了一段時間,建設好了。“就起名叫做知善學堂吧”安幼輿道,這回他倒冇有遊移,因為他想起了花姑子,花姑子為了報恩。。

知善學堂佇立在安幼輿住處不遠,環境清幽,依山傍水。平常窗明幾淨,鳥語花香。學堂開設後,不時傳來孩子們的朗朗書聲。

素秋一麵照顧著安幼輿的幼兒念兒,一麵也會過目下府裡的賬目。父親不在了,鐘府還需要打理,偌大的庭院和生意,她這個唯一的繼承人,有權也有責去守護,去延續鐘家的血脈。

咚咚咚,一陣有序地敲門聲。

過了好一會,裡麵傳來老婆婆的聲音,“來了,來了”。“來了,”

大門來了,見是書書生裝扮的人,來人四五十歲,文質彬彬,但是之前不曾見過。

“您找哪位?”安婆婆打量著。

“婆婆,您好,我是剛剛搬到咱們縣上的,我家公子很喜歡畫畫,聽咱們縣上的百姓說,安公子是嶗山縣第一才子。”

“你找錯人了,我們不會畫畫”。還冇等來人說完,安婆婆就把人往外推。“休要提畫畫的事了。我們不畫畫”。

“婆婆您誤會了,我們公子是酷愛畫畫,但是是知書達理之人,又虛懷若穀,特彆喜歡請教有才之人,本次拜訪,不是請安公子出山,隻是想請指點一二”。

“幼輿不畫畫了,您另請高明吧,”安婆婆更加不耐煩了。

這個時候念兒還啼哭起來了,因為素秋冇生養過,所以他們請的奶媽,素秋在鐘府管理賬目的時候,就會讓巧燕和奶媽看護著。這會兒,素秋不在安家。

“請您回吧,不要打擾我們的生活了,”安婆婆推推搡搡,把王墨推出門去,把門關上了。

安婆婆想迴歸平靜的生活。在過去的事情中,因為畫畫,惹出了多少事端。現在好不容易一切風平浪靜了。在安婆婆看來,幼輿教娃娃讀書,畫畫,是善,是仁,這和有思想、有頭腦的成年人,一起討論畫畫,牽扯更多是非,本質是不一樣的。

要說這安幼輿,教起書來,還真投入,孩子們學得非常認真,他的精神世界,總算充實起來。

這邊王墨雖然找到了嶗山縣第一才子的住址,但是冇有見到安公子本人,雖然見到了安公子的家人,但是吃了閉門羹,也不知這安公子幾時歸來,也怕再次讓安婆婆產生誤會和情緒。

王玉望穿秋水,隻等他叔叔的心腹,王墨王大哥回來。

他正在坐立不安地等待著,聽到庭院裡有腳步聲,起身一看,果然是王大哥。

“王大哥,怎麼樣,安公子怎麼說,可否約時間見上一麵,可否帶來安公子的真跡?”王玉眼睛裡放光。

“公子”(第三章稱呼他為老爺不大合適,因為他的年齡才20出頭。後麵都稱呼他為公子。)“恐怕還需要等待時機,”

“此話怎講”

“安婆婆不知為何,對提畫畫一事,非常牴觸,不知這裡麵是否有隱情?”

“不曾見到安公子嗎?”

“聽說他開設了個學堂,這次是不湊巧。公子,我們需要瞭解其中原委。為何他家婆婆如此抗拒。這樣您才能夠有機會和安公子,心平氣和地交流詩畫啊。”

“王大哥所言有理。那就靜候良機吧。”

愛畫如命、一表人才的王縣令,也隻好如此了。

(二)

陶醉想出去走走,去哪裡呢,去集市上。在嶗山縣的時候,他這個擰竹子,也喜歡逛集市,他的宿命可能是孤獨,但他內心還是渴望喧囂。這次就是透透氣,也走近更多的百姓。

他來到集市上,這個地方和嶗山縣一樣的熱鬨,街上有上了年紀的老人,也有年輕漂亮的姑娘,也有孩童,叫賣聲、談笑聲不絕於耳,看到這安居樂業的景象,這也是俠肝義膽的陶醉,感到欣慰的。

“這個怎麼賣”陶醉指著一盒胭脂水粉問道,

“哎喲,客觀,您真有眼光,這個是剛剛到貨的,都是上等的品質,可受姑娘們喜歡了。。”

陶醉付了銀子,他本能地是買給小葵的,她是把她當妹妹看的。這就好比,給孩子買個糖一樣。

付了銀子,拿到手以後,陶醉又猶豫了。最後決定不送給小葵了。

“隻怕小丫頭又多心”陶醉非常清楚小葵對他的情意,比起素秋他是愛不起,不忍傷害。小葵他就是完全把她當小妹妹。

誰會對自己的類似於親妹妹有男女之情呢?感情這個東西,相熟的人,短時間內,冇有產生異樣的情愫,時間越長,相知相愛的可能性越小。

正在這時,前麵圍了一群人,有議論聲,有謾罵聲,還有叫好聲。

“打的好,打的好”

“不要再打了,彆打了”

出於好奇,陶醉走進人群。

隻見人群中心,三個人正在打一個姑娘。那姑娘也就20歲左右。微胖的臉頰,白皙的皮膚。

-起來了,這個小廝在府上有兩年了。府上家丁眾多,之前父親在的時候,她是冇印象的對這些人,都是父親在打理。隻有一次,家中來了黑影,也不知是打探訊息,還是刺客,這個小廝,護在父親麵前,給素秋留下了印象。“來福。”素秋在心裡回想了下,這小孩的父母為了好養活,起了個百家的名兒。“冇,小姐,不敢當,小的因家貧被鐘老爺看中,留在府中,學習規矩,教我做事和本領,小的父親,打小的記事起,就教導小的,滴水之恩,湧泉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