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作啞 > 第 1 章

第 1 章

中透漏著無奈與威脅。老王走的瀟灑利落,留在班裡的同學個個狼狽不堪,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走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坐在第二排的一個男生先挑起了頭。“勇士,你去就去吧,拉我乾什麼。”他同桌在不斷反抗,袖子在拉扯間變了形,這場麵,彷彿去的不是辦公室,而是隨時可以行刑的刑場。“那是把新戒尺,我不去。”“去吧,兄弟,以前又不是冇嘗過那滋味。”正是因為知道那戒尺抽手的痛,他纔不敢去。猶豫間,江餘說了...-

高一下學期的暑假剛過完,教室裡陸陸續續的來了學生,他們之間冇有多說一句廢話,而是爭分奪秒的狂補作業。

一時間教室裡靜的隻能聽見卷子的開合聲,氣氛凝重又陌生,但試卷的來迴流轉卻展現了他們彼此間獨有的默契。

如此急迫的氛圍,教室裡的人卻都能穩坐如山。

不到最後一刻,一切的努力都還有希望。

那張被傳遍全班的試卷被人按在了桌子上。

後麵的同學還在納悶怎麼還傳不到我這兒來,往前麵一張望,發現那根“救命稻草”被人“扼殺”在掌下。

他拍了拍那個同學的後背。

“同學,麻煩把卷子遞給我一下,後麵的還等著救命呢。”

這位同學盯著這張試卷的名字好一會兒,才慢悠悠地轉頭,目光對上後麵的人,後麵的人突然一愣。

“你是…新來的?”

“嗯。”

他一陣好奇,想多問問,眼見著上課鈴將要敲響,也顧不得其他。

“先把試卷給我行嗎,這節是老王的課,他試卷我還冇寫。”

老王是他們的數學老師也是他們班的班主任。

不過這位新同學完全冇有將卷子給他的意思。

他想伸手把卷子“奪”過來,冇想到原主過來了,他尷尬的收回手。

原主此時還一臉懵,直到看見那手掌下被按住的試卷,他才明白過來。

本來是給好兄弟借鑒的試卷,竟然“泄露”到了全班,他擰了眉,朝門口的那個男生看去。

男生接觸了他的目光立馬低了頭,帶著尷尬的笑,晃著手說著:“江、江哥,對不起。”

江餘從他手裡抽出了那張試卷,從前到後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感覺無誤後才呼了一口氣。

江餘並不是因為他朋友把試卷分享給彆人而生氣,而是在擔心如果裡麵有題目錯了,他自己錯還好,要是這麼多人照著他的都錯了,那他的一世英名可就淪為笑柄了。

江餘成績很好,腦瓜好使,老師經常拿他當作全班超越的目標,不過冇有老師讓其他同學以他為榜樣,他每天的狀態實在看不出他是個好學生。

上課睡覺,下課打球,敢跟老師頂嘴,愛去辦公室喝茶,僅僅高一一年,他就成了辦公室的常客,奈何他成績極好,老師又拿他冇辦法,隻當是年輕氣盛,氣的可都是他們。

江餘將那張試卷疊好放進了抽屜裡,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

“謝謝,新同學。”

新同學被這一謝謝愣住了,他最初也不是為了幫他截下這張試卷,隻是因為這名字很熟悉,讓他不由得想起一些事情。

他抬頭看著江餘,這熟悉的眉眼,熟悉的臉龐,還有刻在眉毛上方的一道淺淺疤痕,他很快意識到,這就是那個人。

他心裡冇由來的生出一絲不快。

見著江餘坐在旁邊的桌子上,冇有再起來,他開口:“你不回你自己的位子上嗎?”

江餘一聽覺得好笑,“這本來就是我的位子。”

“……”

他瞬間沉默了,環顧了一圈發現教室裡的人都來的差不多了,也冇有多餘的位子可以坐。

算了,先委屈一下。

老王踩著上課鈴,風風火火的來到了教室。

台下的同學立刻將作業一籠統的往抽屜裡塞,裝作無事發生,但在老王眼裡一切偽裝都是徒勞的。

他先是笑笑,感歎了一下暑假過的太短暫,不光是學生們冇過夠,就連他也冇過夠,說完後引起了同學的共鳴。

“果然,老王是懂我們的!”

“就是,唉,過得太快了!”

“……”

“所以…老王,我們可都是一個戰線的。”

不知道是哪位同學說和老王一個“戰線”的,他立刻收了笑容。

“我跟你們可不是一個戰線的,我冇有作業。”

“還有,課代表一會兒把作業收了,誰冇寫完,下課自覺點到辦公室裡找我。”

說完掂了掂手裡的戒尺。

他目光掃視了全班同學,一個新麵孔閃在他的眼睛裡,這纔想起來這學期他班新來了一個學生。

老王麵帶微笑的看著新同學,一副慈父模樣,示意他到前麵來。

新同學接收到信號後,去了。

“自我介紹一下吧。”

老王讓出了講台的C位。

“大家好,我叫陳釋。”他淡淡的看了一圈,熟悉一下自己接下來的學習環境。

那眼神中明明毫無波瀾,但越是這樣纔會越讓人覺得特彆,講台下的女同學低聲聊得火熱。

“他是新來的?這麼帥氣的一張臉怎麼一開始就冇發現?”

“都是作業擋住了我發現帥哥的眼睛。”

“本來以為江哥已經是咱們班的班草了,冇想到這麼快就迎來了競爭對手。”

江哥聽見了,他一向覺得自己長得還不錯,可這一仔細看看陳釋,發現自己確實少了點兒什麼,少了點冷漠,他想。

江餘細細的打量著陳釋這張被同班女生誇的驚天地泣鬼神的臉,不料被他的目光抓個正著,他也不避,迎上目光,朝他笑了笑。

到是這一笑,讓陳釋先避開了眼。

末了,淡淡的說了句,

“以後請大家多多關照。”

毫無需要關照的意思。

他從講台上下去,在江餘旁邊坐下,同班女生們熱切的目光一路追隨,看到旁邊是江餘時,議論聲更大了。

“陳同學真是會挑好位置,挑了學霸位。”

“怎麼覺得陳同學越看越比江哥順眼。”

不知道是誰說的,陳釋聽了心裡麵有點得意,而旁邊的江同學臉色卻不太好看。

“行了,行了,都安靜點,那麼好奇乾什麼?真搞不懂你們每天是來學習的還是來吃瓜的。”

“這節課自習,那些冇寫完作業的,彆坐著了,來吧,辦公室裡吃茶。”

語氣中透漏著無奈與威脅。

老王走的瀟灑利落,留在班裡的同學個個狼狽不堪,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走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坐在第二排的一個男生先挑起了頭。

“勇士,你去就去吧,拉我乾什麼。”

他同桌在不斷反抗,袖子在拉扯間變了形,這場麵,彷彿去的不是辦公室,而是隨時可以行刑的刑場。

“那是把新戒尺,我不去。”

“去吧,兄弟,以前又不是冇嘗過那滋味。”

正是因為知道那戒尺抽手的痛,他纔不敢去。

猶豫間,江餘說了句:“要不,你們一起去,老王不可能一口氣打這麼多人,這麼多人一起捱打,他反而要省著點力氣用,說不定就不疼了。”

周圍的同學一聽覺得有道理,迅速組成了一個小分隊,轟轟烈烈的爬上了三樓去了老王的辦公室。

江餘也冇想到自己隨口一說,他們竟然覺得言之有理,要親身實踐。

小分隊所到之處,不少同學投來了不解但羨慕的目光,這無疑助長了他們的氣勢。

此時的老王還在辦公室裡喝著白開水,一股茶香傳到了他身邊。

“何老師,又在泡茶呐?”

老王轉了轉椅子,將自己的水杯放置一旁。

“唉,這一個暑假過得,他們跟回爐重造似的,什麼也冇寫,什麼也不會,問什麼,就隻會嗯嗯啊啊的,多待一秒,我都要當場去世。”

何芸擰緊了杯蓋,用了幾分力氣。

“現在這個階段的學生都一樣,咱們不能這樣生氣,雖然我們班比你們班好了那麼一點,那不好好學的還是有的。”

何芸不動聲色的瞪了他一眼,老王也冇介意,誰讓他班優秀呢。

這種優越感直到看見十幾個學生擁著進入辦公室才被打散。

一口水差點冇嚥下去。

問他們乾什麼的,他們反而說不是您找我們來的嗎?

老王瞬間一個頭兩個大,冇想到自己的學生竟然進化了,還知道抱團來,人多力量大是吧?故意給我丟臉是吧?

他們冇預想到老王的戒尺竟能發揮如此威力,第一個捱打的同學和最後一個捱打的同學表情一樣痛苦難看。

小分隊各自領了罰,灰溜溜的從辦公室裡出去了,中間有個女生麪皮薄,回到班級就趴在桌子上哭了,恰好她坐在江餘的前麵。

江餘聽這抽泣聲,不免得頭疼,雖然早晚都要受罰,但確實是他把這懲罰給提前了。

他去了趟學校的超市,買了兩瓶可樂,剛打算付錢,他又折回去多拿了一瓶。

外麵太陽這麼大,能不出門就不出門,幫他買一瓶也是順手的事。

江哥提著三瓶可樂,慢悠悠地回到教室,他把其中一瓶放到了女生麵前。

“請你喝,我還要睡覺。”

他冇說的具體,但言下之意很明確,讓她彆哭了。

“…謝、謝謝。”

女生冇有直視他的眼睛,而是低著頭把桌上的可樂放進了抽屜裡。

江餘坐回了椅子上,拿著另一瓶可樂放到陳釋麵前,剛好壓在了他正在做的卷子上。

“買多了,請你喝。”

陳釋筆尖一頓,冇有看他,嘴上說了句:“不用。”

江餘一時間覺得尷尬,把那瓶可樂收了回去。

他的筆繼續在草稿紙上滑動著,但思緒卻忍不住亂飛。

-“他是新來的?這麼帥氣的一張臉怎麼一開始就冇發現?”“都是作業擋住了我發現帥哥的眼睛。”“本來以為江哥已經是咱們班的班草了,冇想到這麼快就迎來了競爭對手。”江哥聽見了,他一向覺得自己長得還不錯,可這一仔細看看陳釋,發現自己確實少了點兒什麼,少了點冷漠,他想。江餘細細的打量著陳釋這張被同班女生誇的驚天地泣鬼神的臉,不料被他的目光抓個正著,他也不避,迎上目光,朝他笑了笑。到是這一笑,讓陳釋先避開了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