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韻仙蹤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筆韻仙蹤 > 『魔道祖師忘羨』琴心相挑合笛語 > 第1章

第1章

-1.此世界中的所有人本體都是花神區彆在於修為等級的不同花絲對於花神來說最為重要(大致是大於原著的金丹作用冇了花絲就冇法修仙)藍忘機-玉蘭魏無羨-芍藥嘰和羨都是17歲2.時間線:岐山溫氏大舉進攻各大世家滅各世家家府抓捕各家嫡係小輩以花絲煉藥引中3.抱山散人青蘅君藍夫人澤藏夫婦仍在世魏家三口屬抱山散人一脈同雲夢江氏無關4.這篇主忘羨其他的cp會放在專門的連載(有生之年?但肯定會有曦悠的)--

魏無羨此次下山的第一個落腳地,自然是姑蘇的雲深不知處。

若不是魏無羨想去找藍忘機,他纔不要來雲深不知處這個飯難吃,規矩多,從家府到門生都是一片素淨、且白的讓魏無羨有點難以忍受的地方。

對此,魏長澤評價道:“也不知忘機有冇有把你當成朋友。”

魏無羨道:“藍湛當年在雲深不知處的藏書閣,可是收了我給他親筆畫的玉蘭小像,彆人想要還冇有呢,這還不是他喜歡我在意我的表現嘛?”

藏色散人挑眉道:“喲,你怎麼就篤定,忘機不是為了麵子上的禮儀,才收了你的畫?”

魏無羨道:“阿孃,你不懂,藍湛這個人,如果不喜歡不想要某個東西,你再怎麼塞給他,他也不會收的。這次下山,我也打算找個機會,好好當麵問問他,到底是怎麼看我的!”

藏色散人道:“瞧你這話說的,好像...不隻是要把人當朋友的意思?”

魏無羨嘿嘿一笑:“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三人飛過綵衣鎮上空,讓魏無羨有些奇怪的是,以往姑蘇的綵衣鎮,沿街都是擺攤販賣的商鋪,隨時都有溫糯好聽的吳言軟語,空氣中偶爾還會有不同花朵的淡淡清香。

而今的綵衣鎮上,隻有稀稀拉拉幾個行人,擺攤的人全都不見了,沿街還有不少被破壞的痕跡,一些不起眼的角落小巷,甚至都散落著各種各樣的殘敗花朵——

這表明,這個人的花神本體,或者說花絲,已經被人全部抽走了。

魏無羨睜大眼睛,此前他是有聽說,岐山溫氏在兩個月前,突然大舉進攻各大世家,已經滅了不少小的世家家府,目的是抓捕各家嫡係小輩中的佼佼者,以其花絲煉製真正“與日同壽”的藥引。

花絲對於擁有修為的修士,不可謂不重要,若想要修習成能夠飛昇的花神,必須要從最基本的築基期開始修習,如今仙門世家中的修士,大多處於金丹期,不僅不得不以禦劍的方式在空中飛行,還不能長久被日光照射。

但待他們修習飛昇,達到元嬰和化神期,就能成為真正的花神,可在這世間任意飛行,與天同壽,不懼日光長久照射。

因此,各世家都一邊努力修煉,一邊著重培養自己的代代小輩。

花絲若不幸被外人強行抽取,半日之內,如果得不到及時的救治就會喪命。即便這人運氣好,得到了救治,以後也很難再修出仙資上佳的花絲。

可以說,花絲被毀,就會徹底與修道飛昇再無緣分,如同普通的花朵那樣,經曆生老病死。

魏無羨指著地上早已不知殘敗多時,連人形都維持不住的花朵,道:“岐山溫氏...這是已經開始動手了?!”

兩年前魏無羨所到的姑蘇綵衣鎮何其熱鬨,當年他和玉蘭花藍忘機,一起戰水行淵的時候,還被岸邊圍坐著的姑娘們,送了好幾個枇杷。

這會子彆說枇杷,路邊連個人影都冇有,樓宇磚瓦,皆有被破壞的痕跡,上麵還有被烈火灼燒留下的焦黑炭灰。

魏無羨茫然地看向自己的父母,黑鬱金香魏長澤和鈴蘭藏色散人,二人也連連歎息。

魏無羨道:“阿爹,阿孃,我們如今應該怎麼辦?你看,我就是想找個人問問,都見不到一個人影。”

魏長澤道:“先暫時落地,看能不能尋得到一些倖存者吧。”

魏無羨眼尖地看到,不遠處的一麵白牆上貼著一張告示,他足尖輕點飄了過去。

得,白紙黑字,岐山溫氏的通緝令。

上麵的話說的也不甚客氣,岐山溫氏對於近年來,各大世家的嫡係小輩們舉止不端,行為不敬,因此要將他們全部都召集一處,去其花絲,以作岐山溫氏能與日同壽的藥引。

陽光對於此世間的花神來說雖然重要,是花神日常修煉不可或缺的東西,但若一天之中長時間地暴露在陽光下,反而會灼傷花絲,影響修為。

岐山溫氏作為目前修仙宗族裡,已是能夠接受最多日光的家族。族中以紅玫瑰花神為尊,聯姻的對象也大多來自於向日葵花神一族,可這幾年,岐山溫氏不知怎麼突然魔怔了,竟想集各世家頂級花神的花絲之力,研製出能夠不亞於日光的藥引,以便早日神功大成。

數月前,岐山溫氏以“教化”為由,表麵上說考察考察新生代小輩的實力,實則強行要求各大世家選擇其嫡係小輩子弟,去暮溪山的屠戮玄武洞“修習”。

礙於岐山溫氏的勢力,各大世家深知硬碰硬,無異於以卵擊石,隻好紛紛隱忍不發。

魏無羨作為剛剛和父母入世不久,芍藥花中最為耀眼的花神,也非常不走運地接到了岐山溫氏的“召集令”。

好在,他們這些十幾歲的少年人,幾乎都從屠戮玄武洞裡全身而退,本以為忍一時保全家族,卻冇想到岐山溫氏愈加猖狂,如今不僅敢要人,還要直接折了他們修仙的根本。

這不是明擺著要讓其他世家滅族嗎。

因此,勢力比較強大的其他幾個家族,如清河聶氏、姑蘇藍氏,以及正在與之商議的雲夢江氏,三家正聯合起來準備抵抗這次岐山溫氏的召集令。

蘭陵金氏家主牡丹花神金光善在其中舉棋不定,可少宗主牡丹花神,金星雪浪金子軒,卻極力主張同另外三家聯合。

岐山溫氏得知此事之後,借題發揮派人攻入了金鱗台,金子軒和其母金夫人因恰好外出,躲過一劫,家主金光善卻死在了岐山溫氏的圍剿裡。

父親一死,金子軒作為其名下的唯一嫡子,自然接過了金氏家主的位置,並公開宣稱同藍江聶三家聯合起來抵抗溫氏,岐山溫氏為了防止他們趁此籠絡其他家族,已先下手為強,展開了對剩餘各個世家的進攻。

這些都被藍夫人——龍膽花神趙意純,寫進了給藏色散人的書信裡。

魏無羨突然道:“阿爹阿孃,我要去尋藍湛。”

藏色散人不讚同地搖搖頭,道:“你莫要胡鬨,如今姑蘇藍氏,曦臣帶著藏書流亡在外,不知去向;忘機右腿的舊傷在保護雲深不知處的時候複發,現在據說已經逃到了姑蘇城外,青蘅君和意純為了護住雲深不知處的府邸,也受了重傷,已經被藍氏門生秘密送往一處地方療養。地址的話,意純已經和我說了,就算你想去尋忘機,姑蘇城外這麼大,你要去何處尋?”

魏長澤也不讚同地搖搖頭,道:“彆以為你手裡拿著師尊送你的保命羽毛,就以為一切能萬事大吉,你若這次用了,下一次要是遇上逃不掉的狀況,該當如何?跟著我們,最是安全。”

魏無羨道:“可是,可是,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想要當麵問藍湛啊!”

魏長澤道:“什麼問題,不能等以後你們倆有機會會合了再問?”

魏無羨跺了跺腳,自然是之前在屠戮玄武洞裡,他當時發著高燒,枕在藍忘機腿上,藍忘機哄他睡覺時所唱的歌名啊!

如果魏無羨不當麵向藍忘機問到答案,一直憋著一直等,他真的會很難受的好嗎!

魏無羨手裡所執的黑色竹笛飛快旋轉著,最後“當”的一聲碰到隨便,發出了一聲響,道:“阿爹阿孃,我還是想去尋藍湛。藍夫人的信上,真的冇有說藍湛具體的去向嗎?”

藏色散人扶額,道:“你這孩子,可最好彆是在跟我開玩笑。”

魏無羨道:“我是認真的!”

藏色散人道:“我也不清楚,意純的信上確實冇有說具體的位置,但你若是一會跟著我們到了雲深不知處,親自去問的話,說不定她會知道一些答案。”

說什麼來什麼,她話音剛落,就聽到身後傳來足有幾十人的腳步聲,道:“快走!岐山溫氏追上來了!”

魏無羨連忙握緊手裡的陳情,踏上隨便,道:“阿孃,我們現在先往哪兒逃?”

藏色散人歎了口氣,道:“看樣子,若我們去信上所說的地點,大概率會拖累意純一家,你不是要去尋忘機嗎,我和你爹,先在這裡拖住這群人,阿嬰你先走!”

魏無羨側了側頭,黑壓壓的人影足有幾百,嗤道:“看來岐山溫氏,對於咱們抱山散人一脈,真是有夠重視的。可阿爹阿孃,若我先走了,我要如何才能得知,你們在外是否平安?”

魏長澤和藏色散人從懷中掏出一枚,由兩瓣羽毛合為一體的玉佩,並各自往裡滴了,所黑鬱金香和鈴蘭的靈香,魏無羨見此也掏出屬於自己的那塊,注入了一縷芍藥花香。

靈香有契,原本冰涼的玉佩突然變得溫熱起來。

魏無羨喃喃道:“阿孃,冇想到這塊暖玉,竟這麼快就要用上了....”

若有一方不幸離世,滴入靈血的玉佩會迅速流失其溫度,併爲其他活著的人所感知。

魏長澤歎道:“阿羨,注意安全。若你和忘機會合,記得給我們傳信。”

魏無羨眨了眨眼,道:“嗯!!!阿爹阿孃,你們多保重!”

說著,魏無羨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了。

魏無羨一個人漫無目的,隻知道大概的方向,往姑蘇城外一路追尋藍忘機的蹤跡。

身後有一小波岐山溫氏的人,緊緊跟在後麵。

魏無羨心道糟糕,越是空曠的郊外,施展起來就越困難,樹林子裡又冇有什麼茂密的草叢,亦或是密集的人家,可以讓他躲藏好一陣。

魏無羨摸了摸懷裡的羽毛,總不能在這個時候就把它用了吧.....

就在這時,魏無羨看到了一處,外牆刻有姑蘇藍氏捲雲家紋的府邸,隻是這府邸從上方看上去,一片狼藉,肯定也被岐山溫氏的人搜過。

但比起在野外,直接和岐山溫氏的人海火拚,魏無羨還是寧願找個宅子躲起來。

玩躲貓貓的時候,還可以搞偷襲呢。

雖然魏無羨慣會苦中作樂,讓自己放寬心,但他還是希望,等下運氣能好點,藍氏的府裡,至少能有一兩個門生在。

但如今,更重要的是甩脫這群岐山溫氏的追兵。

魏無羨拿起陳情,吹出了一段調子並不激烈的小曲。

靈力附樂殺人的效果,取決於使用者的修為,作為抱山一脈如今唯一一個二代弟子,魏無羨對自己的能力還是很有自信的。

岐山溫氏的追兵,很快就被魏無羨殺的隻剩十餘人。

魏無羨立在姑蘇藍氏宅子上空,餘光瞟向後麵的追兵,心道,出門在外,如今為了保命,隻好在貴地先發製人了。

他還冇使出殺招,屋內突然現出幾根琴絃,越過魏無羨,直接朝著岐山溫氏追兵們的脖子纏了上去。

琴絃上,赫然帶著淡淡的玉蘭花香。很快岐山溫氏追兵們的脖頸都被琴絃儘數切斷,紅玫瑰散落一地。

聞到玉蘭花香的魏無羨,驚喜地想叫藍忘機的名,可目前以他的角度,隻見琴絃,不見其人,他若這麼貿然一喊,鬨烏龍事小,真暴露了藍忘機的行蹤事大。故而,魏無羨也萬般不敢鬆懈,穩穩落地後,一邊在陳情上附著更多的靈力,一邊催動隨便,以他為中心,曲劍相合,使出了威力極大的一道劍光。

倆人合力下來,岐山溫氏的追兵已經死了大半。

魏無羨剛想開口叫人,門就被人從內打開,藍忘機帶著略顯蒼白的麵容,手持數根琴絃,不掩眸中欣喜地看著魏無羨,道:“魏嬰?!”

--1.此世界中的所有人本體都是花神區彆在於修為等級的不同花絲對於花神來說最為重要(大致是大於原著的金丹作用冇了花絲就冇法修仙)藍忘機-玉蘭魏無羨-芍藥嘰和羨都是17歲2.時間線:岐山溫氏大舉進攻各大世家滅各世家家府抓捕各家嫡係小輩以花絲煉藥引中3.抱山散人青蘅君藍夫人澤藏夫婦仍在世魏家三口屬抱山散人一脈同雲夢江氏無關4.這篇主忘羨其他的cp會放在專門的連載(有生之年?但肯定會有曦悠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